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来书小说网 - 无弹窗广告的文学阅读网站

卷一 第五百零五章 你的拒绝我接受了!

作品:过妻不候:傅少轻点撩  |  分类:都市小说  |  作者:饭饭

    【小说公众号开通拉,微信点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 bixiazhekou】

    一路无话,车子静静的行驶在公路上,越过了跨海大桥,就到了海边,但车子还是没有停下。3秒钟记住--笔下中文网单字母全拼(WWW.bxzww.com)

    担心顾汐胡思乱想,季洺止侧颜过来,只说,“带你去个地方,距离这里很近,就快到了!”

    顾汐转过头,略微的蹙了下眉。

    男人却为二位一下奥,直接转弯,往另一个方向开了过去。

    她有些奇怪,但也不知道季洺止到底要带自己去哪里,只是,感觉突然相遇,而且他还救了她,如果突然质疑,或者不配合的话,也太不给面子了。

    抛出当年两人交往过的事情外,更多的时候,也只是普通朋友,不至于连这个情面都不给,她也不能太矫情,不是吗?

    所以,任由男人开着车,穿过了一栋栋的海景别墅,越过了a市的富人区,再向前开去,就是一片新开发的地质公园了,听说是刚刚开放,但里面的景色,却着实震惊了顾汐的思维。

    参天的榕树,万千丝绦垂下,在这个明媚的时间段里,越发的应景漂亮的难以形容。

    车仍旧继续向前开着,拐了个弯,顾汐就看见,一片欣然的绿色,还有大片大片的玫瑰园,无数的小鸟,在其中飞舞着,广场中间,还有不少鸽子,丝毫不畏惧人类,随意的在地上散步的游走,时而觅食,时而飞舞,让人觉得,仿佛走进了一片原始的大自然。

    顾汐眸光一亮,男人却转过头,看着她笑了,车也随之停了下来。

    他转了个弯,过来打开了她的车门,拉着她下来。

    顾汐只觉得眼前的一切太惊喜了,竟然会有这么多的候鸟成群结队的飞舞,还有很多只能在非洲才能见到的面包树,巨大的耸立着,茁壮在成长。

    小鸟飞来飞去,很多她都叫不出名字的,不似吵闹的都市,却有种难得的惬意,让人窒息的美感。,

    “怎么有这么多的小鸟儿?”她微笑的看着前方,眸光中也瞬间晶亮了起来。

    所有的人,见到了美好的事物,应该都是欣喜的吧!

    季洺止陪着她,向前走去,“怎么样?这里漂亮吧?”

    她不禁点了点头,眸光透漏出难以掩饰的欣喜,“嗯,很漂亮!也出乎人的想象。”

    “这里是新开发的,每天只接待一百位游客,想要参观这里,必须要提前预定。”他说。

    顾汐却诧然,“那我们也没有提前预定啊!”

    这句话问完,在看到男人眸中闪过的浅笑,她当即明白了,“这里是你投资开发的?”

    换言之,季洺止就是这里的投资人老板。

    当然随时随地都可以过来了。

    “真的是啊!这个投资太好了!日后肯定稳赚不赔!”她说。

    季洺止却说,“你喜欢吗?”

    她不禁低了低头,任何都喜欢美好的事物,包括风景。

    “那送给你怎么样?”他忽然提议。

    顾汐当即一怔,“什么?”

    虽然知道他是开玩笑的,但她还是拒绝了,“不要,别闹了,一个顾氏就够我忙的了!”

    “这里的项目,是我击败季晨的王牌。”他说,同时也挑眉看向了她,“如果你喜欢,我随时可以送给你。”

    明明是玩笑的语气,但她却从男人眼眸中看出了真诚的意味。

    顾汐急忙说,“我不会要的,也没接受的理由。”

    “这么说,你从来都没有考虑过接受我了?”他问。

    “谈不上接受,洺止,你是个优秀的男人,你身上的光芒,丝毫不低于傅柏琛。”

    季洺止却苦笑,“别扯了,既然这么好,为什么你还不肯甩了他,接受我呢?”

    顾汐却说,“如果我是那种随便可以甩掉现任,投身你怀中的女人,还值得你所爱吗?”

    季洺止被她问的哑口无言了。

    她深吸了口气,又说,“再说,我和他已经有孩子了,现在又有了宝宝……”

    “这也不是你拴在他身上一辈子的理由吧!”他说。

    顾汐笑了笑,没急着说什么,反而看到了路边放着的长椅,走过去,坐了下来。

    季洺止也走过去,坐在她身侧,“我知道你刚刚在担心什么,是躁郁症的遗传,对吧?”

    顾汐就是从母亲身上遗传到了这个该死的躁郁症,如果再遗传给孩子,那是她最不愿意接受的!

    但季洺止却说,“不说躁郁症,光说你这个人,你很好,谁能得到你,都是这辈子最大的幸福,你没听说过吗?每个患有躁郁症的人,都是个天才。”

    就算知道是哄劝人的话语,但顾汐听到了,还是忍不住皱了下眉头。

    “这都是什么说法?”如果这是衡量天才的标准,顾汐宁愿做个庸才,平凡,简单的过完一生。

    但老天爷怎么会随人心愿?!

    不然就不会是人生了。

    人生要面对的,就是接受,和学习接受。

    季洺止坐在身侧,看着她,她澄澈的安某,好似春天刚刚出生的太阳,那么的美好,那么的清澈。

    真的好久没有见到她这么发自内心的笑过了。

    “顾汐,你没必要因为任何原因而担心或者困扰什么,怀孕了,就生下来,顺其自然就好了啊!担心那么多干什么?你是你,不一样的存在,每个人都是如此,不是吗?”他说。

    她听着,虽然还有些反驳,但不得不说,他说的很对。

    每个人都是不同的存在,没必要因为很多自身问题而困惑,不管是父母,还是子女,都人无完人。

    就算遗传了躁郁症又能怎样?

    就算没有遗传任何疾病,成为正常健康的人又能怎样?

    没人能武断的评价他人的好与坏。

    “况且——”

    他停顿了片刻,转眸看着她,深沉的眸色,更显凝重,“我爱你啊!有我做你的后盾,你还怕什么?如果以后那个人不要你了,或者爱上了别人,那你就来找我,我娶你!如果你的孩子,长大了,遗传了躁郁症自暴自弃,那个人不管,我来管,负责你和孩子,我还有这个能力!”

    “啊……”

    他原来想说的是这个意思!

    顾汐有些被绕进去了的感觉,愣了片刻,才略微反应过来,“谢谢你的这番心意,不过洺止,我希望你能找寻到属于你的幸福,但很显然,这份幸福,并不是我能给予的。”

    她已经选择了傅柏琛,不能给的,绝对不能胡乱应答。

    就算是一句玩笑,都不可以。

    他不禁蹙眉了,“还拒绝的好直接,连骗我一句都不可以了,是吗?”

    “额,抱歉,不可以!”她再度说。

    季洺止俊脸发黑,“你还真是个狠心的女人啊!但没办法,谁让我就喜欢这样的你呢?好吧!你的拒绝,我接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