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岗群英会] 421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2 / 3)

回到隋唐当皇帝 秦琼 1949 字 11个月前

其意思,是吩咐后灶开始做菜

李云来与程咬金坐在桌子的两边,李云来细看面前这个八仙桌;就见桌面早已被磨得光可照人,其色黑如漆涂;但却不是用油漆走过几水的样子,而是因年头久了;被磨擦出来的。

“二哥你到真行,竟能找到这么一间有品位的地方;倒也十分难得了。此处虽尽都是贩夫走卒,可到让人觉得十分的亲切;比起那些大的酒楼来,这里乡土气息浓郁;使人有一种能在此感到温馨的感觉。“得了吧老三,我说咱们能不能不拽文了?我到了这里,就好像回到了家里见到了我娘;和房前屋后的那些熟悉的邻居们,这就是我常来此的原因;也是我每到一处,总要去寻一些偏僻地方的酒馆去吃酒的真正原因。唉,说句老实话,老三;我是想我得老娘了,咱们这出来可有几年了,还不增回到瓦岗山;光在外面连续征战不休。也不知道这仗,还要打到什么时候?不过我到真希望能尽早的结束。”程咬金说着端起桌上刚被送上来的一个破茶壶,给自己倒了一粗海碗的茶水;是扬脖一饮而尽。

一会就见那个老苍头,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了四个小盘子;还有一壶酒,放到了自己的面前;伸手将东西拣出来,摆在桌上,然后拿着托盘,是闷声不响的,转身又走到柜台旁,靠在上面开始闭目养神。

李云来给自己和程咬金,满满的斟上了一杯酒;端起酒杯正要喝,却见旁边走过一个人来;一走到了自己的身旁,就站住不走了,眼睛火热的盯着桌上摆着的四盘小菜,和那已然斟满酒的杯子。

李云来见这个人一身的长衫,面相文静,倒也像一个读书人的样子。便对其指了指一旁的凳子,对其言道“即是有缘,何不一同坐下,喝几杯水酒;畅谈这天下之事,也使这心胸快意一些。”说完了是虚手礼让。

但见这位倒真不客气,是一**就坐下来;程咬金只是看了他一眼,便闷不做声的饮起酒来。这位是一手抄过酒壶来,就先给自己满满的倒上一杯酒。

李云来本以为他或许还会说几句客套话,可谁知道这位,是举起杯来就喝了个底朝上。然后又给自己满满的斟上一杯,这才对着李云来举杯道“借花献佛了,这位兄台,小可敬你一杯水酒,以示这茫茫人海之中你我竟能结识之缘分;也为这乱世有缘人痛饮此杯。”说完了,是又一次一下喝的净光,紧跟着把杯子放下;抄起筷子就夹上一筷子菜放入口中。

“想饮酒就饮酒,莫要似我家老三那样,弄什么虚文俗礼;某不喜那样之人。你尽管喝你的,只管尽兴即可;喝完自走你的就是了,就当你我已是多年的老友。”程咬金到十分畅快的,对着眼前这个看似读书人一样的人说着;同时也是自斟自饮,便连头都懒得抬。

那个中年文士,到略微的怔愣了一下;旋即便又笑着言道“好好,畅快之言,当浮一大白;人生得一知己足矣,又那管他是今朝结识,还是旧日的好友;来来来,这位仁兄罢,是酣畅淋漓的与程咬金互敬一杯;二人倒好像是多年没曾谋面的好友。

李云来抬头,正好看到酒馆栏杆外已是月上中央处;一是觉得心中如火烧一般,总觉得对着面前的景色,如不说点什么,就会辜负了眼前这般良辰美景。便信言道“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人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却与人相随。皎如飞镜临丹阙,绿烟灭尽清辉发。但见宵从海上来,宁知晓向云间没。白兔捣药秋复春,嫦娥孤栖与谁邻?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长照金樽里。来来这位仁兄,小弟也敬你一杯,人生苦短杯中日月长。共饮干此杯。”说完了是仰面喝干杯中酒,只是眼角滴处一滴泪痕;又回忆起来当初,与罗成在一起的光阴。

“哈哈哈,畅快,好诗,好酒,好人,好言;此乃是人生幸事。只叹我薛道衡在不会去作诗了,否则定与你唱和一番;致以杯中酒来对兄台之诗吧。”说完喝干杯中酒,却就此站起身来;是面也不回,就此洒脱而去。

李云来也不由,对着眼前这疏狂不羁得书生;有些佩服起来,可细细的想了一番;忽惊讶道“二哥此番我竟是入宝山空手而归,你且在此等我一会;我去将那个书生追回来再说。”说完了,云来是匆匆忙忙的站起身来,就直追出酒馆。

直追出一段路之后,这才看到前面有一个书生打扮的人,正一边走一边唱着自己适才所做的诗;一边吟诵着,一边是赞不绝口。令李云来所吃惊的是,这个人堪称过耳不忘;只听自己随口一说,他到记得十分的清楚。

“咦,这位兄台,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