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不敢(一更)(1 / 3)

坐在顾玦前方的楚云沐昂了昂下巴,得意洋洋地说道:“姐夫说了,不麻烦!”

他可是楚千尘的弟弟,姐夫讨好小舅子,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他听戏文里都是这么说的。

看着骑在绝影背上的楚云沐,楚云逸羡慕得眼睛都快红了,愤愤地又放下了马车的窗帘,他已经完全忘了思考自己是不是在别处见过康鸿达的这件事。

窗帘挡住了康鸿达的视线,康鸿达心里略有一丝失望。

他还想跟顾玦说什么,可顾玦今天是特意带楚千尘姐弟三人出去玩的,不耐烦与人应酬,直接说了一句“失陪了”。

也不管康鸿达什么反应,顾玦就拉着缰绳转过了身。

康鸿达左手攥紧了缰绳,依旧看着顾玦,锐利的目光凝固在他的背影上。

当顾玦完全转过身的那一刻,康鸿达就蓦地出手了,右掌朝顾玦的背后猛地拍了过去……

他这一掌又快又猛,带起了一阵凌厉的破空声。

康鸿达唇角翘起,勾出一抹不怀好意的笑,结果,顾玦突然动了,他就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一样,反手抓住康鸿达的右腕。

也不知道怎么地,他一拉一推,一使巧劲,毫不留情地把康鸿达从马背上拽了下来。

顾玦出手可谓快、狠、准,没有一丝一毫多余的动作。

康鸿达也是成名已久的武将,无论是骑术与身手都不一般,他立刻在半空中调整了身形,人没有摔在地上,只是落了马,还是靠扶着马背才站稳,否则他已经屈膝摔在地上了。

虽然没摔,却也掩不住神色间的狼狈。

这一切实在是发生得太快了,快得后方康鸿达带来的护卫们都来不及反应。

楚云沐更是看得目瞪口呆,眼睛亮晶晶的,转头去看顾玦。

姐夫实在是太厉害了!他一定要让二姐夫教他方才那招!

顾玦随手扶了一把不安分的小屁孩,稳稳地坐在马背上,腰背挺直,气度沉凝,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康鸿达。

他狭长的眼眸中清清冷冷,没有一丝波澜。

他一语不发,只是这么一个眼神,就让康鸿达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压迫力,似乎里里外外都被他看透似的。

康鸿达眼神阴沉,他早就不复二十几岁的年轻气盛,自然不会意气用事。

“几年不见,九爷的身手一如既往,下次我再来向九爷好好讨教一番。”他笑眯眯地打了个圆场,露出一个若无其事的笑容,风度翩翩,仿佛他方才出手不是偷袭,只是来一个小切磋想试试顾玦的身手而已。

“无论是上次,这次,还是下次,结果都一样。康大人可要一试?”顾玦不骄亦不喜,依旧平静如一汪深潭,仿佛康鸿达连一颗小石子也不如,根本激不起一点涟漪。

听顾玦提到上次,康鸿达的面色又变了变,差点维持不住笑容。

他和顾玦是交过手的,就在顾玦十五岁那年,顾玦想去北地,他也想去,他在先帝跟前向顾玦发出了挑战,先帝应该也不希望顾玦去,所以同意了。

他们就当场比试了一回,结果是,他败了。

当时在场的人也就先帝与今上,所以知道的人不多。

想起这段往事,康鸿达仍然意难平,战场上,靠的是人行军打仗的能力,而不是谁的武艺高。

就算武艺再高强,也不代表这个人在战场上就刀枪不入。

想着,康鸿达的眼神又沉了三分。

顾玦在六月时曾重病过一回,玄净道长也占过一卦断定他命不久已。

但皇帝也并非全然相信玄净道长的,还特意命锦衣卫去北地调查了,确认顾玦两年前在北地的一场战役中确实受过重伤,性命垂危。

其麾下众将一度在北地以及其它各地广寻名医,锦衣卫花费了不少精力调查这件事,前几日他们从司州带回来一个名医,这个人曾在去年去北地给顾玦看过诊,他说顾玦伤重,犹如油尽灯枯,怕是活不了多久了。

顾玦自回京后,甚少露面,康鸿达觉得这件事应该是真的。

可是,他今日见顾玦神情间带着几分藏而不露的气定神闲,不像有恙,才会忍不住出手试探一二。

他们方才只是过了一回合的招,康鸿达大概能确定顾玦就算是真的有内伤沉疴,应该也不是马上就要死的那种,到底有没有那个自号名医的乡野大夫说得那么严重,还不好说。

现在顾玦的伤势不明,面对他的挑衅,康鸿达不敢应战。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