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右为难(1 / 2)

南柯遗梦录 韩铭丞 1195 字 3天前

众人边吃边聊,话题未尽,饭已经饱了。

永安郡主放下碗筷许久,却不下桌休息,也不参与交谈,只是小心翼翼的盯着张天师。

张天师哪里不明白她的心意,吃饱后便说:“收拾干净,我们去找我的朋友。”

永安郡主就怕张天师张罗休息,听他说能即刻出发,心里激动欢喜,不等吩咐,赶忙收拾碗筷。

萧默,风铃儿也知永安郡主心意,都是心里一酸,立即起身帮忙。

随后,留下些碎银,众人出了义舍。

没等上马,张天师却把大家聚集起来。

“我得安排一下。”张天师神色郑重。

“再往前走,便愈发靠近龙虎山。我虽然离开多年,但难保不会被人认出来。若是有人抓我,你们千万别动手解救,就当毫不相干。先治好丫头的伤再说。”

张天师阻止了众人反对的言行,接着说道:“我们要找的人,是个道姑。她的道号叫妙真,闺名陈桢仪。若是没有意外,她定然还在五斗米教,但我却不敢肯定。因为当年,便是她传我消息,放我逃生的,我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因此受牵连。她的父亲也是祖天师亲传弟子的一脉,你们找她应该容易。我与她有婚约,你们提我名字,她定然会帮你们的!”

永安郡主听了这话,略一错愕,禁不住问了出来:“天师,当初您就丢下她独自跑了!?”

张天师躲避多年,本就神伤,便说:“不然如何?她也有家人,我是逃命,躲在山里二十多年不敢出来,她却是祖天师一脉传承,难道要我带她出去受苦么?”

永安郡主不再言语,却悄悄把萧默手臂挽了起来。

张天师气恼道:“死丫头,你竟用些不相干的打岔!我还没说我的名字,我叫张佐。你们见到她,就说佑哥让你们来的,她就明白了。”

永安郡主忍不住又问:“不是左么?怎么变成了右?”

张天师愣了一下,一翻白眼,说:“是辅佐的佐,保佑的佑!你是假郡主吧,怎么一点书也不读??”

永安郡主被张天师冲了一句,自觉难堪,却不肯放弃这种奇妙的八卦,便笑道:“是我错了!但究竟为何,你们会左右不分呢?”

张天师二十岁年纪离家避难,妙真散人是他唯一牵挂,平日时时惦记。听到永安郡主追问,便吐露心声,说了出来:“她说不需我辅佐,只要我佑护她。”说罢,羞愧的垂下头,良久,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这份苦闷,在他心头,憋了二十多年!

永安郡主再也听不下去,说道:“您不是什么天师,反而是个傻子!这次我们便带她离开龙虎山,跟我去萧国。我定能护住您的安全,到时候你们再生个大胖小子,那才叫佑哥!”

萧默赶紧拉住永安郡主,怕她再有狂放言语。然而,却对张天师说:“天师,若安言语虽然不敬,但说的是实话。她伯伯是萧国国君,姥姥是峨眉掌门;而我的外公是萧国六扇门总捕头,父亲还经营萧国最大的镖局。事后带着妙真散人跟我们走!即便让五斗米教知道您在萧国,它也不敢来为难你!”

永安郡主与风铃儿齐声说:“对。”

声音撞到一起,风铃儿便觉得羞涩,不再说了。永安郡主却接着说道:“什么传承,什么苦难,都比不上两个人在一起重要。天师,您不要修行傻掉了!”

了因和尚与薛万,听着四人七嘴八舌的说,却面面相觑,直到几人停下,了因和尚才说:“这下完了,哪也去不了!若是传闻无误的话,现在的五斗米教的掌教,道号就叫妙真,并且是个道姑!”

这话便如一声惊雷,把这四人,全震傻了!

好半天,张天师才回过神来,喃喃地说:“大概得从长计议。我们先找住处!”说罢,上马引路,再不言语。

众人见他不说,也只能默默跟着。

许久,见到前方有个茅屋,里面有灯光时明时暗,闪烁不定。

张天师勒住缰绳,其余的人也赶紧停下。

众人环顾周遭,地处荒郊野岭,周遭山林寂静。忽的在深夜,看见亮光,便都心生戒备。

永安郡主胆小,便低声问:“会是鬼家么?他们都是什么样子?骇人么?”

张天师沉默良久,才开口叮嘱众人说:“记住我和你们说的话!”

了因和尚怕有差池,追问道:“能行么?不然我们换个方法。”

张天师坦言道:“前面的屋子,便是我与桢儿幼年玩耍的地方,别人向来不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