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19章:继承者篇,一生一世(1)

作品:《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

    【小说公众号开通拉,微信点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 bixiazhekou】    自从把盛天交给秦胤戬打理之后,秦越很少再管事,平时的爱好是陪着简然世界各地转转,好好地过他们夫妻的二人世界。3秒钟记住--笔下中文网单字母全拼(www.BXZWW.COM

    虽然秦越平时不管事,但是他的威严仍在,晚辈们对他恭敬如初,他说一句话,往往能顶别人说很多句话。

    只要简然配合他了,其它的事情他做起来是得心应手。

    他看看孩子们,语气仍然淡淡的:“你们找人的时候记住一点,只要能够把战离末找回来,算拿整个盛天去换也再所不惜。”

    拿整个盛天去换,如此重大的决定,但是从秦越的嘴里说出来仍然轻轻淡淡,仿佛时晚餐过后他和孩子们聊聊今天的天气如何。

    这样重大的决定,不仅仅是秦越说得云淡风轻,在场所有晚辈们听了也没有任何过激与不满的表现,因为在他们的心战离末非常重要。

    一个盛天没有了,他们可以创造出一个盛天更大的商业集团,但是战离末只有一个,是全世界独一无二谁也不能取代的战离末。

    秦战两家是一家,缺少谁都不是一个完整的家庭。

    ……

    n个月后。

    江北,碧海山庄。

    已经是冬天了,但是江北因为地理位置好,仍然风和日丽。

    阳光下,成片的花海竞相开放,一眼望过去美得像一幅画似的,但是吸引住在场所有宾客目光的并不是这美得像画一样的花海,而是三位花娇的新娘子——季柔、陆希以及庄莫莫。

    季柔和秦胤泽结婚多年,如今也生下了小甜心,照理说好好过日子行,但是秦大少心疼老婆,一直想着合适的时候要补办一场婚礼。

    陆希和秦胤戬之间之前发生过太多事情,两个原本相爱的人因为某些误会足足分开了几年时间,是爱让他们彼此再次走到一起。

    小陆陆在他们结婚之前有了,后来又补领了结婚证,差一个婚礼,秦二少也早早计划着要给妻子一个婚礼。

    有人说婚礼只是一个形式,举行与否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只要两个人真心相爱可以了。

    但在秦胤戬看来,既然婚礼只是一个简单的形式,那么他为会不能用一个简单的形式让全世界所有人都知道陆希是他的妻子呢?

    至于最后一位准新娘庄莫莫……

    嗯,这位小新娘此时还哭得稀里哗啦鼻涕流个不停呢。

    看得庄妈妈和庄引娣又好气又好笑:“莫莫啊,你这是出嫁,并且嫁在江北,以后想家的时候随时都能回家来看看的,又不是把你卖到非洲去,怎么能哭成一个鼻涕虫呢?”

    他们家这个女儿从小性子要强,以前练武的时候没少受伤,被打得鼻青脸肿也是常事,也没有见她流泪,今天明明是大喜的日子,她却哭成了一个泪人儿。

    “我知道啊……”庄莫莫都知道啊,但是想着以后自己是嫁出去的女儿了,回家成了回娘家,心里发酸,心发酸,眼泪不停使唤。

    “你知道那还哭?”庄引娣揉揉庄莫莫的头,又心疼又好笑,“小丫头,你要是再哭下去,你老公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

    “怎么哭了?”一道成熟好听的男性声音突然从房门口传来,庄莫莫一回头看到战离末出现在门口,“这么不想嫁给本少爷?”

    庄引娣暗暗道:“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才不是呢。”庄莫莫抬手抹了抹泪,咬了咬牙,“算你不娶我,我也是要嫁给你的,谁要是敢阻止我们在一起,我灭了谁。”

    “这对了。”战离末几步走到庄莫莫的身旁,温柔地抱住她,低头在她的颈项之间蹭了又蹭,“我的老婆该这么霸道又强势。”

    “妈妈和二姐都在呢。”庄莫莫推了推他,但是力气小得如同蚂蚁一般,哪里是推他,分明是在他的身蹭。

    其实她根本不想推开他,她想抱住他,再也不要撒手。

    “你都是我老婆了,我抱抱你又怎么了?”战离末说得理所当然,说这话时眼神里溢满了笑容,像一个热恋的小毛孩子。

    “婚礼还有一会儿才开始,你们小两口想聊些什么先聊聊。”庄妈妈和庄引娣都是聪明人,尤其疼爱庄莫莫,赶紧把时间留给他们小两口,走的时候还体贴地关了房门。

    庄妈妈和庄引娣一走,庄莫莫立即化被动为主动,两手紧紧地抱住战离末的腰,一遍又一遍叫他的名字:“战离末!战离末!”

    “嗯,我在!”庄莫莫每叫一声,战离末一定会回一声。他知道她还在害怕,便用最简单的回应来安抚她的情绪。“战离末,你告诉我,我不是在做梦,你是真的回来了,平平安安地回来了。”庄莫莫紧紧抱住战离末,两个人的身体紧紧相贴在一起,只要这样她才能感觉到他的体温感觉到他的心跳,她的心才会踏实一

    点。

    这几个月来,她无数次梦到战离末回来了,做了多少次他平安回来的梦,从梦醒来之后她绝望过多少次。

    每经历一次绝望,她像从鬼门关走了一圈一般……

    幸好,他回来了,平平安安回来了。

    他说过要娶她为妻,所以他回来实现他的诺言了。

    “庄莫莫,你不是在做梦,我已经平安回来实现对你许下的诺言了。”战离末没有多作解释,只是加大了抱着她的力道。

    他知道庄莫莫需要什么,他一个温暖的怀抱能抵挡她内心许许多多惶恐不安。

    “战离末,我们真的要举行婚礼了么?”庄莫莫仰起头,目光炯炯地望着战离末,“不是我的梦,是真的,对么?”

    战离末低头,霸道地吻住她,久久过后,他方才将她放开:“庄莫莫,这个吻有没有让你觉得真实一些了呢?”

    “嗯。”庄莫莫点了点头。

    他的吻,和她熟悉一样,霸道带着温柔,温柔又有点甜,是他,是她的战离末,他真的回来了。不是她在做梦。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