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来书小说网 - 无弹窗广告的文学阅读网站

卷一 第五百二十八章 谁在劈腿?

作品:过妻不候:傅少轻点撩  |  分类:都市小说  |  作者:饭饭

    【小说公众号开通拉,微信点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 bixiazhekou】

    肖潇也差不多在同一时间看到了电视上的报道,然后电话就要打给顾汐,但又担心影响到她什么,决定还是开车亲自过去一趟。3秒钟记住--笔下中文网单字母全拼(WWW.bxzww.com)

    她来到顾宅的时候,顾汐还在卧房里‘休息’,楼下只有顾欣悦,正在煲汤和整理小唯的玩具,这段时间孩子都要在医院,让她多带些平日里喜欢的玩具过去,为了哄孩子和打发时间。

    肖潇一进门,就着急的说,“姑姑,你看新闻了吗?傅柏琛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给他打电话也没有打通……”

    话没等说完,顾欣悦就快步冲过来,用手捂住了她的嘴巴,“我的小祖宗,你小点声!”

    顾欣悦拉着她去了外面,后院僻静的凉亭里,两人坐下后才说,“顾汐已经连续一周多都没怎么睡过觉了,她在这么熬下去,怕是小唯病好了,她就要病倒了!”

    肖潇也知道,顾汐这段时间的身体极差,除了担心孩子之外,她本身也是个孕妇,怎可能承受住这么大的打击。

    “姑姑,傅柏琛和蒋冉结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顾汐知道了吗?”肖潇问。

    顾欣悦摇摇头,但是隐隐的,她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只是没有确凿的证据,还不可以妄加定论。

    她只说,“汐汐还不知道呢,他们之间的事情,我也不清楚啊!”

    “顾汐都怀了他孩子,傅柏琛竟然能娶别的女人,还正好就是那个蒋冉,他到底是怎么想的!”肖潇替顾汐打抱不平,而且越说越来气,“这让汐汐知道了可怎么办?傅柏琛竟然这么渣!”

    顾欣悦叹了口气,“最近的事情,都太不正常了,肖潇啊,你也怀着孕呢,以后注意着点身体!”

    她点了点头,单手抚着自己高耸的小腹,又说,“我没事的,最关键的是顾汐,真不知道她知道了这个消息,会是什么心情……”

    人人都知道,顾汐爱傅柏琛,爱了很多很多年,不管是离婚前,还是离婚后。

    两人又重归于好也是众人皆知的,顾汐再度怀孕的消息,也传的沸沸扬扬。

    突然之间,傅柏琛宣布马上就要娶蒋冉了,那么,剩下的顾汐怎么办?

    顾汐再下楼的时候,是第二天的下午了。

    她整整睡了一天一夜,苏醒的时候,也是因为肚子饿的不行了,咕噜噜的一直叫唤,这才不得已下楼吃东西。

    吃完了饭,又换了衣服准备去医院。

    顾欣悦看着她,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注视着顾汐开车离去,她也只能哀声的叹了口气。

    她像没事人一样,正常的去医院,看望小唯和悠悠,就连看到肖潇的时候,也微微的浅然一笑,“这两天多亏了你照顾小唯,我睡够了,你回去休息吧!”

    肖潇看着她,“额,汐汐啊,那个你没事吧?”

    “什么?”她反问。

    肖潇摇摇头,“没,没什么,就是问你休息好了吗?”

    “我很好了啊!睡够了,也吃饱了,反倒是你,肚子都这么大了,别总在医院窝着了,你回家吧!悠悠交给我好了!”顾汐说。

    看着她将带来的好吃的给两个孩子,陪着孩子们欢笑的样子,仿佛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肖潇还能说什么?

    本来感情的事情,就是她和傅柏琛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他们这些作为旁人的,多说一句都是多余啊!

    在肖潇离开以后,病房里又来了客人。

    是季洺止。

    他的出现,着实让顾汐有些吃惊。

    高大帅气的男人站在里面,看着病床上的小唯和悠悠,走过来逗了孩子一会儿,然后将买来的玩具给孩子们玩,自己才抽身过来,对顾汐说,“之前我就想过来的,但是考虑到孩子们的状况不太好,就没过来。”

    他担心看到顾汐崩溃的样子,怕自己会受不了,而疯了似的想要将她从那个人身边夺回来!

    所以,季洺止一直克制着自己心底的悸动,他需要冷静,更需要理智!

    但此番前来,也主要是看到了傅柏琛和蒋冉即将结婚的消息。

    顾汐看着他,淡然一笑,“孩子们的状况好了很多,最起码比之前好了一些。”

    “嗯,那你呢?”他问,深沉的眸中,满含着她说难以揣测的情绪。

    她佯装不懂,“我怎么了?”

    “你和……”

    季洺止的话没等说完,就被外面走廊上的一阵嘈杂所打扰,顾汐也怔了下,两人寻声走了出来。

    闯进医院的是本市知名的杂志报社媒体记者们,一窝蜂的齐聚在走廊之内,几乎围堵了个水泄不通,争相想要采访顾汐。

    因为记者们人太多了,导致影响了医院安静的氛围,保安急忙出来制止,可是人数众多,也难以极快轰赶。

    顾汐刚从病房里出来,就被那些记者们团团围住,一时间无数的话筒争先恐后的往她面前递送,各种问题,五花八门的朝着她砸来。

    “都知道顾总和傅董早已重归于好,而且传言顾总也又怀了身孕,现傅董公开不日即将和蒋冉小姐结婚的消息,请问顾总是何感受?”

    “两次被抛弃,请问顾总,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您和傅董已经分手了吗?什么时候分手的?是蒋冉小姐第三者插足,还是傅董劈腿了呢?”

    “顾总,请您说说吧!”

    记者们还真是会抛出问题,每个字都像淬了毒的刀子,狠捅着顾汐的心脏。

    两次被抛弃?!

    是啊,之前一次离婚,她好端端的被诬陷入狱,现在又突然要娶别的女人,甚至连一句分手都未曾和她有过交代。

    季洺止就站在她身侧,尽量的保护着她不受人群的拥挤和伤害。

    记者们更加眼尖,直接又将矛盾转移向了季洺止。

    “顾总和季总多年前就曾交往过,现在是否早已旧情复燃?傅董领娶她人的原因,是否也是因为季总呢?”

    “到底是傅董劈腿在先,还是顾总早已心有所属?”

    “请问几个人之间的关系,到底是怎样的?”

    一个个的记者,唇枪舌战的,哪个不是伶牙俐齿,道出的话,都是尽可能的想要将采访者逼向绝境,方能挤出爆料和猛料,才可以在业内立足。

    顾汐看着面前无数的记者们,再听着他们说的那些话,一时间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耳边无数声音回荡,她却像失去了语言能力,薄唇动了动,但一句话都未能道出。

    从知道了傅柏琛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开要娶蒋冉的那一刻起,她就在自欺欺人,不断的安抚自己,他一定是有原因的,一定是假的,绝对不是认真的。

    她故意不对任何人提起,只在等待,等着他亲自过来给她一个解释。

    但是结果呢?

    她等来等去,等到的不是傅柏琛的解释,而是这些记者们的八卦和追问。

    此时此刻,顾汐恍若成了本市最大的一个笑话,被一个男人先后抛弃,还傻傻的怀孕为他一个接着一个的生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