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0章滋事(1 / 2)

北雄 河边草 1591 字 20天前

河边草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小小的人儿像只炸了毛的猫儿一样噌的一下从榻上蹿了起来,转身就去爬后窗,她可不想被陈氏捉去关到府中肆意羞辱。

两个侍女看她伶俐的爬上后窗噗通一下跳了下去,只稍稍对视,便也跑了过去,争先恐后的从后窗逃了出去。

等到主仆三人探头探脑的出了后门,见无人在这里围堵,吕乡君倒也没学曹操曹孟德那倒霉蛋,大笑上几声,讥讽来人愚蠢,不知在此等她。

只拍了拍颇为饱满的小胸脯,后怕的道:“吓死奴了,快走快走,莫要让人追上。”

两个侍女自然以她马首是瞻,立即跟上她的脚步,从小巷另外一头出来,便是人来人往的大街,到了街上主仆三人才都镇定了些。

走了几步,吕乡君才一拍脑壳,“我的琴还没带出来,身上又无盘缠,咱们能走到哪去?那陈氏不是容咱们三日工夫吗?怎的如此不讲信用,竟然隔日便上门来抢人?长安大阀都不讲脸面道理的吗?”

被人逼得逾墙而走,虽然以前也有类似的遭遇,不然身手也不会如此麻利,可如此狼狈却还是头一遭,最重要的是竟然把所有家当都丢在了那里,这会真的是又伤心又恼火,还夹杂着难言的恐惧。

长安城中恶人如此之多,怪不得会是他们得了天下,侬还是回江陵为上,留在这里非得被人吃了不可。

一个侍女在前院值守,立即惊恐未去的道:“不是陈氏,是几个胡人,都喝的多了,刘翁也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只一开口就被他们打倒在地,刘大娘和赵二叔他们上前理论,那些人抽出刀来便胡乱挥舞,眼见一路就闯了进来,还好咱们逃的快,不然怕是要活不成了。”

吕乡君一下占住了脚,“胡人?不是陈氏?”

希望的火苗重新燃起,见侍女重重的点头,并道着,“是胡人,说的话听不懂,样子长的也和咱们不一样。”

胡人……吕乡君思忖了一下,她混迹于烟花之地多年,可不是没有见识的寻常女子,陈氏那样的世族如果不讲理起来,她自然要敬而远之,或者干脆逃之夭夭,隐姓埋名。

可要是外族之人上门相欺……长安城中的胡人,多数是突厥使节,别看她刚来没几天,见到的客人层次一直在提高当中,而不管是在江陵,还是在长安,男人们都一个德性,都很愿意在她面前夸夸其谈,以显示自己的见闻和学识。

她可是听说了,突厥使节正在长安停留,可那些人能在长安胡作非为吗?

吕乡君犹豫一下,见来往的人开始关注她们三个,便领着侍女先躲进一个巷子之中,才又问道:“你看清了?真的是些胡人?”

得到侍女的肯定答复之后,她犹豫了一会,便吩咐道:“你们两个赶紧去长安令衙报官,就说有胡人强闯民宅,让他们为咱们做主,我回去瞧着,你们快些啊,别等人都走了再来,到时候可能就分说不清了。”

催着两个侍女急匆匆的走了,吕乡君揉了揉脸庞,暗自叹息一声,生活不易,竟然一至于斯,还有就是没能结识几个长安令衙的人物,确实多有不便。

想她在江陵城中的时候,谁又敢轻易强闯她的宅院?

等了一会,吕乡君才又悄悄溜回到了自家正门,探头看了看,院门四敞大开,院子里吵嚷的厉害。

她买下这间宅院之后,雇了个应门的老翁,还有他家婆娘,都是彩玉坊中人家,干的就是这种迎客的活计,另外还雇了两个看家护院的游侠儿,加上她们主仆三人,院中就这几个人丁。

现在院子里声音最大的是刘大娘,扯开嗓门在嚎哭,看家护院的那两个估计已经不见了踪影。

闹事的人估计已经闯进了后宅,吕乡君暗自咬牙……幸亏她逃的快。

邻里已经听到了动静,一群人围在院门外探头探脑的张望,却不敢轻易闯进去,以免惹上什么麻烦。

彩玉坊这里是非多,尤其是这种挂幡迎客的院子,就更是如此,人们早已司空见惯,看看热闹还成,让他们出头来管闲事,那你就想的多了。

……………………

侯莫陈氏骑在马上,放缓了马缰,任由马儿得得向前。

萧氏生活平淡而优雅,等闲不会出府,她到姨母身边也还不到一载,相比萧氏身边那几个相处了十几二十年的老人,她这才算是刚刚开始,所以轻易不会离开萧氏身边。

今日姨母想邀约江南名妓吕乡君入府,为表诚意便由她亲自前来相请,正好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