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5 千般妙计(1 / 3)

[345]罗成领了李云来的军令,是挥兵攻城。前仆后继的瓦岗军校,驾着云梯往城上攻去。同时李云来命令,去虎牢关把自己运来的几辆楼车,推到东岭关城下;准备是强行攻城。

同时,李云来把火药也都预备好了;就等着要是攻城不下的话,就硬性破坏城墙。可这瓦岗军校刚到城下,一个个云梯也刚刚搭好了;这就开始登城。可顶上此时往下射的弓箭,却变得稀稀疏疏起来。这倒令人是大惑不解,这攻打城池,上面应该是拼了命的往下射箭。而且是有什么就往下丢什么?哪有这样守城的,这东方柏他到底会不会守城?

不提李云来等人,在后面看着这东岭关守城守得稀奇;就连前面指挥攻城的罗成也是如此。一边看着上面这稀稀落落的弓箭,一边是往城头上四处端详着。可就觉得这城头上怎么这么怪?怎么昨日还见到不少的人,今日倒好,没见几个守城的军校。

眼看着瓦岗的军校以上去不少,可令罗成大惑不解的是,这上面,怎么一点厮杀的动静都没有呢?不说罗成稀里糊涂,此时,就攻上城的瓦岗军校对此也是糊涂了。

一开始,见往下射的箭雨稀疏,是人人奋勇登城。可等翻过了城垛一看,这些瓦岗军校的眼睛也就长了;是人人对此目瞪口呆。这攻打了这么些城池,还没见到过这样的呢?就见面前自己站着的地方,是紧紧贴着城垛。面前是一条沟壑,这沟里也不知放的是什么东西?气味直刺人的眼睛,而且只有几条木板,跨过沟壑将城垛这和马道后方连上。而自己站着的地方若是一不小心,就此跌到哪个沟壑里去。

瓦岗军校无法,只得一点点的挪着,往那仅有的几块木板靠去。眼下还不错,没有看到东岭关的军校在此守着;也不知是什么原因?是撤退了还是另有计谋?

所以罗成他们在下面看的奇怪,可就见这城上面,忽然是彭得一下,燃起了冲天的大火。不好,罗成一见是大吃一惊;急忙令瓦岗军校往下撤,心中琢磨这东方柏莫非疯了不成?怎么竟要放火烧城呢?

此时城上的那道沟壑里是火光冲天,那些刚刚走到了木板中间的军校;一下就陷进了火海里,身上一着火,自然就是手忙脚乱。一下就站不稳了,是纷纷地掉到沟壑之中。惨叫声惊天动地的响了起来,其余的军校一见火势太旺;根本就过不去,只好抹过身往城下撤。

可他们是往下撤了,这下面的军校那里看到上面出什么事了?一个个正往上蹬着,这倒好两厢卡住了;是进退维谷。罗成一见,只好令人是鸣金收兵。

等城头上,没有被烧着的军校下到地面;罗成一问,这才明白上面生了什么事了?只得又折返回来,禀报给李云来。看看李云来和军师大帅他们可有良谋妙计?

李云来哪里有什么妙计?只有一招,强攻不下就用炸药。一声令下,掘土军是赶赴城下不远的地方,就开始挖掘地道。这要是想用炸药的话,必须得把这地道挖到城墙的下面;这样才能放上炸药把城墙给炸塌了。

可掘土军们刚刚挖到城墙下面,就见面前的这土里开始往外渗水;而且是越来越大,渐渐地变成了喷泉了。得,不好。军校们是赶忙的往外撤,哪里还来得及?一转眼这水就把地道给淹没了,这一下,就淹死了二十多名掘土军。可把李云来给心疼坏了,这军校是减少一些,就没一些,而后备力量还不能轻易的动。那是预防各路反王的,谁知道这帮人,一个个是不是打闷棍套白狼的?还是小心从事的好。

李云来这一回是没咒可念了,只得是望城兴叹;忽然,李云来又想起来,自己当初攻打营洲的时候所用的那一招。就是干脆放火烧城,只是这一招太过于歹毒了;李云来也有些怕伤天和,才没敢往那想。只是眼下自己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招能攻进城去?

看看一旁的大帅和军师,二人也是相对无语;对于这三手大将东方柏,真是由衷地佩服。这花样不断,守城守到这个地步,可说是古往今来第一人了。

“大帅,军师你们可有什么好的计策?说来听听。”本来李云来自喻为现代人的头脑,肯定比这些古代的榆木脑袋强多了;谁知道,是每回遇到一个自己景仰已久的人,就现自己与人家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这倒最后,自己再也不敢小瞧这些古代人。

而如今李云来自认为是束手无策,所以只得靠这二人,看看有何良策?见李云来咨询的目光投射过来,而且唐王也张了口了;总不能一语不,把那么大的一个唐王给干在那里吧?

“唐王,臣倒有一策,莫如遣使人携重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