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8章吹枕边风(1 / 2)

金嬷嬷在李氏的身边事事留意,件件关心,却还是不能够让所有的事情都尽如李氏的心意。

可想而知发生让李氏如此气急败坏的事情不可能会让她好过多少。

“夫人,你稍安勿躁。”

“一定有解决的办法,量她们也掀不起什么大风大浪,若是……”金嬷嬷的话也还是有理有据。

毕竟李氏能在丞相府屹立不倒也不是简单的手段得来的。

只不过李氏对于金嬷嬷的话并没有接收到,只是一味地气愤柳姨娘那个女人对她地位造成的影响,这让她是万万不能原谅的。

这件事情发展迅速,本就心怀鬼胎各自不满于对方许久的李氏和柳姨娘彻底的爆发了冲突,两人在丞相府中也因此斗的死去活来。

之前本是因为绪静柔的事情丞相府中不得安宁处处乌烟瘴气,如今却是多了另一股风气在丞相府中搅动的绪丞相心烦意乱。

“老爷,夫人她咄咄逼人让妾身好委屈啊,那些事情可都是老爷准许。”柳姨娘在绪丞相身边诉苦,李氏也不愿示弱步步紧逼。

“不是的老爷,妾身没有为难妹妹,只是有些事情想要帮她梳理清楚。”

“妾身这样做都是为了更好的整顿好王府的风气。”

李氏的话说的毫无破绽,根本不像要找柳姨娘麻烦,反而是有着自己的苦衷。

柳姨娘自然知道李氏的手段,也是极力的为自己辩解,绪丞相夹在中间左右为难十分痛苦无奈。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绪之澜对于李氏和柳姨娘她们的争斗并没有特别的意外,只是恰好因为她们的互相牵制才让绪丞相心力交瘁。

没了心思顾上绪之澜从而也不会对她入宫的事情再三提起。

“小姐,她们要是一直这样斗下去就好了。”

“那样才不会来麻烦。”

葛藤说的话显然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对于绪之澜来说确实也解决了很大的困扰。

“不要胡说了,被人听见就不好了。”

岁寒虽然也为绪之澜摆脱绪丞相的安排而高兴,却并没有失了分寸。

绪之澜摇了摇头,对于葛藤的话不允评价,只是少了绪丞相所施加的压力心情倒是明朗了许多,不用担忧进入皇宫会遇到任何掌控之外的事情。

次日闲暇,绪之澜如同往常一样前去探望老夫人,葛藤和岁寒陪伴在她的身边一同前往。

经过走廊客厅,魏嬷嬷早早的便候在门口等待,见到绪之澜她们到来之后,便领她们进入房中,期间没有过多的话语交涉却也是毫不影响。

“老夫人,澜儿来看您了。”

脚步轻快,话语亲近,老夫人的脸上也立马显现出慈祥的面容。

“您看来心情不错,可是近来有什么喜事发生?”

绪之澜与老夫人的相处和睦融洽,很多的话语都是脱口而出,并不需要斟酌再三。

很多时候绪之澜对于老夫人更是有着异于其他人的信任。

老夫人因为早就承担起了绪之澜的婚事,为了对她负责而四处打听寻找适合的人选。

正因为绪丞相没有再涉入插手绪之澜的婚事,老夫人抓紧时间趁机调查了一番参加春闱的进士们。

“确实有喜事,之澜啊,老身已经替你谋好了人选。”

老夫人对于绪之澜的到来早就满心期待,早就已经安排整顿好的事情想要一并告知。

“那人正是新进的进士”

老夫人对绪之澜全盘托出,一心想要将自己觉得不错的人选介绍给绪之澜认识,话语之中尽是对那人的满意夸赞毫不吝啬自己情感的表达。

直到老夫人将那人情况详细说明后,绪之澜却并没有显露出开心的面容,反而是有些担心。

只因为顾及老夫人的心情,绪之澜并没有将自己的困扰脱口而出,只是默默的咽回了腹中。

葛藤早已察觉情况的不对劲,刚想要发声替绪之澜辩护,却被岁寒阻止了下来。

“……”葛藤明白冲动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岁寒对于绪之澜的担心不比她少,只不过事情的结果还没有得出定论,所以更不能贸然开口。

“祖母,之澜很感谢您的用心。”

“只是我的出身?”

绪之澜在丞相府的地位并没有很大的改变,庶出的身份是她永远都无法改变的。

自揭伤疤总比他人在她伤口上撒盐痛苦要少些,逃避永远都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