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岗群英会] 421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1 / 3)

[421]李云来点了点头,兄弟二人将马放慢了速度;是沿着大街开始找,能静静的喝着酒的酒馆。23us.兄弟二人把这几条大街都转了个遍,也没找到一处可心的酒馆。最后李云来看了看,这些灯光耀眼的酒楼;摇了摇头,对着程咬金言道“二哥看来,想寻一处简陋一些的酒馆都办不到?看来今夜只能回去了,莫如到兄弟那里,你我去喝一顿如何?”说着等着程咬金开口。

“唉,二弟你是当了这个唐王之后;只知道往那些大的酒楼走,跟哥哥不一样;哥哥每到一处城池,或者是县府;只去寻这里最偏僻的地方,找那些有着老字号的酒馆,去静静的无人打扰的饮一顿闷酒;过后再回到自己的家中倒头便睡,即便是与高兰成了亲之后;心中有不痛快的时候,也是照样如此。走吧,只管跟着哥哥走,就离着此处不远的一处胡洞里;那里有一家酒馆,卖酒的是一个老苍头,为人也与你我一样少言寡语的。”程咬金说完,也不等李云来说什么;只管自己策马往前走去。

李云来只得催马跟在其身后,兄弟二人一路无话的,钻进胡洞之中。李云来随着程咬金是七拐八钻,也不知道走到哪里来?就见前面闪出一户,可以说是寒酸之极的一处酒馆来。

看这个酒馆如此的低矮没落破败不堪,大概也就能来一些行脚的车夫;和一些生活不如意的人,平时连三餐都可能没有着落,他们怀里揣着仅有的几文钱,到这里享受一下,他们所能得到的尊重和生活里唯一的那一点乐趣。也只有在这里,他们才感觉到自己又像一个人了。

程咬金跳下马来,一身略显好一些的大氅和中衣,在配上一双抓地虎的快靴,再加上那匹马,都使得他跟眼前这座小酒馆格格不入。可他却并没有注意到这些,而小酒馆里那些打着赤膊,吹牛打屁的闲人们;也正享受着一天之中,难得的清闲;一边喝着碗里的酒,一边对散坐着的几个人,说着这一天之中的见闻。而他们的话题,无一例外的就是说瓦岗大唐军和刘黑闼之间的大战。听他们的语气,倒似乎他们也亲身参加了战斗一般。而对于外面这样的两个人,突兀的走进来,倒没有一个人去注意。

李云来先扫视了一遍四周,就见这间,可以说处于风雨飘摇中的小酒馆;倒还真是人满为患,每一个人都坐在那里直着脖子,大声的对着自己面前的人,口若悬河的白话着。整个小酒馆里的说话的声音,和掺杂着其它的一些的什么声音;可以说震耳欲聋;离着一里地远的距离,就可以听得十分的清楚。

“两位客官想来点什么?是光点酒呢?还是在配一些下酒的小菜?”一个面容似乎有些过早苍老的人,走到了李云来的面前;不卑不亢的对其问道。

“我说王老头,这酒也不过就是你自酿的那一种酒而已;菜也不过就是一碟子茴香豆,和一碟竹笋;还有豆腐干什么的?你就莫要问了,这几样都来一碟;今天我邀请一位朋友在你这饮酒,快去准备来。”程咬金一走到这间酒馆,立刻眉头上的阴霭一扫而光;高声的冲着面前这个老苍头吩咐道。

“晓得了,只是你都点了,可吃得了么?莫要浪费了,赚几个辛苦钱很是不易的;就莫要胡乱的浪费掉,我这给你们只上四道小菜罢了;你若是要摆谱的话,出了这胡洞口直走;径直的往前走,就会看到虎牢关里最大的望春楼了。在那里宴请朋友肯定不会寒酸的,若还是要在此处饮酒,就莫要摆阔。”这个老苍头只管絮絮叨叨的说着,一边转身,用胳膊上的一块,也不知道用了多久的抹布;认认真真地将桌子抹试得一干二净。

然后回脸盯了一眼李云来,对其言道“我这里常年到头,也不见来一位贵客的;倒没有想到今天竟会有贵客光临?只是你既然到了这里,还得守我这里的规矩;一是吃不完的菜要带走,二是莫要在此诋毁朝廷;好了你们坐下吧,我与你们去上菜。”说着就要转身离开。

此时李云来到听得有些糊涂,不知道其嘴里所言的朝廷,到底是指谁?莫非是大隋朝不成?可大隋朝现在早就没有了,就连着那两个废帝;据自己所知,也都被人道毁灭了。那其所言的又是谁?

“这位大叔,你适才所言的朝廷,究竟是指谁呢?”李云来不解的对其问道,眼睛也望向眼前这个,一脸的褶子,腰弯背略微有一些驼的人;等其作出回答。

“眼下的朝廷还有几个?你莫非自己心里不清楚么?好了我说过,莫要随意的议论朝廷,这此时的朝廷便是这虎牢关的掌权者,或者说是瓦岗寨。话就说到这吧,你们坐,我得去上菜了。”这个老苍头说完了,是转身就去了后面的灶房里,看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