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 车**战(1 / 3)

回到隋唐当皇帝 秦琼 2324 字 11个月前

杨林拍马到了两军阵前,后面五杆威武大旗,也随之出来。杨林仰起脸往对面看去。正看到李云来,立马与门旗之下。不由得火往上撞,又策马往前走了几步,用左手囚龙棒一指李云来,高声对其喝道“李云来,你出来,本王有几句话,要与你当面说上一说。”

李云来与众家英雄豪杰,一看杨林,这么快就绷不住劲了。叫李云来出去说话,多少也猜出几分,其所打得主意。李云来闻声,往对面看去。就见这靠山王杨林,头戴一顶,双龙争宝垂头紫金冠。身披黄金打造的护心甲胄,内衬一领,紫缎征袍,胸前一个冰盘大小的护心镜,亮的是耀人的二目。五股丝绳拧成袢甲绦,狮蛮带勒住护腰夹袄。左别弓,右挎箭,肋下一柄秋水宝剑。护塌鱼褟尾,三叠倒挂吞天兽。兽口半吞半吐一银环,横搭在铁过梁后。左右战裙,是走金边掐银线,遮住膝头。往脸上看,这一看,这杨林可有些见老了。但见其,面如赤碳吹浮灰。两道浓眉斜插入鬓。一双彪环眼,是皂白分明。胲下胡须如同雪染。胯下一匹宝马良驹,名唤雪里兽。头至尾一丈四长,吊肚,竹签耳朵。背后便是一杆大髳旗,金色照顶,黄云缎子镶边,周围镶着紫色的火焰。上面横绣着五个大字,‘太岁靠山王’。白月牙心里,是一个斗大的杨字。这杆大旗的两边,分别列着两对标旗。上面是银标头,黄心里,绣着黑字。分别是四句话,自幼未尝败。至老不失机。一双囚龙棒。艺压天下雄。‘

徐茂公看罢多时,不由得赞叹道“主公,这杨林可真是,浑身带着大将的百步威风。可谓虎老雄心在。只可叹,其是遇事不明。不辨明主,不惜这天下的百姓。其只知一门心思,效忠那个昏庸无道的昏君。不过,看他让主公出去答话,还是对招安主公的心思不死呀。”说罢,笑着摇了摇头。

李云来也冷笑了一声,言道“他可是痴心妄想了,待我先出去,与他说上几句话。那位兄弟,第一个出阵可要准备好了。等我往回一来,杨林一追我,你便可出去迎战与他。”李云来说罢,也是催马出了本阵。李云来这一出来,比起杨林来,可谓是寒酸的紧了。只是孤零零一骑出来,身边也无相伴的将官,也无大道旗涨其威风。就这么一个人出了阵。

“王爷别来无恙,不知王爷唤李某出来,有何话要跟我说呢?如王爷要是,还存着劝云来归顺之心。那就免了吧。莫如我劝王爷一句,这大隋眼看大厦将倾,王爷还是早作打算的好。如王爷要是不嫌弃,倒可以加入我们的队伍中来,等你老了,我李云来给你举幡送走。王爷如此可好?”李云来这番话可说是入情入理,尤其这最后的这一句话,可说是,说了一句掏心窝子的话。说白了,那便是对杨林行子侄之礼。

杨林听了是口打唉声,想了一想,这才对着李云来言道“食君之俸禄,当做忠君之事。李云来我也知你是一番好意,可道不同不相为谋,今日你我,便来做一个了断。你胜了,便可以天高任鸟飞。建立你自己的一个朝代,我若是死于你的手中,便也是对这大隋,可谓是尽了忠了。”说罢,这便要催马上前,与李云来交战。

李云来却是二话不说,拍马便走。杨林一见,以为李云来怯战。在后是紧追不舍,李云来马往前赶,偷眼向后观瞧。就见杨林边追,边舞动手中囚龙双棒。看那意思,恨不得一步追上,将李云来一棒砸与马下。

这时,可恼了李云来阵中一人。气的怪叫一声,是催马便闯出本阵,也没跟徐茂公说一声。等人出去了,徐茂公才看出来,原来是尤通尤俊达。手舞五股烈焰钢叉,是纵马如飞。转眼便赶到了,杨林和李云来的中间。是不由分说,对着靠山王杨林便是一钢叉。

靠山王杨林,被唬了一跳,急忙挥左手棒,当开这一叉,凝睛细看,来的这员大将。就见其跳下马来这个头,再八尺开外。细腰扎背,头戴乌金盔,身披乌金甲。绿缎子中衣,身上斜披一领紫红战袍。往脸上看,一张紫黑脸,黑中透紫,紫中透亮。粗粗的眉毛,大眼睛。高鼻梁,阔海口。鄂下微有黑髯。胯下一匹紫黑马,掌中一杆,烈焰五股托天叉。

杨林打量多时,高声的对其喝问“来将通名再战,免得本王,不知是把谁给送上路了。”说罢是分开双棒,静等来人通名,再上前交战。

来人听了杨林的这两句话,却并不动怒,反而是笑着,看了看杨林,对其言道“我说靠山王,你着急寻死,也不用这么着急吧。爷爷,便是随同大寨主,劫了你头批皇杠的尤通尤俊达。倒没想到,你老小子挺贼溜的。第二次竟然设下一计,好悬没要了我等兄弟的性命。今天没别说的,就让爷爷送你上路吧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