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来书小说网 - 无弹窗广告的文学阅读网站

卷一 第一百七十三章 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作品:过妻不候:傅少轻点撩  |  分类:都市小说  |  作者:饭饭

    【小说公众号开通拉,微信点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 bixiazhekou】

    顾欣悦的突然闯入,惊扰了所有人。【小说公众号开通拉,微信点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 bixiazhekou】

    不少医生直接问,“你是谁?是我们本院的医生吗?”

    “不是本院医生不能进入这里的!也不可以接触患者……”

    话还没说完,顾欣悦直接拿手机拨通了林院长的电话,将手机扔给了刚才说话的女人,示意让院长和她解释去。

    然后,顾欣悦一脸如常的走过去,俯身看着顾汐,单手放在她额上测了测体温,皱眉,“还在发烧,而且明显温度不低,马上准备麻醉!”

    麻醉医生愣了愣,确定旁边女医生接到院长的许可后,麻醉医生才按照吩咐准备工作。

    顾欣悦握着顾汐的手,低声道,“你想保孩子,我只能说尽力而为,如果你不想死,就给我咬牙撑住了!”

    “记住了,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奇迹,所有的奇迹,都是自己创造出来的,顾汐,你不能死,你的孩子也不能死!”

    “你如果死了,我就没有活下去的意义了,给我坚持住了!”

    话落,顾欣悦放开了她的手,吩咐麻醉医生,马上麻醉。

    然后转身,吩咐机械护士,“手术刀!”

    旁边的妇产科高主任看呆了,错然惊呼,“就这么剖腹产?产妇血小板过低,伤口无法愈合,到时候怎么办?”

    顾欣悦一边在肚子上划开一刀,伴随着大量鲜血的涌出,助理医生开始抽吸工作,她才说,“血小板低,也不代表不能抢救婴儿,还有一种办法,可以暂时保住孩子的命同时,也保住大人的命。”

    只是,到最后就要看大人能否有毅力坚持了!

    顾欣悦相信,顾汐一定可以的。

    顾家的女人,不会有孬种的。

    就算拼劲了最后一口气,也会咬牙坚持的,就像小强,永远都打不死,生命力异于所有生物。

    一场手术,历时不到一个小时。

    顾欣悦精湛的手法,让在场的所有人惊呆,同时,在婴儿从腹腔内剖出的一瞬间,孩子因为耽搁时间较长,有些窒息,马上转交给旁边的儿科主任,放进保温箱内开始各种抢救。

    而顾汐这边,顾欣悦快速的伤口缝合,七层伤口逐一递进,缝合动作敏捷快速,手法精湛,没有几十年临床经验,绝对达不到如此让人瞠目的医术。

    全部做完后,顾欣悦又吩咐说,“马上准备输血,将产妇转送icu,一边输血一边观察,在七十二个小时内,如果伤口有恢复迹象,且不出现血崩,那么她就能度过危险期,否则……”

    高主任震惊,“你这是在拿产妇的生命当儿戏!太不负责了!”

    “我是她姑姑,我怎么不负责了?”顾欣悦摘下了口罩,脸色突变。

    高主任冷笑,“一个姑姑而已,你又不是亲妈,你怎么可能会考虑产妇的生死!这么做就是不负责!如果后果不堪,到时候怎么办……”

    话没说完,就触及到顾欣悦殷红的眼瞳,并非愤怒,而是像床上躺着的,是她此生唯爱的至宝,心疼到无可形容的地步。

    顾欣悦只是看着高主任,眼眶里氤氲遍布,“你知不知道,如果她真出什么事了,我会有多后悔!”

    “你们任何人一个人都不会知道,她到底对我来说,有多么重要的意义!”

    顾欣悦难以控制的泪水溢出,她仰起头,努力想要逼回,却怎么都无法遮掩,最后吸了吸鼻子,冷声吩咐,“这是唯一可以既保住孩子,也可能会保住大人的办法,所以,按照我说的,马上输血,并送产妇去icu!”

    说完,顾欣悦转身,径直走出了手术室。

    走廊上,几个人看到顾欣悦一出来,都围了上去,唯独傅柏琛。

    他只是远远的看着顾欣悦,俊逸的脸上,满含愧疚之色。

    顾欣悦和其他人什么都没说,却径直走到了傅柏琛面前,四目相对,短暂的数秒,顾欣悦谓然叹了口气。

    然后,一言不发的走开了。

    肖潇一脸迷茫,手术室门打开,先是儿科主任和护士,护送刚出生的孩子转送病房,然后医生才陆续走了出来。

    这次,傅柏琛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她怎么样?”

    医生纷纷摘下了口罩,每个人脸色都异常沉重,犹豫再三,高主任只好说,“孩子平安无事,是个男孩,但因为早产和营养不良,体重不到四斤,还需要做进一步观察……”

    傅柏琛避开这些,直接又问,“我问你她怎么样!”

    “产妇情况不好说,强行剖腹产,伤口不愈合,随时都会出现血崩,现在只能是一边输血一边观察,如果能平安度过七十二小时,才算彻底脱离危险。”可以说,这种情况以前就从未有过。

    每每类似时,都是保大人,而放弃孩子。

    从未有过大人孩子一起保的情况!

    所以,医生不可能做出什么承诺,就像顾欣悦说的,这个时候,就看产妇自己的毅力了。

    “一切听天由命吧!不过,还希望家属做好心理准备。”医生安慰的叹息声,拍了拍傅柏琛的肩膀,迈步离开。

    肖潇彻底傻住了,脸色瞬间煞白。

    “顾汐拼命都要保住孩子,结果……”

    傅柏琛痛苦的闭上眼睛,感觉心脏像被什么扯的粉碎,他就猜到可能会是这种结果,所以当初才一次又一次的逼着她打胎!

    七个多月,她每天都身后在水深火热中。

    每天都异常痛苦,饱受各种折磨。

    但还那么固执的非要留这个孩子!

    那个女人……

    怎么就那么傻!

    唐延其痛苦的禁不住悲恸的大喊了起来,有眼泪不断的冒出,他撕心裂肺的叫喊声带着哭腔弥漫在空寂的走廊里,缩紧的拳头,狠砸向了傅柏琛——

    “你个混蛋!为什么要给她下药,为什么要让她染上毒瘾!为什么要害她坐牢!”

    唐延其难以控制的悲愤,在心底凝聚,彻底爆发的结果,犹如洪水猛兽,疯狂的拳头像雨点,不断的击打着傅柏琛,一拳又一拳。

    “你既然这么恨她,为什么还要娶她?她当初可救过你啊,你有没有想过,没有她的话,你早就死了!傅柏琛,你到底长没长心啊!”

    “如此伤害一个爱你的人,你于心何忍?你他妈还是人吗?”

    唐延其力道极大,每一拳都用尽了全力,很快,鲜血就沿着傅柏琛的口鼻涌出,染了一地,妖艳蜿蜒,夺目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