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来书小说网 - 无弹窗广告的文学阅读网站

卷一 第三百七十章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作品:过妻不候:傅少轻点撩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饭饭

    【小说公众号开通拉,微信点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 bixiazhekou】

    顾汐逐一将药盒一一拆开,撕扯开包装,然后将药物再次倒入马桶之中,所有的过程,几乎一气呵成。3秒钟记住--笔下中文网单字母全拼(WWW.bxzww.com)

    一直到手中的药物全部都倒了,她才略微松了口气,叹息的说,“赌气?我能和谁赌气!”

    “那你把药都倒了干什么?”顾欣悦反问。

    顾汐从盥洗室走了出来,径直去沙发上坐下,叹了口气,“如果非要说赌气,估计就是我母亲吧!”

    遗传什么不好,偏偏是这个躁郁症!

    她自己都觉得很崩溃,尤其是每每濒临复发的时候,她自己都觉得自己不正常,怎么会精力那么旺盛,怎么会丝毫几天几夜不不眠不休,还不知任何疲惫呢?

    还有过度旺盛过后的乏累,让人心如死灰,没有任何生机,一切都是渺茫的。

    甚至,偶尔也会有自杀的念头出现。

    仔细想来,这种类似的念头,应该很多人都曾有过吧!但为什么那么多人都是正常的,唯独她,偏偏得了这个所谓的躁郁症呢?

    顾欣悦看着她,不断皱眉,走到垃圾桶旁,将香烟在其中按灭,然后坐下来,语重心长的拉着她的手,“顾汐啊,你就是你,不要追求别人的认同,你不能永远活在别人的视野之中。”

    顿了一下,她又说,“但是,你要明白,自己到底需要的是什么,你想要的又是什么!”

    “我想要的是什么?”顾汐诧然的重复出声。

    这个问题看似很简单,虚无缥缈,很多人都能回答的出来,需要工作,需要名誉,需要金钱……

    太多了,每个人都能马上道出口。

    但仔细回味的时候呢?

    又有多少人都在迷茫。

    顾汐也愣住了,是啊,如果是一年多以前,她需要的应该就是一个安稳的身后,相夫教子,有老公,有个健康的宝宝,开心快乐的过日子。

    但当美梦被彻底打碎了呢?一切都将不复从前。

    彻底烟消云散了。

    她仿佛站在十字路口中间,整个人的世界都是灰暗的,不能原路返回,但到底该走那条路,很累,也很慢。

    顾欣悦说,“你要找一个能接受你现有一切的人在一起,你并没没有做错什么,也没有什么不好的,你是顾汐,就要做你自己!”

    言犹在耳,顾汐冷然的耸肩一笑,“做我自己?”

    “对,就做你自己!”顾欣悦微笑的看着她,顾汐那么聪明,又怎么会不懂这话里的含义呢?

    顾欣悦起身拍了拍她的手,“好了,你休息一下吧!我还有点事,先出去一趟。”

    顾汐没吭声,却蜷着身子靠在沙发,感觉脑子里很乱,或许真的如顾欣悦所说的那样,好好休息一下,就会好了!

    转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的。

    准确的来讲,绝对是个好天气。

    但是,顾汐却还有很多工作要忙,虽然和傅曲洋的婚姻关系解除了,但是rs那边很多工作,还需要她亲自去落实一下的。

    还有两人在一起时的一些相关东西,比如联名账户之类的,她想要取消,或者关闭。

    但傅曲洋所涉及的案子,倒不用她来处理的。

    都有rs那边的人专门负责,虽然傅曲洋人在看守所里,但权力仍旧只手遮天,不仅公司方面打理的井井有条,甚至连丝毫的影响都没有受到。

    关于这点,傅柏琛显然也预料到了,树大根深的道理,很鲜明。

    如果傅曲洋真的这么容易绊倒了,那他就不是傅曲洋了!

    并不是进了看守所,他就彻底无所作为了,如果真想动他,还需要做的很多,很多。

    顾汐奔波了一上午,先去银行那边,解除了所有自己名下和傅曲洋有关的账户银行卡,然后,又去了rs集团那边,和傅曲洋几个副总详细商量了下,有关自己名下的股份问题。

    她想要退还给傅曲洋,但却得知他早已立下了遗嘱。

    当顾汐打开那份文件时,当时就愣住了!

    怎么会是这样?

    但事实如此,上面白纸黑字,写的非常清楚,还有当初傅曲洋的签字。

    根据遗嘱的日期来推算,那时候,顾汐和傅曲洋刚刚认识不到一个月,也就是毫无瓜葛,也没有任何的过多亲密举动。

    只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两个人,可以说两条平行线,到底日后会有怎样的发展,她不知道,傅曲洋也不会知道。

    但他那个时候,就敢订下这么一份遗嘱?!

    顾汐震惊了,就连在座的几个副总也纷纷表示诧异,虽然有些微言,但忌惮傅曲洋的实力,也纷纷没再说什么。

    他们可以不说什么,但顾汐不可以。

    她快速的结束了这边的谈话,然后开车直接去郊区的看守所。

    傅曲洋因为涉及到了刑事案件,但却因为他个人国籍问题,在本土国内无法对他进行宣判,只能等到法国当地的批文下来,然后再将他遣送回法国那边,进行正规渠道的审讯。

    但这一切,都需要建立在有足够的证据前提下。

    当初的连环命案凶手李瑞身亡,傅曲洋并未有任何嫌疑和涉猎,他所犯下的一起起命案,都在法国多个城市,并没有直接,确凿的证据表明,形式上,对傅曲洋十分有利的。

    顾汐抵达这里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这个时间点的天气,最好了。

    阳光明媚,暖暖的,都有些烘烤着人的脸颊,让人睁不开眼睛。

    单人的会客室里,顾汐见到了阔别已久的傅曲洋。

    他气质如初,帅气的俊脸仍旧如前,白皙的脸颊上,没有丝毫因为这里环境而改变,如碎星一般的眼眸,看着她时,仍旧露出谜一样的笑容。

    很难想象,面前微笑起来如沐浴春风般的男人,竟然会是法国当地连环杀人犯。

    还真是臭名昭著,让人细思极恐。

    顾汐与他隔着一层玻璃遥遥相望。

    男人率先勾起了唇角,打破了这如斯的寂寞,“上次你被人绑架,受伤了吧?伤了哪里?让我看看……”

    说话是,傅曲洋敏锐的目光,就注意到顾汐手臂上还没有拆开的绷带,眸色瞬时紧了几分。

    顾汐却直接收起了自己受伤的左手,尽量平缓的视线迎着男人,皱眉,却没再急着说话。

    他在等待,等待着她的开口。

    顾汐深吸了口气,知道这样的对峙结果,无疑是对自己没有意义的。

    她清了下嗓子,开口说,“为什么要把rs集团留给我?为什么要在一年多以前,我们刚认识不到一个月的时候,就立下了那样的遗嘱,傅曲洋,你到底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