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 守城血战(1 / 4)

眼下两方得战阵各点起来,松油火把,气死风灯高高的挑起在马一旁。是亮如白昼。再看场中央,还在打着。这回换上了尉迟敬德,尉迟恭的这杆龟背驼龙枪,使得是神出鬼没。可是无论怎么进招,都被杨林的一对囚龙双棒,给牢牢地封挡在外头。根本是递不进去招,靠山王杨林现在,就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只是在支撑着,至于身后的众家太保,虽有心上前来助阵,可一是杨林没有话,这个老头脾气倔着呢。要是不经他的允许。擅自上前来助阵,轻了是骂你一顿,重责责军棍十下。二便是,自己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看看够不够格,这要是贸贸然上去,不得像那几个太保一样,再把命丢在那里,可就得不偿失了。故此,是人人相望,却无人肯策马上前。至于魏文通心里,是急得如同油烹一般。可深知老王爷的秉性,是也不敢上去,只得苦苦的等候着。盼望杨林主动回来。

尉迟恭一连,又扎了杨林三枪。都被杨林给用囚龙棒磕开,没等杨林回过神来,尉迟恭是拨马便往回跑,边跑边嚷道“下一个该谁了,把酒给我斟上,我还真有些饿了。等吃饱喝足了,再陪老头玩上几个回合,可就该回家睡觉了。明天继续来。”说罢是拨马往回来。

杨林现在是又累又饿,再一听尉迟恭这番话。气得差点,没在马脖子上出溜下去。定了定神,咽了口吐沫。也想回归本阵,明天再说。起码这一天没吃饭了,看着人家对面,已经是摆起来桌案。放上酒菜,那些人竟然在战场之上,就开始吃喝起来。不时的有人举起酒杯,遥遥的对着杨林敬一下。可把杨林给气得够呛。

杨林是带马往回来,可就听得身后一人喝道“杨林老儿,莫非是怯战不成?待某家,与你报了这国仇家恨再走不迟。”说着话,一匹马跟箭打似的,一路驰来。

杨林定睛观瞧,就见这员大将是淡黄的脸庞,胯下一匹黄骠马。手中一对瓦面熟铜双锏。是人也精神马也威武。杨林看着这身打扮,脑海之中,忽然闪现出一个人来。那便是自己打南陈的时候,遇到的那员姓秦的大将。跟面前的这个人,长得有几分相似。胯下也是黄骠马,手中一对瓦面熟铜双锏。

杨林打量多时,这才开口问道“对面来将何人?”说罢是将囚龙棒,掸再马的铁过梁之上。自己要稍稍喘息一下,毕竟人老不以筋骨为能。这人上了岁数,又打了这么一天,并且水米没粘牙。怎么能受得了?杨林现在就凭着一口气,在这里强挺着。

来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秦琼秦叔宝。一开始便要出阵来回斗杨林,却被李云来给拦住了。李云来深知这杨林,乃是这隋朝的第八条好汉。而这秦琼是第十三条,还得跟尉迟恭并列。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要说杨林,还是上了几岁年纪。人到七十古来稀,这就不错了。

“我父乃是南陈的总兵,他老人家姓秦,恕个罪说名彝。就是死在你这老匹夫的棒下。今天我要为父报仇,杨林你废话少说,纳命来吧。”秦琼说着,是催马上前,举锏就砸。

杨林听了此言,就是大吃了一惊,急忙策马避过,冲着秦琼一摆手。急声对其言道“你且等等,你是何人之子?你在说一遍?秦彝,原来是他。要不说老夫一看见你的长相,便觉得面熟呢。唉,那是老夫当年惟一做下的一件错事。老夫当时,也是身不由己呀。所以把你爹的铠甲也留了下来,现在还在我这里,我每每是睹物思人呀。本以为他已经无后了。实在没想到,他还有一个孩子。天可怜见,秦琼呀,为了弥补我等初所做的错事,我有意收你为我的义儿干殿下,你可愿意?我虽有这些太保随侍左右,可你看看,这些人不过都是酒囊饭袋,没有一个,能日后继承我这王位的。你要是愿意,就赶紧的下马归顺。日后老夫把这喏大的家业和这王位,都双手送与你。你看可好?”杨林说着话,这也休息得差不多了,虽是饥肠辘辘,可在战上几个回合,还能勉强支持的住。手中的囚龙双棒,也暗暗的准备好了。

秦琼一听是,一阵的冷笑,张嘴就是呸的一口。吐了杨林一口吐沫。咬着后槽牙对其言道“我说杨林呀,你是错翻了眼皮了。我怎么能认贼作父呢?你别再耽误功夫了,趁早纳命来吧。”是一锏紧似一锏。秦琼在这玩命,后面阵里的徐茂公,看着阵前的二人,你来我往打得是不可开交。便转过头来,对着李云来言道“主公,看来这杨林,非是一人可敌的呀?依我之见,既然已经是采取车轮战法了。那就做得再彻底地些,一轮派上去几员大将,一起打他,让他顾左顾不了右。岂不更好?”徐茂公说罢,是手捻胡须,笑看着李云来。

李云来两眼一亮,转头看了看身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