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佳丽云集(1 / 2)

言夫人带头向欢舒道了谢。

等欢舒告了退,李轮眉有些不解的道:“大嫂,看她的衣衫不过是个宫女,你怎么对她如此的客气?”

“二弟妹有所不知,这位欢舒姑娘是贵妃娘娘身边得力的人,今天她是百花宴的主理事。”言夫人道:“二弟妹,三弟妹,我们这边走走,”

李轮眉惊的啊了一声,责怪言夫人:“大嫂,你怎么不早点说,要是早点说,我就对欢舒姑娘礼遇一点。”

戴婉蓉不喜李轮眉这样的市侩,出声道:“大嫂事先也不会知道贵妃娘娘会做如此安排。”

“刚刚大嫂明明可以把欢舒姑娘给我们介绍一下。”李轮眉就觉得言夫人是故意不告诉她们欢舒的身份的。

言嘉嘉看穿了李轮眉的意图,以她这个二伯母的爱钻营程度,她可不能叫二伯母和她两个女儿坏了自己的事情:“大姐姐,三妹妹,四妹妹五妹妹,我看其他小姐都在那边赏花,我们过去凑个趣?”

“好啊,我早想到处看了,刚刚欢舒姑娘说的几处景致。我都想去看看。”言诗诗第一个附和。自己的娘亲和大伯母顶杠,她是一刻钟也待不下去。

“来的全是各府的小姐,没见到男客啊?”言婷婷四处张望,想找到姚卿云,她平素养在深闺,想见一次姚卿云很不容易。

“大姐姐没注意吗?刚刚贵妃娘娘的凉亭为界,这边花丛里都是女眷,另一边是紫藤花葡萄藤花树之类的,把男女客分开了。”言嘉嘉心里暗骂言婷婷是个蠢货,百花宴长久以往至今都是打着赏花,实际上是变相的相亲宴。

既然是相亲宴,自然有男有女。

只不过这一次要先给五皇子选妃。五皇子选完,其余的适龄公子,世子等人才有机会相亲。

“还是二妹妹通透,瞧我这糊涂劲。”言婷婷自嘲了一声:“我跟你去罢了。”

一群盛装的美丽少女三三五五的聚做一堆。众人一见言嘉嘉,俱是眼前一亮:“嘉嘉真是太美了,你往那一站,即便是不展示才艺,也就没我们什么事情了。”

“嘉嘉,好久不见,你那个妹妹最近有没有欺负你?”

“她把安叔同打的昏迷不醒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

“芷童,如意,我很好,这就是我那三妹妹!”言嘉嘉身子一侧,将跟在她身后的言蓁蓁亮了出来。

一群正要说言蓁蓁几句闲话的小姐们,看到言蓁蓁,一个个眼神讳莫如深:“言三小姐,真是久仰大名了!”

“你的壮举只怕是全京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各种蕴含着奚落的声音,言蓁蓁根本不理会,顺着她们的口气道:“我当你们是羡慕我了,谁叫你们那么没用呢?如果是换你们,只能有吃哑巴亏的份,我则不同,我这个人,不爱吃亏。”

“看你身上没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想也能想到——”白芷童从别人口中不止一次的听过言蓁蓁的壮举,早就嫌弃的不行,言蓁蓁这样粗鄙无礼,简直丢言府的人,丢京城矜贵圈的人:“真是可惜了,多好的嘉嘉,被你连累。”

“我连累她,是她心甘情愿,她是我姐姐,又不是你姐姐,看你口气酸的都要酸死人了。”言蓁蓁做出酸的倒牙的痛苦表情,仿佛白芷童真的是因为嫉妒她和言嘉嘉的亲戚关系似得。

颠倒黑白,她不会吗?

她能一句话把人气的奔溃。

白芷童受不得激:“我和嘉嘉是打小的姐妹!”

“你是她姐妹,那我是谁?还说不是嫉妒?”言蓁蓁直接打断白芷童:“我记得你,诗会上你就在一边叽叽歪歪, 也就是我二姐姐耳根子软,才听你胡说八道,要是我,早给你几耳光了,当面挑拨是非,这是大家闺秀之所为?道听途说,无可旁证的事情,都不确定是不是我做的,就诬栽到我头上,之前嫲嫲教你的礼仪规矩都吃到狗肚子里去了?还是以白小姐的身份,教导你的不是宫里头的嫲嫲,而是哪里野路子请来的?”

冯嫲嫲和董嫲嫲给她们教导的时候,说过以她们的正二品女官身份,宫里头一共有六位。

不是所有的官家小姐都能有幸得到正二品女官教导的。

白芷童和一边白芝兰的脸黑了一半。

白芝兰也看不上从乡下来的言蓁蓁,她对京城里言蓁蓁的恶名深恶痛绝:“看言三小姐的样子,就知道嫲嫲是白交你了。”

言蓁蓁长长 的叹口气:“是啊,正二品的嫲嫲都被我气得跳脚,都不愿意去教看起来知书达理的白小姐们,我也没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