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良缘(一)(1 / 2)

江婉婉意外落水一事,裴太后宣平帝梁皇后很快便知晓。

裴太后立刻吩咐:“宣杜太医,立刻去为婉婉看诊。”

这等时候就看出女太医的好处和便利来了。江婉婉还是待字闺中的少女,宫中太医众多,唯有杜太医是女子。近身看诊检查都方便。

宫人立刻应声而退。

出了这等事,裴太后也没了游玩的兴致。

梁皇后临走之前,特意嘱咐御花园里的花匠,将水塘边围一小圈栅栏。

元熙裴思等人,一同前去探望江婉婉。

到了寝宫,朱巧儿先出来了,歉然说道:“婉婉姐姐今日落水,受了惊吓,杜太医正为她看诊。你们还是改日再来看她吧!”

以江婉婉的性子,现在自是不想见任何人。

元熙等人待了片刻,也就走了。

朱巧儿这才回转,去了江婉婉的屋子里。

杜太医已诊完脉,提笔开了药方:“江姑娘身子并无大碍,只受些惊吓,体内有些寒气。喝上几日汤药,在床榻上养一养也就好了。”

朱巧儿忙笑着道谢。

杜太医微微一笑,起身离去。

江婉婉已换了干净的衣服,长发也被宫女们伺候着擦干了,此时躺在床榻上裹着被褥。朱巧儿一来,江婉婉便将头躲进了被褥里。

今日真是太丢脸了。

朱巧儿和江婉婉一起长大,亲如姐妹。江婉婉这般委屈难过,朱巧儿心里也不是滋味,坐在床榻边温言哄了许久。

江婉婉还是没将头探出被褥外,闷闷地说了句:“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朱巧儿无奈之下,只得先离去,顺便将门轻轻关上。

屋子里终于彻底安静下来。

过了许久,江婉婉终于将蒙在脸上的被褥放下,露出一张红通通的脸,自言自语道:“贺朝表哥救了我,还抱了我。以后,我还有什么脸见他。”

她的脑海中,闪过贺朝那张冷素英俊的脸孔。

说来也奇怪。

以前她最怕贺朝。一想到他的脸心里就发憷。可现在想起来,心里半点都不怕了,甚至有一丝淡淡的甜意。还有些难以名状的喜悦。

这感觉陌生又奇怪。

江婉婉怔怔了许久,重新拉过被褥,盖住了头脸。

……

江尧自五年前就去了御林军做了五品的武将。

御前侍卫是在御前当值,守护天子安危。御林侍卫值守宫中内外,守护的是皇城安危。江尧消息灵通,很快得知了闺女落水被救一事。

他再忧急,也不能擅进后宫,不得不耐着性子等到傍晚。

贺朝贺阳兄弟换班之际,江尧便来了。贺阳正要上前,身畔的贺朝已抢先一步走上前,恭敬地喊了一声江伯父。

贺阳很识趣地站在一旁。

江尧也顾不得客套了,直接问起了江婉婉的情形。

贺朝三言两语白日之事道来:“……杜太医奉太后娘娘之命,去为婉婉表妹看诊。我不便进后宫,便去杜太医处问了一回。杜太医说,婉婉表妹没什么大碍,歇上几日就没事了。”

江尧这才松了口气。再看贺朝,愈发觉得顺眼了。

贺朝确实不及贺阳风趣幽默,也不是什么温和好脾气。不过,贺朝遇事时的冷静果决,十分令人激赏。

再者,贺朝对江婉婉的喜欢和在意,都在脸上表露无遗。

“今日多亏你救了婉婉。”江尧先正色道了谢。

贺朝忙应道:“贺家江家是通家之好,婉婉是我表妹。我救她是应该的。”

倒是没造次,提起他抱过江婉婉之类的话。

江尧对未来女婿愈发多了一层满意,张口道:“等婉婉身子恢复了,我带着婉婉前去贺府致谢。”

贺朝如何肯应:“些许小事,不值一提。江伯父这么说,就是见外了。”

江尧目中闪过笑意,不再多说,很快离去。

贺阳走到贺朝身边,笑着调侃:“英雄救美的感觉如何?”

贺朝该看不该看的都看到了,也抱过了,这门亲事跑也跑不掉。

贺朝瞪了贺阳一眼:“说什么混账话。如果可以,我根本不愿她出半点意外。”

贺阳话一出口,就知道自己失言了,只得扬起手,意思意思地扇了自己一巴掌。然后闭上嘴,半个字都不说了。

……

过了三日,江婉婉的身体好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