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破关(1 / 2)

北冥修的出现,顿时点燃了所有人本已黯淡的心灵,一时之间,欢呼之声此起彼伏,天道联盟众人之中,无论身上伤势轻重,只要还能保持着意识的清醒,悬在心口的那颗大石都就此放下,而北冥府的众人更是从身体到内心都放松下去,再不需如先前一般绷紧神经随时准备应变。

叶星露长吐出一口带着血腥味的浊气,展颜之时,已是直接喷出一口鲜血,虽是伤重咯血,她面上笑意却是极盛,一点都没有要收敛的意思,一面笑一面咳,仿佛身上沉重的伤势与她没有关系一样。

易铭此时已赶至她身边,以一身灵力配合苍龙息替她压制体内伤势,先前九元护磐阵的彻底崩毁将周遭的所有人都给波及,他虽未处于阵中,却是替补位中最为靠前之人,受到的创伤亦是极重,浑身上下皆是鲜血淋漓,似乎没有一处完好,但他依旧还能运起轻身功法赶来,试图将叶星露抢救回去。

上古七神龙血脉之中,苍龙血脉拥有着最为旺盛的生命力,易铭的血脉虽算不上圣龙血脉之于高阳嵩,炎龙血脉之于龙瑶那般到达完全觉醒的程度,到底无愧苍龙易氏之名。只要未能将他一举灭杀,就算半边身子都被毁去,他依然能够坚挺的活着,直到血脉深处的生机完全耗尽为止,相比于其他人非死即重创的惨烈景象,他的状态实际上已经好得不能再好。

见叶星露笑得如此畅快,完全没管体内伤势的恶化,易铭皱了皱眉,双掌之上苍龙息凝聚,轻轻将其扶起,继而小心背负身后,看那样子,便是要带她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去。

叶星露止住笑声,轻指地面,易铭会意,将惊梦剑一并拾起,眉头皱的越发紧了。

所有人都看到了澹台一梦与惊梦相合,强行抵抗住那道足以贯穿一切的紫电的场面,若非他目睹了全过程,又亲身感受过那道隐雷的威力,不然绝不会将手上这把剑身遍布裂痕,黯淡无光的剑与先前的惊梦想到一处。

若剑损毁至此,剑中剑灵又当如何?

易铭摇了摇头,打算先将叶星露送走,叶星露却是吐出一口淤血,一面喘息着一面道:“整座人间都是战场,哪有什么安全的地方,在这里看也是一样。”

易铭思索片刻,方才将她轻轻放下。因为战前部署,通晓医道的天道联盟成员早已遍布整处战场,只是如今情况变化太快,太超出寻常人的心理承受范围,以至于在东方鑫雄霸天下之时,他们都在震惊之中积蓄力量,打算与东方鑫以死相拼,鲜少有人去救援伤员,如今北冥修出现在众人眼前,先前爆发出的实力更超出所有人的预料,想来在短暂的震惊之后,他们也会抓紧时间去完成这救援的工作。

等到将叶星露妥善放在地上,他方才开口问道:“我们能不能做些什么。”

“他成功了,便不需要我们担心。”

叶星露擦去嘴角血迹,露出一个舒爽笑容,笑意在看着惊梦剑时逐渐收敛。

袁雪,郁长柏,澹台一梦……人间已经失去了无数人,北冥府的伤亡在那些人的数目之中只是九牛一毛,但相比于素未平生的其他人,这些身边同伴身故的消息更能令人心生悲痛,哪怕她一直看澹台一梦不顺眼,如今也无法再与她对骂或是掐架,而直到最后,她还是欠了她一个人情。

这一笔笔的账,都会记在东方鑫的身上,她们已没有能力去替死去的众人讨回,但北冥修可以。

当年今日,万般仇怨,必于今日结算。

她相信北冥修可以。

她们苦心坚持许久,只为撑过那北冥修亲口许诺的一刻钟,如今北冥修破关而出,真正做到了他的承诺,那么剩下的一切,已不需要旁人担心。

她只担心东方鑫死的不够快,不够惨。

相信在场的人间众人,都是这般心思。

……

“这怎么可能?”

寒冰寸寸崩碎,东方鑫再度现身于天地之间,口中低吟,似是询问北冥修,又似是在自言自语。

他能清晰感受到自己力量的减弱,仿佛体内一半的力量被生生剥离,而他先前抓住的人界气运,以及蔓延在整座人间的天脉之力,都有一半被分离开去,归入与阴泉在一处的北冥修体内。

这种实力的下降实际上并不致命,就算他的实力跌了五成,依旧掌握半座天下命脉,但当那个刚刚攫取另外半座天下命脉的人站在他的身前,而且对方与他还是血海深仇,原本还是凡俗修行者,如今却已凭着阴泉之力能够与他正面对抗时,这种实力上的降低便极为致命。

这已完全超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