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来书小说网 - 无弹窗广告的文学阅读网站

卷一 第二百六十九章 我想要为自己做主

作品:过妻不候:傅少轻点撩  |  分类:都市小说  |  作者:饭饭

    【小说公众号开通拉,微信点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 bixiazhekou】

    孩子还活着。3秒钟记住--笔下中文网单字母全拼(WWW.bxzww.com)

    顾汐原原本本得将整件事都告诉了傅曲洋。

    他全部听完了,转眸看向了她,“小唯还活着,真是一件好事啊!”

    傅曲洋的回答略微让顾汐震惊,却在片刻的惊诧后,更多的感动和欣慰,涌上心头。

    他拉住了顾汐的手,柔声说,“既然这样,我们就把小唯接过来吧!来到妈妈的身边,对孩子的未来成长也是最好的,不是吗?”

    顾汐诧然的看着他,“可以吗?可以把小唯接过来吗?”

    “当然了!你可是孩子的母亲,小唯今年还不到三岁,无论如何,走法律渠道都会判给母亲的。”傅曲洋说。

    她略微怔了下,随之点点头,“……好啊!”

    看出了她眼神中略微的波动,傅曲洋忙问,“怎么了?你不希望小唯来到你身边吗?”

    “怎么会呢?”顾汐比任何人都希望孩子可以回到自己的身边,这一年多,失去孩子,她过的如行尸走肉般。

    想到孩子被人从自己怀中剥夺,再被杀害,到底经历了怎样的磨难,那个孩子多么无辜,屁用什么要承受这一切?

    顾汐几乎心如刀绞,一年多了,她没有彻底的睡过一个好觉,自己的骨肉,却活生生的死在了自己的面前,那种心碎,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不会明白其中的心碎。

    一个孩子,就是母亲的全部,是最后的底线。

    同样,她也为没好好保护这个孩子,而深深自责,愧疚难安,但现在得知孩子还好好的活着,顾汐真的很欣慰。

    也非常感谢傅柏琛,仿佛往日的所有过错,都可以既往不咎,只要孩子可以平安,一切都无关轻重的。

    “那是怎么了?”傅曲洋单手环着她的肩膀,轻声询问,关切的眸光,深情的眼眸,没有丝毫的杂质。

    真是个谜一样的男人。

    之前还狠戾绝情,让顾汐都有了想要逃离的冲动,但此时此刻,又变得如此的温情柔和。

    因为孩子的问题,让顾汐无心再猜测身旁男人的真心,她只是抬手拢了下长发,淡道,“小唯和傅柏琛在一起生活了很久,身边有非常好的保姆,值得信赖的管家……”

    她拉长了声音,更多的担忧随之而来。

    傅曲洋却说,“这些我们也可以做到啊,甚至比他做的更好!”

    她不禁一笑,低了低头,“是,我相信,你能给小唯更好的,甚至超过傅柏琛,但是曲洋,有个事实我们无法改变。”

    傅柏琛才是小唯的亲生父亲。

    而且,也是傅柏琛救了小唯。

    不然,今天的孩子,就是一堆白骨,一具尸体,一个坟墓。

    仅此而已。

    顾汐对傅柏琛的深爱,从始至终都没有转化成仇恨,更别说什么其他了,这一次,因为孩子,她又十分感激他。

    关于这点,傅曲洋已经看出来了。

    他略显无奈的叹了口气,表情凝重。

    顾汐说,“暂时,将孩子留在他那边,或许是最好的方式!”

    “那你呢?”傅曲洋看着她,“你不会想孩子吗?据你刚才的话来说,江林绾好像一直不知道小唯还活着的消息,所以,傅柏琛并不是这一年多一直陪着孩子,他只是偶尔过去照看的,对吧?”

    她没说话,但深沉的眼眸,早已肯定了一切。

    “这样就更可以将孩子要过来了!你真的不想母子团聚吗?”

    顾汐眼眸波动,她比任何人都想,想要孩子,想要和儿子重聚!

    但是……

    看出了她眸低伸出的恐慌,傅曲洋点点头,“好,我来,我来帮你解决这一切。”

    “你怎么解决?”顾汐略显恐慌。

    他却说,“我自然有我的办法,顾汐,相信我。”

    她快速的低下了头,眸色微敛,怎么说呢?顾汐不知道还能不能再相信这个男人。

    也不知道由傅曲洋插手话,事情到底会不会被他弄得更糟,对于傅柏琛来说,这会不会成为一场大战的开始……

    开弓没有回头箭。

    转天,傅氏集团这边,就收到了律师送来的信函。

    何舟交给了傅柏琛亲阅,打开后,内容很简单,无外乎有关孩子的抚养权问题。

    “傅董,律师的委托人是顾小姐。”何舟说。

    傅柏琛却仿佛一点都不意外般,仰面露出了淡然的微笑,轻靠向了身后的皮椅,然后静默的坐了好一会儿。

    房间里阳光明媚,透过落地窗密密麻麻的洒了满地,以至于他不得不眯起了眼睛才能看清楚外面的天空。

    湛蓝如水,像海洋般,清澈的犹如那个人的眼眸,微笑的样子,尤为动人。

    仿佛前不久他们还举行过婚礼,她穿着圣洁的婚纱,挽着他步上红毯。

    傅柏琛扬起了嘴角,笑了。

    阳光给他的周身镀了层金,也将眼角噙着的那滴泪珠,湮没在了刺目的阳光之中。

    顾汐的身体已经有所好转,戒毒方面的医生为她量身定制了治疗方案,配合着每天服药,一段时间后,就可以彻底摆脱毒品的困扰。

    听着医生的一番陈词大论,顾汐只是淡然的抿唇一笑,毒瘾这东西,她很清楚。

    只有零次和无数次的区别。

    没有人可以保证永远根除。

    不过这样也好。

    “谢谢您,服药就算了!”顾汐站起身,礼貌的颔首,拿包往外走。

    医生起身追了过来,“傅太太,您不打算服药戒毒?那也有别的办法,不过,可能就要输液……”

    话没等说完,就被顾汐打断了,“抱歉医生,我的身体,我很清楚,服药真的就算了!”

    这一年多,她被迫和主动的,服用过太多太多的药物了……

    每一次,都说是为了戒毒。

    每一次,都说是为了她好。

    但结果呢?

    周而复始。

    几乎在快要彻底摆脱的时候,又再度复吸,又再度出现相同的症状。

    这种轮回,她真的受够了。

    “但是如果您执意不用药,怕是……”医生有些犯愁,戒毒本身就很艰难,就算意志力再怎么坚强的人,也怕是经不起毒品的腐蚀,万一再出点什么意外,情况就更难以想象了!

    但顾汐执着的点头,“如果再有情况,我会及时来您这里的。”

    这一次,她想要为自己做一次主。

    不管这个选择是对是错,都有坚持下去的必要。

    “傅太太,请您想清楚,您现在的身体状况,是不是随时肌肉疼痛,时而的神经剧痛,还会伴随身体过度乏累,嗜睡,又偶尔精神亢奋……”

    医生说的,都是戒毒后的各种不良反应。

    每一种,顾汐身上都有深刻的体现。

    她笑了,浅然淡笑,梨涡轻旋,笑容悲晒却有些释然,“没事,我能挺住的。”

    “但是——”

    医生的话没说完,她手机却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顾汐急忙拿出电话,并对医生抱歉的道,“抱歉,我就不打扰了,您先忙吧!”

    礼貌的离开了办公室,她才接听电话,那边传来女人的哭泣声,“汐汐,我女儿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