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1白马啸西风(1 / 3)

[391]程咬金本以为,那个没上锁比较破败的院落,就是李云来栖身的地方。23us.可哪知道,前面的那几个人中的一个;是掏出钥匙就往一户门前走去。

到的门前,就将那把,有一些锈了的锁头给打开来。双手推开院门,便举步就往里去。程咬金和高兰也跟着走进来,这一走进来,触目是满园的荒凉景色;看这样子,最少得有个一两年无人在此居住过。到处都是破破烂烂,堆满了**的叶子,生长着茁壮的野草。

程咬金夫妇二人一走进园中来,身后的院门便于身后紧紧关上;先头引路之人,此刻也不知道走到何处去了?程咬金就有一些紧张,忽看到前面的那座凉亭里走出一个人来;正是李云来,程咬金这才把心放回肚中。

“二哥,这边来,有话进屋再说。”说着对着程咬金招招手,程咬金依言跟在身后;高兰也是跟在程咬金的身后,往一幢房中而来;等几个人进了屋中,程咬金这才发现;这屋中与外面是根本不一样,收拾得十分的别致干净;使人有一种舒心的感觉。

进到屋内,这才发现;原来夏逢春和昆仑奴也正坐在屋中,看着程咬金蔚然一笑;点了点头。李云来让程咬金夫妻二人坐下,又给程咬金倒了一杯茶,亲手奉送于他。

程咬金接过茶来,心内觉得热呼呼的。轻轻的饮了一口,托于掌心,等着李云来的问话。李云来又给高兰也奉上一杯茶,这才坐下来;对着程咬金笑着问道“二哥此行如何?观二哥这般模样,一定所获颇丰了;但不知那宋老生,对于瓦岗寨提出什么条件?二哥可讲来听听。”说完,等着程咬金开口讲出来。

程咬金一听到李云来提起这件事,气得差点胡子都撅起来;对着李云来气呼呼的言道“那个宋老生也不知道是什么毛病?居然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生生把我们往外撵;便连那个苗姑娘,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呢?估计即使让其住下的话,也不会与好脸子看的。”程咬金就将宋老生怎么对待他们的事情,是一句不漏的对着李云来复述一遍;本以为李云来听了之后,不得发雷霆之怒;定会带人去找宋老生算账。可谁知李云来是波澜不惊,就仿佛这件事与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程咬金欠着身子,端着茶水,一脸惊异的望着李云来;不知他如何这么好的性情。莫非真的做到了宠辱而不惊,或者像他自己所说的那一位大贤;唤什么娄师德,任人唾面而自干。那样的话岂不是傻子么?

“二哥,你莫非就不觉得此事蹊跷么?想来嫂子一定觉察出,这件事的奇怪之处了。二哥你就没想想,那宋老生也不疯也不傻;因何咱们救了他的外甥女,连一句谢谢都不说,就硬把人往外撅。这符合常理么?”李云来倒是侃侃而谈,说完了,端起茶盏来饮了一口。

程咬金摸了摸额头,这方言道“却是不合常理,只是究竟这里有何隐情呢?他又要因何不与我道明,这样岂不能助他一臂之力?又为何非要将我等撵出来?”程咬金是百思不得其解。

“咬金,这倒很好理解;想来宋府之中,必有监视宋老生的人;所以其才不敢表露出什么?但这大隋朝已经垮台了,这宋老生也可自成一家反王。却因何还要受制于人呢?”高兰说到这里,也有一些想不明白。

“那倒很好理解,估计这宋老生此时,大概早已被人给架空了;可能他自身都难保了,又那里有能力去理会其他的事情去;刀悬在脖子上,只是苟延残喘。侯君集,速去打探,这霍州城里今日可有外人进来?”李云来对着外面吩咐了一声,外面有人沉闷的应了。

“你们夫妇估计也十分的劳乏了,昆仑,带着他二人休息去吧。有什么事情明日再说。”李云来说完,对着昆仑奴挥了挥手,令其带着二人下去,寻房间休息。

程咬金点着头道“我是不用着急,一切只等明天见分晓了;夫人,你我也早些安歇吧。”程咬金说完,站起身来跟着昆仑奴往外边走;高兰沉思了一下,最终什么都没有讲;便跟在身后出房而去。

夜,沉静得夜,一轮明月浮现在窗口。李云来也躺下休息,可却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总觉得自己在哪个环节上,没有很好的注意到;可又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应该怎么办?

次日,众人洗漱之后,用过早饭,单等着侯君集回来通禀事情的真相;也好做出相应的处理,最好赶在李世民的前面;别等其来到了城下之时,那可就都晚了。

一天无消息,两日无消息,第三天还是没见到侯君集回来。程咬金就有一些沉不住气了,不时地上门口去偷看两眼;盼着侯君集早一些回来。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