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48章 番外:这是时光,这是生活(上一章剧情很重要,一定要看!)

作品:《惊!我成了女频文主角

    【小说公众号开通拉,微信点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 bixiazhekou】    -微尔:

    我的出身并不好。3秒钟记住--笔下中文网单字母全拼(WWW.bxzww.com)

    过去不好,有段时间,我以为自己未来也是不好的。

    毕竟,无人庇护,无人教养,就在家里吃那么一口饭,无所事事,看着太阳东升西落,什么也不做,用膝盖想,也知道这事儿没前途。

    但我不奢望什么,毕竟——

    能活着已经很艰难了。

    能被人所养育,给这么一口饭吃,已经很幸运了。

    所以,我并不自怨自艾。

    只是有时候觉得或者没什么意思,但有时候,又会忽然觉得,不对……

    我这一生,不该是这个样子的。

    我不会永远一个人。

    总有人在黑夜里告诉我,一遍一遍的重复,孤单只是一时未来剪影里,不止我一个人。

    我会有光明的、幸福的未来。

    怀着这样简单又复杂的心情,我艰难的在这个世道上活着。

    直到那年,我召唤出了蓝发。

    村子里的人自此刻起,都说我说天生的盗贼,说我拥有世界上最好的天分,比所有人起步都早。

    甚至于,那个资助我,给我一口饭的人,也回来了。

    我曾以为,与他相依为命,在盗贼界顺风顺水,就是我的并不孤单的未来。

    直到后来——

    他去世了。

    我才隐隐感觉,我要等的那个人,可能不是和我相依为命的长辈。

    -

    但我要等的那个人,来的真是太慢了。

    等待的过程也是孤独的,我没事做,最后还是想起了师父的遗愿,看了看自己的手,想着自己的天赋,当了盗贼。

    一往数十年。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我觉得我等的人,应该不会来了。

    我渐渐觉得有点难过,并且觉得诶,难受。

    直到——

    那个叫做余次的公主出现。

    她来了。

    她终于来了。

    次次都等她来,真是等得我……

    心肝都痛了。

    也怪我自己不争气,每次都不能压住世界原有的轨迹,只能藏住记忆进入这些世界……

    不过也无所谓了。

    毕竟,进入这些世界,被她一点一点追的感觉,很好。

    -

    微尔时常喜欢跟蓝发谈天。

    虽然他以前经常出昏招,让微尔和余次两个人之间发生过不愉快的事情。

    但——

    好事多磨,他搞出来的那一点点事情,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让微尔和余次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加固了嘛。

    不过,蓝发有点不想和微尔聊天了。

    特别是在她结婚之后。

    一点都不想受她传召了。

    “蓝发。”

    “……少女啊,我亲爱的主人,你又怎么了?”

    “我们今天到盗贼村了。”

    “嗯,然后呢?”蓝发微微一笑。

    “我们过得真好。”

    “嗯。”蓝发开始觉得有点烦了。

    微尔并没察觉,或者说,察觉了他也不想管,“你以前说的很对,真正的爱情,就该是这样炽热、坦诚,没有丝毫隐瞒的。”

    “愿意追随,与共的。”

    “嗯。”对对对。

    又是某日。

    “蓝发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

    蓝发看了眼周遭,“麦场?”

    “是!”微尔笑了起来,“今天是我的生日,又到夏季了,她说,夏日,正好可以回归一下我们当年。”

    “这里是我们举行婚礼的地方。”夜光里有许多萤火虫。

    微尔提着裙子,在灌木丛里转了几圈,萤火虫被惊起,整个场景,美不胜收。

    “昨天,我们在这里跳舞了。”

    “蓝发你说的真有道理,爱情需要浪漫和细心来维系,需要仪式感,这样可以让感情更深厚。”

    拄着拐杖的贵族青年安静的站在一旁,什么也不想说。

    微尔一个人絮絮叨叨了许久,就在蓝发想说,你没啥事我要滚回去睡觉的时候,微尔忽然看了眼魔法表。

    “好了蓝发,时间到了,她应该差不多要洗好澡了,我要回去了。”

    “你也走。”

    话音落,召唤魔法就直接失效了,蓝发的身影就慢慢的虚了起来。

    再有某一日。

    “你简直不敢相信!”

    蓝发:……

    “主人,你这又是怎么了?”

    “西部异族来犯。”微尔摆正了自己的铠甲,手里拿着长剑,“我作为将军,出征了。”

    “她跟我一起上了战场。”

    “我们一起并肩作战。”

    蓝发:“哦。”

    “蓝发,你当年说的太对了,真正的爱情,就是可以同甘苦,也可以共患难,最好就是一起当过背靠背的战友——”

    “就像我和她。”

    金发女子的眼里满含着憧憬和幸福。

    她绸缎一样的长发里泛着金色的光芒。

    蓝发看着她,慢慢的想起了许多年前,他选择了微尔当他契约者的原因。

    小女孩长得真漂亮啊。

    看上去跟他可真是像啊。

    身上一看就写着孤独,跟他一看就差不多——

    虽然小女孩看上去是被家人抛弃,而他是被喜欢的人当了备胎连环十八甩,但这有什么关系。

    孤独和痛苦都是想通的嘛。

    时至今日。

    蓝发:╯︵┻━┻

    去你*了个*!

    炫,炫炫个球球啊。

    回到自己世界之后,蓝发心中不忿,狠狠踹了王座几脚,但踹着踹着,他忍不住笑了起来。

    总算还是修成了正果,辛苦了这么久,终于还是求到了幸福。

    -我是愉快的剧情分界线-

    微尔和余次走过了许多的地方,也干了许多的事。

    好的不好的,全部打包尝试过。

    余次想法很多,微尔虽然稳重,但稳重的灵魂里,并没有定力这么一说,只要余次一那么撒娇,微尔:去!就去!怕什么!有我在呢!

    ……

    是以。

    公主和将军出行的那么频繁,随便在某个地方平反两次,随便去个战场,随便又开个舞会,就这么几年的时间。

    两人神仙眷侣之名,天下皆知。

    再后来一次。

    余次听闻帝都又开了一个盗贼大会,诚邀天下盗贼,来帝都共襄盛举。

    她又撺掇微尔去参加。

    微尔有点无奈,“公主,无故去干这个干什么……”

    “不是无故啊。”余次pia了微尔一把,“我有无故会做的事情吗?我做的事情,都是有理由的!”

    “这个盗贼大会,你真的不想去?”

    想去,那肯定是是有一点的。

    毕竟,当初想了这件事情十几年,最后没达成,一点不想,那不是奇了怪了。

    但是——

    “公主,我现在是帝国的将军,你哥哥,你的好朋友陛下亲自封的,如果我去参加盗贼大会暴露了,影响不好。”

    更别提这次的盗贼大会尼玛设置的题目还是去莱恩家族偷希望之灯了。

    去偷大舅子灯塔里的传世之宝?

    微尔感觉自己的没这么皮。

    “明明还是想去,说什么影响不好,没什么不好的。”

    余次勾了勾手指,“过来。”

    微尔无奈,侧耳过去。

    余次很快速的说了几句话,微尔眼神一亮,然后摇头,“这样不好?”

    余次噢了一声,慢慢的拉长嗓子,“其实我一直觉得你神采飞扬的样子好看,你怎么将军当久了,感觉越来越藏在贵族的框子里了,没有以前好看了。”

    微尔脑子里的弦,一下就绷紧了。

    “其实你这样说也没什么。”

    “那去就去,我去跟余西说。”

    余次捂着嘴偷笑了起来,激将法,还是百试不爽。

    后来,盗贼大会起,微尔跟余西提了这件事情。

    大舅子在看下面人送上来的信,那一瞬间,他瞥了微尔一眼,然后呵了一声,笑了起来。

    “为帝国提供人才?”

    “借此为引,招安这群盗贼?”

    “是。”多年过去了,余西慢慢的开始对能容忍自己妹妹鸡飞狗跳的微尔有了好感,微尔也开始不畏这位心上人的哥哥,“在这一行里,能参加这次盛会的,不是等闲之辈。”

    “身上都有点特殊的技巧,到时候招安一批,哪怕只有一批,后续能编的队伍,也有很多很多种。”

    “可以探查,传讯,快捷的速度,便于伪装,心细,都是一般的士兵难有的。”

    微尔分析的头头是道,上面的余西撑着下巴,也开始点头。

    “不错,一二三点都列的很好,但我有一件事情问你。”

    “大哥你说。”

    “你提出的这个,到底是你提出来的,还是——”余西仿佛洞悉一切,“是余次提出来的?”

    两人都没说话。

    没说话,那不就是默认了。

    余西很快开始翻白眼,然后招手,“去,随便你们了,想做什么做什么,不过就是一座塔,一盏灯而已。”

    微尔笑了笑,就转身出去了。

    她走了之后,余西放下信,想:

    兄妹不愧是兄妹,当年,他挖了祖宗十八代的坟,一口气都没喘。

    现在,他妹妹为了好玩,引狼入室,准备把家里十八代攒下来的藏品全都放出来,还要把祖传的希望之灯拿出去当诱饵,也一口气不带出喘的。

    他低头看信。

    后头慢慢就走出了一个人,“真闹腾啊。”

    余西没抬头。

    子夜一个人慢慢的走到了桌子边上,看着门口的方向,“这几年里,余次和微尔,真是越来越闹腾了。”

    余西啪的一下把信搁在了桌上,抬头,“你以为你不闹腾吗?”

    “麻烦精。”

    “闹腾玩意儿。”

    “余西公爵!你最近真是越来越放肆了!”

    子夜板着脸,“连陛下都敢教训了。”

    “是啊,我就是放肆。”余西看着他,“教训你又怎么样,我还想打你呢,你这个败家玩意儿。”

    “憨货。”

    子夜:……

    “不是,你能不能留点面子?”

    “你想要什么面子?”余西反问过去。

    那边的子夜一下就没说话了,哼哼唧唧了一声,“你就是这么凶。”

    余西给了他一个白眼,“这呈上来的都是些什么鬼东西,下次上朝的时候记得发个火,告诉那群人,不要什么东西都给你送上来了。”

    “烦死了。”

    “噢。”子夜一下窜过去,也捡了几封信起来看,“知道了,下次不让他们送垃圾过来了。”

    “诶,还有啊,余西,我们之间的事情,什么时候……明说啊?”

    “你想什么时候说?”

    “我是这么想的。”子夜一看余西不是那么反对了,马上就一脸兴奋的坐了下来,然后清了清嗓子,开始说自己的计划,“你看,马上不是要祭祖了吗?”

    虽然这个王位是篡下来的,但子夜毕竟还是伊丽莎白的种,大家一条血脉下来的,生前是仇人,捅你两刀,但死后,一码归一码,还是要祭拜的。

    “到时候大家都在!”

    “朝臣都在,下面也有人上来进贡——”

    “你别告诉我你要那个时候说明?”

    “是啊!”子夜很认真的点头,“那个时机多好啊!”

    余西:……

    “你就不怕,王室十八代爬起来找你?”祭祖说这种屁话。

    “死都死了,怕什么。”子夜一下拉住了余西的手,“当年陪你一起挖你们莱恩家十八代的时候,我都不怕。”

    “我就想挑这个时候。”

    隆重,盛大,天下人都在。

    就是这种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日子,才能显出他的诚意来。

    余西盯着子夜看了很久,最后把自己看乐了,“行,你说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

    “那就这么说定了!”

    -

    盗贼大会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一群年轻人摩拳擦掌,一步一步行在高塔之中的,都想最先摘得省里的果实。

    但,所有人的速度,都不及微尔快。

    行如风,迅疾如雷,观察缜密。

    她超出这个水平太多了,一下扫过去,尾巴都不带给人留一个的。

    大学生打中学生,最后的胜者几乎铁板钉钉。

    一群人还沉浸在对前辈的崇拜和对败了比赛的懊悔和失落之中,莱恩家族的灯塔就亮了。

    在一群盗贼懵逼的眼神里,余次带着一群群骑士出现了。

    ……

    招安比想象中要容易了点。

    因为盗贼界确实是个崇拜强者的地方,微尔那一手,大家都看到了。

    军队的训练手法可以突破人的速度?

    让人更敏捷!

    去不去?去啊!

    把一群热血青年安排好了之后,微尔和余次又出来散步。

    小花园里,余次称赞微尔,“与这一代,上一代相比,你都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帝国第一神盗的名号,也只有你能戴了!”

    “你最近好像一直在提这个名头。”

    bq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