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来书小说网 - 无弹窗广告的文学阅读网站

卷一 第三百五十四章 痛到了麻木,就好了!

作品:过妻不候:傅少轻点撩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饭饭

    【小说公众号开通拉,微信点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 bixiazhekou】

    尉迟律赶到医院的时候,傅柏琛在病房里还在休息,他先去看了下顾汐,然后才来了楼下的治疗室。3秒钟记住--笔下中文网单字母全拼(www.BXZWW.COM

    推开门,看到傅柏琛静默的靠在床上,十分难得的没有工作,反而拿着手机插着耳机,在听歌。

    要知道,这种闲情雅趣的事情,傅柏琛多少年都不会做了。

    平日里大忙人的他,也几乎不会有时间坐下来,安静的听歌的。

    看到尉迟律进来,副不从也就关了手机中的歌曲,抬眸看向了他,“你怎么来了?”

    “当然是过来看看你了,听说这次的毒品,是什么卡西酮,现在感觉怎么样?会不会身体不舒服之类的……”尉迟律走过去询问。

    “没什么事的。”傅柏琛则是一脸的淡然,仿佛真的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但糟糕的脸色,又太过明显。

    尉迟律看着他,“你确定不输点药?”

    他过来的时候,就听医生详细解说了傅柏琛的身体情况,毒品的危害极大,若是以后涉及戒毒,必须要配合药物进行治疗,但是他本人还有些排斥。

    在医生强行游说之下,才好不容易注入了一点。

    但和本身涉入的毒品计量相比,那一点微乎其微的药物,又能有什么作用?

    傅柏琛却靠在那里,淡淡的开口说,“药物也没什么作用的,不过就是止痛类的药物罢了,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些止痛药,对我来说早就没有什么用了!”

    做兄弟这么多年,尉迟律还不清楚吗?当年他和顾汐离婚后,发生过一起车祸,当时他左臂受伤,还强撑着没有接受治疗,肌腱严重受损,需要长期服用止痛药维持。

    就这样,时间长了,他整个人对止痛药都有了药物依赖性,后来好不容易截断了,但普通的止痛药物,却也对他不在起任何作用了。

    尉迟律说,“你也应该清楚,像这种涉入毒品,一旦发作起来,很难挺的,非常难耐,干挺着,真的可以吗?”

    “没事!”

    傅柏琛只是云淡风轻,仿佛饱受煎熬的并非自己一般,他甚至还淡然一笑,补充了一句,“疼痛又不会死人的!没关系……”

    尉迟律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很清楚,如果不是难熬到了一定程度,傅柏琛才不会来医院治疗的。

    注视着他额头上的汗珠,就知道,这种疼痛和煎熬,绝对超过了常人可以忍受的范围之内,赶过来的时候,警方的缉毒那边警察还说,卡西酮是比较猛力的毒品,一般人摄入这么大的剂量,想要戒毒,都绝对易事。

    本来吸毒,就是只有零次和无数次的区别。

    毒品绝非儿戏,就算本人的意志力再强,也难以抵得过毒品的消耗和折磨。

    而傅柏琛呢,他就这样强撑着,只是静默的闭上眼睛,似乎,真的好像感知不到任何疼痛一般。

    他靠在那里,薄唇苍白而有些发干,甚至龟裂的出现了裂痕,傅柏琛却浑然不觉一般,注视着外面惨淡的阳光,眯起了眼睛,“你说,阿律,疼痛到一定程度了,疼的麻木了,就感知不到任何疼痛了吧?”

    尉迟律想了想,“可能吧!”

    “所以啊,我觉得疼痛这个东西,没必要用药物克制,就让它顺其自然好了!”他又说。

    尉迟律却皱起了眉,“那是因为你是大老板,暂时无所事事,所以你可以消耗时间,坐在这里休息,忍受着你身上的那种疼痛,和毒瘾发作的各种感觉。”

    傅柏琛转眸看向他,听到他又说,“换成是普通人就不同了,都要为了生活拼命挣钱,工作,哪有时间忍受所谓的疼痛呢?”

    普通人就算是感冒发烧,都要马上吃药治疗,就担心影响了工作,耽误了挣钱。

    每个人生活都很累,疲惫,辛苦,煎熬,苦痛,更是一种维持几十年无穷无尽的折磨。

    但能怎办?

    生活还在继续,就要努力前行对不对?

    尉迟律只是站在一个普通人的角度说了这些,他叹息的看着傅柏琛,“适可而止吧!我知道你心里想着什么,只给你一句话,喜欢那就干吧!”

    傅柏琛愣了下,“嗯?”

    他却手指着楼上的方向,言外之意,就是顾汐了。

    “你一心一意都在念着那个女人,为了她,可以付出一切,甚至时将毒品的注射器注入自己的体内,傅柏琛啊,你还真是够男人的!”

    尉迟律不禁谓然叹息,看着对方了脸上的暗色,他又说,“如果不行的话,那就放手吧!不然无尽的轮回太苦了,任何人都无法经受得起。”

    傅柏琛苍白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丝悲伤的哂笑,没说话,只是视线又看向了窗外。

    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可不就是吗?尉迟律看着他,大概人在虚弱的时候,往往也是最容易感伤的……

    但他的提醒也没有错,不是吗?

    喜欢,那就去做,去干,去追求,去挽留。

    如果不可能了,那就放手吧!

    不然痛苦的轮回,一次又一次,谁都无法承受,不如早点放手,开始新的旅程。

    在这种无尽的身体痛苦折磨之下,傅柏琛还是睡着了,等再度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都黑了下来。

    他的身体仍旧疼痛难忍,说不上到底是怎么了,好像发烧到了一定程度,身上每个关节都在叫嚣着剧痛,十分难忍。

    扶着床沿坐了起来,捞过沙发上的外套,走出去的时候,看到护士正好端着药经过,看见他起来了,就忙说,“傅先生,您醒了?”

    “嗯,我睡了多久?”他问。

    护士想了想,“差不多两个多小时吧?傅先生,您感觉怎么样?林医生有个急诊,稍后就过来了,您还不能乱动的!”

    “我没事,已经好了很多的!”傅柏琛解释说。

    但护士还是叮嘱,“真的不能乱动的,身体要紧,傅先生,还是回房间休息吧!”

    傅柏琛只是摇头微微一笑,没有再说什么,也没有听从安排的进了房间,仍旧拿着外套,径直电梯方向走去。

    碰巧何舟从电梯里走出来,看到傅柏琛,当即一愣,“傅董,您可以下床了吗?身体怎么样?”

    他说,“好多了,我让你调查的,查到什么了吗?”

    何舟点点头,“查到了,不过,具体的如果您身体没事话,还希望您过去看一下。”

    言犹在耳,傅柏琛当即俊脸就沉了下来,何舟做事从来都有分寸的,如果这么说,肯定时有特殊情况出现了。

    “背后主使者,查出来是谁了吗?”傅柏琛边整理着西装外套,便迈步进了电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