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扎他(二更)(2 / 3)

爷,回去我给你艾灸吧。”

她一边说,一边给他按了几个耳朵上的穴位,不过外人看着,更像是她在给他揉耳朵。

江沅默默地移开了视线,那青衣男子也悄悄地退下了。

前方,楚云沐回过头,见二人还留在原地,喊道:“姐夫,姐,快来啊!”

“来了来了。”

楚千尘与顾玦这才策马跟了上去。

他们又不赶路,于是这一路,都是停停走走。

有时候是因为楚云沐贪玩,连人家在河边钓鱼都要去张望一下;

有时候是楚千尘吩咐江沅去给她摘野花,她手巧,这一路骑着马都能编出一个花环,戴在了枫露的头顶;

大部分时候,是由于楚云逸与他的霜月至今还未合拍,霜月性子傲,又随行所欲,经常不听楚云逸使唤,跟着别的马跑了。

这一来一回,就这一人一马彼此斗气,就够楚千尘笑了一路。

当他们再回京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

这个时候,进城的人多,出城的人少。

楚云逸和楚云沐都被塞进了马车里,前者郁闷,他觉得再让他多骑一个时辰,肯定可以驯服霜月;后者是兴奋,嘀嘀咕咕地说个不停。

“大哥,我还是第一次骑那么久的马呢,姐夫说,再骑下去,大腿明天肯定要疼。”

“没关系,我可以慢慢练。”

“大哥,你说我给我的马取什么名字?”

“它是绝影和月影的兄弟,名字中怎么也得带一个‘影’字吧?”

“……”

虽然从楚云逸地方只能得到一些“嗯”、“哦”、“是吧”之类的回应,楚云沐却全不在意,自顾自地说个不停。

直到在侯府大门外下了马车时,嘴里被楚云逸塞了一个喉糖。

“二姐,姐夫,大哥,我走了。”

含着喉糖的楚云逸声音变得含含糊糊的,兴冲冲地从侯府的角门进去了,吩咐小厮牵好他的马。

他急着去找沈氏,想跟他娘炫耀一下他今天的收获。

结果,他在仪门处先遇上了楚千凰,楚千凰正要离开,一手扶着抱琴的手,打算上马车。

“大姐!”

他像是一阵风似的冲向了楚千凰,脸上露出了惊喜万分的笑容。

楚云沐好些日子没见楚千凰了,应该说,自楚千尘三朝回门那日沈氏带着他回了国公府后,他就再也没见过楚千凰。

前几日,他跟着沈氏又回了侯府,而楚千凰已经又进宫去了,于是姐弟俩再次错开了。

楚云沐年纪小,长久不见楚千凰也有些想她了,快步走到她身旁,亲热地拉着她的手问道:“大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楚千凰回握着楚云沐的小手,唇角含笑,温和大方,可是笑意却是不及眼底。

楚千凰本不想回来的。

她早在上次离开侯府时就下定了决心再也不回来的,只等着护送三公主远嫁南昊。

但是她不想回来,自有人逼她回来。

午后,皇后把她叫去了凤鸾宫,不冷不热地训了一番话,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对她这个公主伴读很不满意。

楚千凰很是担心,她费了这么多心思才保住了伴读这个位置,而且在这个紧要关头,她怎么也要熬下去,她距离她现在的这个目标只差一步之遥了。

从凤鸾宫出来时,她悄悄给皇后身边的大宫女塞了个镯子,对方委婉地告诉她,二皇子今天得了招待南昊使臣的差事。

楚千凰思来想去地考虑了一番,有点明白过来了。

这些年来,太子顾南谨的地位稳若泰山,楚贵妃一直以来都是唯皇后命是从,但是现在风向转变了,太子还在太庙跪着,二皇子突然就领了这么大的差事,皇后恐怕是着急了,怕皇帝会废太子改立二皇子。

楚千凰给皇后的大宫女塞那个镯子其实是一个试探,如果皇后真的厌了她,大宫女也不会收她的镯子,更别说给她透露消息了。

所以,皇后是想让她回侯府打听一下,想看看楚贵妃和二皇子是不是有别的心思……

以楚千凰如今的处境,她没有别的选择。皇后一句话就可以撤了她的公主伴读,将她撵回侯府,一旦她回到侯府,她对太夫人而言,也没有任何价值了,太夫人一定会顺着沈氏的意思,把她变成庶女。

那么,她这一辈子就完了!

大齐终将亡国,覆巢之下无完卵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