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_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传说中

作品:《全能透视

    【小说公众号开通拉,微信点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 bixiazhekou】    “她、她是?”诸多绝世、皇甫家祖孙惊诧莫名。3秒钟记住--笔下中文网单字母全拼(www.BXZWW.COM)这女子看起来气息平平,好似普通人一般,但能撕裂空间而出,绝非凡俗之辈。而且她竟然帮泥腿子,两人摆明了认识。“啊!”明月月、薛琪琪欢喜而又矛盾,不过彻底松了口气:现在不是吃醋时候,安全比任何都重要。“撕裂虚空!”李大情圣一怔,神情复杂。撕裂空间而出,即便成就仙佛,也未必有这手段。真武道场有难,她并未出手营救,海岛营救苏齐,她也未曾现身,如今又出现了。这个以往熟悉朋友,越来越陌生、行事难以理解。“没想过逞强!”瞅着眼前佳人,黝黑深邃眸子,依旧看不到未来,苏齐却洒然一笑,直言道:“我知道会有变数,只是没想到来的人是你,你还是以前的飞飞么?”宙眼看破未来,看到此行不会有生命危险,但并不知具体过程。不过自从米国一行,往昔熟悉飞飞变了,宙眼再也看不透了,本能极为陌生。“我来了,你说呢?”白飞飞俏脸微扬,俏脸有些薄怒,星眸闪动道:“你还是我第一次见到的那个苏齐么?”“我!”苏齐洒然一笑:“是不是又有什么关系,只要你还当我是战友,我们关系永远不会变!”人在成长中总会变化。未得宙眼之前,他只不过是普通人,也只不过想毕业后,找份高薪工作,孝顺父母照顾妹妹,找个漂亮女友延续种族,买房买车让日子过好一点。而得到宙眼,一次次出生入死,无论能力、地位、财富不断拔高,登临世间巅峰。如今钱财在他眼中不过数字,美女佳人也不过皮色外相、权贵富豪也不过常人,心态早已发生翻天覆地变化。他已不是当初的他,白飞飞也不是曾今的白飞飞.这世界,只要我们前行,经历总会留下印记,没有什么初心不变,只有红尘看淡。“够了!”一见两人竟然唠上了,仙尊竟然不管,皇甫龙不然大怒,声色俱厉怒斥:“仙尊在此,岂容你们苟合、打情骂俏,污了仙尊的法眼。还不快快跪下向仙尊谢罪,待会让你们死的轻松一些。”“多嘴,你又算什么东西,敢插嘴我们叙旧!”白飞飞凤眉微蹙,反手向后一拂,俏脸云淡风轻,好似再赶走一只蚊子。噗!二十丈外,皇甫龙喷血倒飞,落地连连翻滚,神情大骇叫道:“仙尊救命,这妖女敢当你面行凶!”嘶!诸多绝世倒吸冷曦,相隔二十丈出掌,一掌重创顶尖大宗师,这种修为他们做不到。明月月、薛琪琪心惊不已,不过如今白飞飞越强大,苏齐便能越安全。李大情圣神情复杂:以前的闺蜜,即便面对中阀武正阳,也束手束脚。如今这闺蜜,面对可是大阀皇甫龙,却如神龙俯瞰蝼蚁,丝毫不放在心上。这还是曾今认识的飞飞么,也或许自己从未真正认识过她。“这便是【更新快】太上轮回诀么!”苏齐黝黑深邃眸子闪动。以前他曾诧异,白二爷雄霸华夏黑圈子,曾灭掉四大阀之一梦家,修为必定惊天动地。为何未曾传于飞飞,如今算是彻底明白了。并非未传,而是那套‘太上轮回诀’太过神奇,即便他拥有宙眼,也未曾发觉。如今这套神功大成,飞飞彻底超凡入圣,即便他也看不出深浅。“大胆!”蹙眉离阳仙尊面色微变,一连三次出手,都未拿下一个小辈,如今又有人在他面前出手,让他颜面大损,当即目光阴翳:“小女娃,你修为很是不错,也超凡入圣了,本尊怜你修行不易,赐你一张符诏,入仙门求大道去。莫在执迷不悟,为这小子枉送性命。今日本尊必杀他不可。”这女娃骨龄二十五,已经超凡入圣入仙门,似乎结的还是虚空大丹,实在匪夷所思。他实在想不出,这天下如何结出虚空大丹,自由撕裂空间。不妨探探情况再说。“多谢仙尊垂青!”白飞飞俏脸维扬,抱拳仰首微笑,神情不卑不吭道:“不过他是我的战友,小女子今天竟然来了,就一定要他平安无事。还请仙尊成全,莫要对我们这些小辈出手,以免失了你的身份。”“伶牙俐齿!”离阳仙尊冷冷一笑,神情冷厉道:“本尊既已开口,那便不会改变。你若再不离开,休怪本尊手下无情。事后,即便你师门长辈现身,也悔之晚矣!”想来想去,这小女娃只能是仙门出来,也不知怎么看上这穷小子,肯为他出生入死。甚至这穷小子恐怖根基,也是这小女娃利用仙门之物造就。否则这将死的天地,如何孕育出如此妖孽。“师门!”白飞飞莞尔一笑摇头:“仙尊不用揣测试探了,我一身所学皆出自于父亲,并无什么师门培养,而且也是在这方天地。”“这方天地!”诸多绝世、皇甫家祖孙三人听得似懂非懂。难不成除了天地之外,还有另外天地不成,但到了他们这等地位,怎么一点都未听说。“你父亲!”心头警兆忽生,离阳仙尊强大神识破空,横扫周围一切区域,却不见任何踪迹,神情凝重道:“敢问令尊是!”仙人心血来潮,乃本能第六感生出,绝非无的放矢。这小女娃一提她父亲,立刻生出一种极为危险感觉,这是冥冥中的气运示警。这女娃有大来头。“再座的各位大多见过我父亲!”环顾四周众人,白飞飞仰首望天,一字一顿道:“十多年前,他曾在这座京都羽纱而归,此后困顿金陵数十载,有人敬他如神,有人视他为魔,他叫白——正——天。”“白正天!”这三个字好似晴天霹雳,炸响在别梦山庄。苏齐一行人十分了解白飞飞身世,对于这三个字,倒没什么有什么特殊感觉。而其他人却不一样了。“圣主!”绝世高手中一些老人相视一眼,眸子深处尽是惊惧敬畏,神情也变得十分复杂。“白正天!”稍微年轻一些绝世,如大雄罗汉、七大兵王青中年,个个眸子精光爆射,战意盎然。“白大魔头!”皇甫建国、皇甫龙直接双膝一软,父子二人跌在一起,相互扶持起身,眸子恐惧仍难控制。二十年前,白正天横空出世。他出现是一个谜,陨落也是一个谜。出道不过三年,便登临世间巅峰,能与诸多大势力比肩,成为巨无霸一样存在。如彗星升空,普照亚洲大地。压的一个时代天骄,尽皆俯首沉默,无人能仰望苍穹。这其中,有传承千年流沙盟邪王,有京都大阀梦家、有东南亚皇室……数不清天骄俊杰。即便仙门设局伏击,仍全身而退京都,安居金陵数十年,仍无人敢对其下手。他是一个传奇,朋友敌人心中的神话。“白——正——天!”离阳仙尊也神情一怔,仰首闭目片刻,这才叹道:“怪不得你有如此之才,原来是白兄之女。白兄天纵英才、万载不出,可惜太过娇狂、肆无忌惮,以至于天怒人怨,遭遇仙罚而陨落。本尊钦佩白兄才情,但却不赞同他行事手段。飞飞侄女,念在你是故人之女,本尊再给你一次机会,速速退去离开。否则,休怪本尊不念旧情,断了白兄在世间唯一一点香火。”“飞飞!”感受那凛然杀机,苏齐剑眉紧蹙,板着脸道:“你快离开这里,我自有办法应付!”宙眼只看到此行可以平安归去,但并不知具体如何。而自从飞飞出现,连离阳仙尊未来,也变得模糊不清,一时难以看透。这让他有些忐忑,不敢让飞飞留下冒险。“以前你照顾我那么多次,现在轮到我照顾你一次了!”白飞飞扬起尖尖下巴,转头看向离阳仙尊,星眸眨动有些俏皮道:“仙尊你确定真要对我出手么!”“仙无戏言!”背后大日升起,炙热温度再升,离阳仙尊俊脸冷厉,杀机也透体而出:“这是本尊最后一次提醒你,再不走你便没机会了。”砰砰砰……凌厉杀机透体,周围岩浆翻滚,焦黑碎石炸裂,四周好似要化身火焰世界。“八字秘合一!”苏齐精气神诡异,全身气势猛涨,猛然挡在白飞飞面前。白飞飞星眸闪动,有些欢喜感动。远处薛琪琪美眸黯然,瞬间又释然一笑:他便是在合格性子,无论是自己,还是白飞飞,还是月月那丫头,抑或任何一个朋友,只要有危险,他都不会放弃。自己何必吃这醋,何必让他难做。“小贱人!”皇甫龙嘿嘿冷笑:“不要以为你是白正天之女,便可在此放肆,这不是二十年前,白正天已经死了!这是仙尊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再不珍惜悔之晚矣。”“爹爹,有人说你死了!”白飞飞踏步而出,双手放在嘴边,朝高空喊道:“还有人要杀我,你再不现身出来,女儿便要死在这里了。”  ://../b//.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