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二章 红白彩排

作品:《东瀛娱乐家

    【小说公众号开通拉,微信点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 bixiazhekou】    圣诞夜的任意门打开之后,到底通往了何处呢?

    ……

    在这个世界上,总是有一些东西,比起原原本本将其完整写出来,倒不如存在于想象当中,成为只属于两个人的秘密。3秒钟记住--笔下中文网单字母全拼(www.BXZWW.COM

    {其实只是因为写出来会被砍掉而已}

    独身的时候,对于圣诞节或是"qing ren"节之类的节日,叶昭都没有什么特殊的期待,就算跟风说几句祝贺的话,或是送出友情的礼物,也仅仅只是为了让自己看上去合群。

    在心里的话,还是会去想,这不过是商家营销出来的无聊节日而已。

    但是当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这些在独身的时候看来有些无聊不知所谓的节日,也拥有了崭新的意义。所以说,节日本身没有什么特殊之处,是人赋予了节日特殊的意义。

    在和仲间由纪惠共度了一个有些难忘的圣诞夜之后,二十六日,仲间由纪惠的大哥到东京来帮忙和她打包了行李,一道搭上了返回冲绳的飞机。

    仲间由纪惠当然没有让叶昭过去帮忙,实际上,就算真的需要他帮忙,他也只能把这个任务推到上村勇纪身上,由他去代为进行支援。没办法,到了年末,各行各业,包括艺能界在内,都是各种大事小事琐事扎堆,忙成一锅粥的状态。

    不仅白天的时间被各种年末的工作填的满满当当,就连夜晚的时间,也被各种各样形式的忘年会和答谢会所占据,赤坂的王子饭店,约会的时候没去,倒是为了参加这种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的聚会接连去了两次。

    虽然整个社会还都处在泡沫经济破灭后的失落里,但是到了年末,不管出入哪里,都是热热闹闹的情景,虽然这样的繁华也许仅仅是浮在表面上的,但不管怎么说,这样的情景,也算是为东京的大街小巷,装点了“年味”。

    时间来到二十九日的时候,在整个1995年,叶昭也就只剩下最后的两件工作要进行下去了,那就是年末的红白歌会和唱片大赏。

    现在的红白歌会和唱片大赏还是挤在同一天的三十一日进行,所以两边都拥有提名的歌手,就不得不在nhKhaLL和tbsa·studio之间来回奔波,享受这样甜蜜幸福的繁忙。

    说归说,毕竟红白歌会是全年度收视率最高的音乐节目,而现在,还没有堕落回老家的唱片大赏,收视率也是音乐节目里的顶点,能够在这两档节目里同时亮相,带来的效应实在是难以估量。

    去年的时候,身在唱片大赏的会场里的叶昭,还曾经看着那些匆忙结束登台又匆忙离去的歌手们,在心里暗想这种脚不点地的繁忙对歌手来说实在是忙并快乐着,转眼到了今年,他便也成为了这“忙并快乐着”的歌手里的一员。

    只不过,在实际体验过之后,忙嘛……是真的忙,至于快乐……都快忙成汪了,哪还有空在那偷着乐?再说了,拿到大赏,或者红白压轴,等到这种时候再快乐也不迟啊。

    说到这个唱片大赏,在今年,还发生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去年的时候,最终的年度大奖颁给了孩子先生的《innocentworld》,对于一般的歌手来说的话,拿了单曲年冠,又提名了年度大奖,基本上都会认认真真打扮一下全员出席的,但是孩子先生就不是一般的歌手,他们压根就没去。所以,在宣布了年度大奖得主以后,因为歌手本人没有出席,只能派出唱片公司代表去拿奖。

    唱片大赏这边也不知道该说是小家子气还是要维护尊严又或是怎样,总之,从那以后,就给大赏额外添了一条附加规则,那就是这个最重要的年度大奖,只能颁给出席了唱片大赏的歌手。

    虽然孩子先生做出了这样的“壮举”,但是对绝大多数歌手来说,在提名入围以后,不管得奖的希望是大还是小,都会按时出席,最多在宣布完得奖者以后再走人就是了。

    而且,说到底,想要视名利如粪土,首先也得先让名利达到顶点才行啊。否则的话,淡泊名利这种话,反过来说成是不思进取也可以。

    ……

    红白歌会的准备工作从二十九日开始,第二天的三十日,还要再进行一次带妆彩排。今年的红白两组主持人和去年一样,都是上沼惠美子还有古馆伊知郎,去年的十二月三十一日,参加完唱片大赏回去以后,叶昭还赶上了个红白歌会的尾巴,在电视里见到过这两位。

    从进入会场开始,就是此起彼伏的打招呼的声音,因为人数众多的缘故,点头哈腰说着“你好”的时候,基本上完全不知道这个“你好”的对象到底是谁。

    在拿到那本属于自己的,写满了节目流程的台本以后,在工作人员的协助下,第一天的彩排就从最基本的对台词练走位开始,事无巨细的往下进行了下去。

    叶昭的出场顺序排在了上半场的后半段,按照白组的出场顺位,刚好在smaP前面。

    说到smaP,还有件和叶昭有关的事,那就是在本次的红白歌会上,smaP将要演唱的歌曲,就是由他提供的那首《夜空的彼岸》。

    这张单曲从发行至今,已经畅销了九十多万张,不仅是他们本年度最卖座的歌曲,也是他们至今以来所发行的单曲里成绩最好的,冲击百万指日可待。在这样的情况下,确定出场红白的时候,这首歌曲自然是不二选择。

    一则对nhK方面来说,唱最热门的歌曲,这是年度的惯例;二则对于smaP那边,红白歌会的效应不容小觑,在全年度收视率最高的音乐节目里唱上这么一遍,破百万也是分分钟的事。不管是对需要话题度带动收视率的nhK,还是对正需要一张百万单曲将组合在乐坛的声势推上去的smaP,都是双赢的局面。

    既然说到红白歌会合战,自然离不开红和白的对战了,而叶昭对战的红组歌手,则是素有长腿姐姐之称的森高千里,从偶像歌手成功转型成创作歌手,森高千里的音乐之路可谓是越走越宽的典范,虽说如此,她今年要唱的歌曲,在销量和传唱度上,还是比不上叶昭将要演唱的那首《歌手的情歌》。

    不过,虽然号称是“合战”,红白两组也的的确确每年都在争夺着最终的胜利大旗,但是,红白歌会的对战本身就只是一种联欢的形式而已,把胜负看得太重,未免也太没品了。

    彩排的这两天,其实大部分的时间都用在了等待上面,所以在没有自己的事的时候,歌手们要么待在旁边等着,要么就跟熟识的歌手闲聊,或是同刚好站在身边的歌手寒暄。

    不管是从现在还是从后来者的角度来看,本场红白歌会的后台都是星光熠熠,近距离一看果然脸非常小的安室奈美惠,永远的爱抖露松田圣子,还穿着奇装异服当乐队主唱的淳君,西川隆宏还没退队前的三人组合美梦成真……

    “辛苦了。”这位刚好走到他身边,所以随口同他寒暄了一句的女生是酒井法子,凭借着那首大热门的《碧绿色的小兔子》,她今年得以出战红白。而现在的她,也的的确确还是清纯可爱的小兔子,有一双楚楚动人的眼睛。

    “辛苦了。”叶昭也同她随口寒暄了一句。小兔子虽然可爱,但是他也最多不过这么感慨上一点而已,对于见到巅峰期的酒井法子这种事,完全没什么多余的感觉。

    除了这些初次见面,草草寒暄上个一两句的人之外,在这个后台里,还有着能够多聊几句的熟人。

    “叶君,之后加油咯。”说这话的人是木村拓哉。《夜空的彼岸》这张单曲拉近了他和smaP这个团体的距离,在今年这个白组的阵营里,叶昭也只和smaP有些交情。

    “几位也是,之后请加油。”叶昭欠欠身。

    “对了,电影我有去看哦。”稻垣吾郎说道,“非常有意思,对于能够做出这样的电影的叶君,真的是打从心里感到佩服。”

    “确实,真的很了不起啊。”中居正广以稍微有些吃味的语气笑言道,“想到叶君小小年纪,不管是写歌还是写剧本或是当制作人,全部都信手拈来,稍微都感到有些嫉妒了。”

    “这个真的是过奖了,并没有那么夸张。”叶昭谦虚道。

    “完全没有过奖,真的很羡慕叶君所拥有的才能。不像我们,若是要在这个圈子里生存下去,不管到了什么时候,只要站到台前,就必须放弃自己个性中的一部分。”

    “因为偶像就是这么一份工作嘛,既然要得到,就必定要有所舍弃才对。”木村拓哉道,“而且,‘被选中的才能、金钱、地位、名誉,拥有这些或是一无所有,都还是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不是吗?”

    “木村桑已经听过了吗?”

    “因为很好奇叶君做出了怎样的电影,所以也去看过。”木村拓哉笑了笑,“相当好哦。”

    细纲用完,惯例卡文,今天只有一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