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宇文成都大败单雄信(1 / 3)

[27o]而此时天已近中午,七月流火,日头正是毒的时候;就什么不干这么走着,还觉得十分的闷热;更何况这些弱质女流还去拉着龙舟。一时之间是人人挥汗如雨,喘气如牛;恨不得一下,就坐在地上好好的喘口气喝点水。

杨广不知又搭错哪根筋?居然怜香惜玉起来;看见这些美丽的女孩子如此摸样,觉得有些无趣。尤其当看到,一个个擦着胭脂的脸上,被汗水一冲变成了一道道的;看这一道道的泥沟,怎么也看不出美感来。杨广又传下一道旨意,令沿着河流往下的各州各府各县;各找人来,开始沿着河的两岸高搭席棚。这席棚要连成长棚,中间不得有断截之处;那里没有连接上,当以欺君之罪论处。

又令每隔五十步的距离,是设摆桌案;桌案之上,要摆上凉茶;有条件的要提供瓜果梨桃。并令当地大户,要每户提供一定数量的冰块;贡给杨广和这些拉纤女用度。

这一下不只是小民百姓怨声载道,就连这沿河两岸的富庶之户;对杨广也是甚为不满。恨不得杨广这龙舟一下沉了,杨广一下淹死才好呢。

杨广本人倒是对此毫不理会,他也知道这些人,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是严令护卫军队沿途紧看谨守。预防民众**,或者是响马来打劫。

杨广此时正坐在龙舟的最高处,头上有凉棚遮挡;凉风习习的吹来,心里觉得十分的惬意。旁边的宫女将去了籽的西瓜,给他用白玉盘端过来;呈送与他的面前。

杨广拿起一块,挥手让其先退下;开始啃起西瓜来。旁边有人,给他擦试着嘴上留下的汁水。正这个功夫,天上一声的鹤鸣;一只仙鹤自头上飞过。

杨广抬头看了看,笑着自言自语道“莫非是有神仙出现了?”话音刚落,一道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到了杨广的跟前;一抬手,一把狭长的宝剑,如毒蛇一般直刺向杨广的咽喉。

“有刺客,快来护驾。”旁边的太监高声的喊叫着,一个宫女一扬手;对这刺客,就扔过来一个东西;正是那个用来盛西瓜的白玉盘。刺客急忙闪身避过,杨广也趁此时机,急忙就往后跑。

船上不知从何出钻出来,不少的侍卫来;一个个各挥应手的兵刃,冲了出来将刺客挡住。一时间乱作一团,可就见这刺客手中的长剑,舞成一团光圈;不时地刺中一名侍卫的眉心,或者是咽喉。中剑者立刻倒地就此死去,咽喉和眉心只沁出一丝丝的血迹来。由此可看出其剑术高绝伦,杀人绝不用第二剑;也不轻易浪费自己的力气。

可无奈此龙舟之上的侍卫越聚越多,一个个疯了一般向前杀来;个个狂挥动手中的兵刃,认可自己被刺上,也要砍上对方一家伙。纯粹是以命换命。

可这刺客却也不简单,一把宝剑使得是风雨不透;又似梨花万点。不时有人倒在她的剑下;可马上又替补上一人。,继续悍斗不止。

啪,刺客一掌击在一侍卫的脑门之上;眼前侍卫的身子软倒余地。刺客的长剑反手刺出,正刺在一人的咽喉之处;人也跟着倒下。

“好,不错,你的这门功夫,倒有些象是梨山老母教出来的。你可是梨花宫的人么?”一个老太监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望着眼前黑纱蒙面的刺客,冷冷的问道。

可那刺客并不答话,又刺中两人之后;一个空翻到了船篷之上。就往前跑去,看其意思;还是想要去找杨广。那个老太监身子拔起,悠忽之间已经到了刺客的脑后;对其后脑海一掌劈下。

那刺客急忙闪身躲过,随手刺出一剑;老太监却伸出指头一弹。‘嗡’的一声,长剑被弹得来回颤动不止。刺客就觉得,有一股力量,由剑尖一直传到了手腕之上;顿时手腕变得酸软起来,就连手里的宝剑,也有些拿捏不住。

“不错呀,就连秋水长剑也给你了;你是她的第几个徒弟呀?”老太监忽然停住了手,人站在一个船篷的檐角尖处;却是一动不动,就仿佛钉在那里一般。

可刺客身形一晃,就下了船蓬;转瞬之间就到了岸上。岸上的军校们立刻就围拢过来,可哪里又是她的敌手;只几剑,就杀出了重围。

“乌老太监,你为何将此人拦住?”宇文化及从一边钻了出来,抖了抖有些皱的官袍;厉声对着面前的老太监问道。看其意思,对老太监不满,也绝不是一天两天了。

“我要是去的话,再来刺客;你来保护皇上么?”乌老太监也是冷言相对,一句话,将宇文化及问的无言以对。只得讪讪的退到一边,去寻杨广说话。

再看岸上的那个刺客,马上就冲出了军校们的包围而去;可不巧,正赶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