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 初唐四杰(1 / 3)

李云来顺着声音寻去,转过神像和石墙;眼前现出一个洞口,洞口的上面刻着几个大字,‘妖王殿’;李云来不由得晒然一笑,心说,这也不知是谁在这里搞鬼?就像那本书上写的似的,程咬金探的洞穴,原本就是由徐茂公和翟让一起弄出来的。估计这个也是这样吧。只是探洞的人,不再是程咬金;而是他李云来了。不过这跟书上记载的,也不一样呀。书上也没有妖王殿呀。

李云来站在原地愣怔了半晌,最终还是决定,进去一探究竟,起码不能入宝山空手而归呀?想到此处,是手提三尖两刃枪,迈步便走进妖王殿。

说是妖王殿,似乎这里,更像是一个普通的洞穴。一路崎岖着向深里延伸。一直通向一个无名所在。李云来双手攥枪,做好了准备,随时都可刺出关键的一枪。

又走了很长的一段路,眼前又出现一个门户;是一扇白玉门。上面缕空着,好看而神秘的花纹。伸手推开门,先将大枪伸过去,探了一下路,借着稍微有些黯淡的,萤石的光芒往前看去。前面是一个很大的空间,好象似乎有一个人,正站在前方不远的地方。

李云来提枪走过去,一直到了近前,才现这还是一尊石像。很有意思的是,李云来看着这尊石像,觉得他看上去有些眼熟。很像他以前见过的一个人,但究竟是谁,却有些记不起来了。

又往前走去,前面有一大片黑影,等到离着近了,这才赫然现,这竟是一只,硕大无比的老鼠。但要是说他是老鼠还不确切,这个东西长着一个,龙头一样的脑袋。也就是一个龙头鼠身的怪物。

、李云来被吓了一跳,差点没坐在地上。望着这眼前的怪物,一时竟然不知该怎么办好?是要像一般人一样,吓得大声的一路喊着,飞跑出去。还是一直站着,跟他就这么对望着。

可等了半天,那个怪物也并不向他望一眼。也只是在那里立着,嘴里在咀嚼着什么东西。李云来仗着胆子,凑到近前看去,想要看清楚那个东西,到底是在吃什么东西?

可等李云来到了近前一看,就是惊异的立在原地。心里说不上是害怕还是怒。手里的三尖两刃枪,越的在手里攥得更加紧了。

“不用害怕,这个东西,只不过是你们那个世界上的一个人而已。说来你也认识他。这个便是他的原型,一直被锁在地下,今天是因为你来了,才出来与你见上一见。”旁边不知何时,走过来一个一身白衣的人。

李云来转头望去,一下认出来了,脑海中的回忆,仿佛潮水涌过一般,一下都清晰起来。这个人便是那叫什么袁天罡的,世外的高人,可就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想,我知道他是谁了,他就是那个杨广的原身对么?”李云来不敢十分肯定的说道。袁天罡毫无畏惧的,走到了那只老鼠的身边。

那只老鼠一见,立刻便把头仰了起来,就要朝着袁天罡顶过来。“孽畜,本来天庭,看你修行殊为不易。特意给你一个下凡间,投生修仙的机会‘可哪知你如此胆大妄为;竟敢视天下百姓日同蝼蚁。一味的贪欢寻乐,不过这也算是定数了,否则英主又怎会临世呢?李云来你可要好生看看他的原型,日后自有道理。对了李云来,有人托老道,给你带来一把刀;名曰鸿鸣。可是你失落的么?这把宝刃,没想到,却到了你的手里,看来这一切,早就是安排好的了。”袁天罡说罢,随手递给李云来一把宝刀,正是那把,李云来留给张紫苏的鸿鸣刀。

李云来将大枪使劲的,戳在地上的石头里。伸手接过鸿鸣刀,轻轻的拔出来,一道厉闪,映满了整间的石室。物在人非,如今刀回到了自己的手中;可人又在何方呢?手轻轻地摩挲着刀身,一片片的记忆,浮现在脑海之中。可以说失去记忆的那段时光,是李云来过的最为舒心的一段日子。

“你个孽畜,竟敢把我的水火袍给沾污了。可真是讨打。”说着话,一阵的辟拉巴拉的响声传过来。李云来抬头看过去,就见袁天罡,手中持着一根皮鞭,正在往那个老鼠的身上,狂暴的抽打着。

李云来笑了一下,对着袁天罡言道“袁道长何必如次辛劳,待我将他斩杀了,不就一了百了儿了么?”李云来说罢,是就要举刀上前。

“呵呵,你说得倒是轻巧,奈何本道长,就是被派来看守与他的。而且他眼下,气运没尽,再者说,他也不该命终你手。好了我们就此别过了。”袁天罡说罢,一道金光闪过,身前的老鼠和袁天罡都是踪迹不见。

李云来将刀插回鞘中;正待要回身往外走,回到那个十三杰神殿去。可面前忽然出现了一个石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