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来书小说网 - 无弹窗广告的文学阅读网站

卷一 第一百六十八章 那就开战吧!

作品:过妻不候:傅少轻点撩  |  分类:都市小说  |  作者:饭饭

    【小说公众号开通拉,微信点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 bixiazhekou】

    顾汐的案子开庭时,她依旧怀孕几个月了,小腹有了明显的凸起,站在法庭上,目光逡巡,就扫到了台下坐着的几个熟悉面庞。3秒钟记住--笔下中文网单字母全拼(www.BXZWW.COM

    肖潇朝着她挥手,比着心心,示意让她安心,唐延其微微一笑,那清隽的笑容,温柔又和煦。

    而她几乎扫了一圈,却没有见到那道熟悉的身影,却看到了人群中坐着的江林绾。

    她一双如血的眼眸,像淬了毒的尖刀,恨不能马上戳进自己的心口。

    开庭审理,双方律师开始了申辩,中途省略,一直到法官询问顾汐,对于给三岁的麦克服用掺加海洛因的牛奶一事,是否认罪时,她眼角的余光注意到了远处,从外走来的那道颀长。

    虽多日不见,仍旧还是记忆中的样子。

    顾汐缓了缓,抬眸和法官视线相撞,语速平静的道,“首先,我对麦克的死,表示沉重的哀悼,也很痛心,他只是一个孩子……”

    话音顿了片刻,转而,顾汐眼底冷寒掠过,又道,“但我并没有喂孩子吃任何东西,我没罪,所以拒绝认罪!”

    全场哗然,律师看着她,也到近前耳语了两句,但顾汐仍旧表示不会更改。

    “你就是杀人凶手!”

    江林绾情绪激动,猛然起身叫骂,恶狠狠的用手指着顾汐,“就是你害死了我儿子,你还不认罪,你有什么脸不认罪?你杀了我儿子……”

    “肃静,肃静!”

    法官不得不敲击着木槌,保安控制住江林绾,提示若是在喧哗便马上请出。

    因为江林绾的态度,陪审团和台下不少人受了影响,看着顾汐的目光,像一道道激光,妄图扼杀她的一切。

    顾汐却并不以为然,她只是自然的手抚摸上自己腆起的小腹,这是她最近习惯性动作,仿佛在和腹内的孩子心理沟通。

    半晌,她挑眉扫了眼律师,律师会意,马上向法官和陪审团递交文件。

    没有直接证据可以证明那杯牛奶是顾汐喂给孩子服下的,而且,傅宅门口的监控录像显示,在孩子出事前十几分钟,顾汐已经离开了别墅。

    最后,律师各自做陈述,然后暂时休庭。

    如果顺利的话,顾汐作为孩子的监护人,只会受到连带责任,量刑方面就会从轻,至于私藏毒品一事,警方调查是有人故意栽赃,已经抓到并成功捣毁了那个团伙。

    休息厅这边,顾汐解开了手铐,有了暂时的自由活动时间。

    肖潇扑在她身边,心疼的抱着她,在摸摸她微隆起的小腹,辛酸的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就为了这个孩子,你吃了多少苦啊,真那么值得吗?”

    她还记得之前去探监时,不止一次的劝顾汐打掉孩子,这样她就可以正常的戒药戒毒,一切都会很顺利,少受苦也少受折磨。

    却被顾汐拒绝了。

    现在时隔多日不见,顾汐整个人瘦的不成样子,最小号的囚服穿在她身上,还像个大袍子似的,脸色也非常不好,一看就明显的营养不良。

    她只是对肖潇微微一笑,柔声说,“我没事,真的没事。”

    只要孩子能好好的,她怎样都无所谓。

    傅柏琛就在这个时候推门进来,挺拔的身影,黑色的西装,边框眼镜恰到好处的遮掩了这人无所不在的凌厉,反衬的还真有种温润如玉如谦谦君子一般。

    但只有顾汐清楚,眼前的这个男人,到底有多恐怖!

    肖潇看了看她,顾汐递了她一个安心的笑容,肖潇才起身走了出去。

    将房间留给两人,他的目光在她凸起的小腹上胶着了会儿,然后才抬起头,眸色深沉,“现在如果你愿意,还可以堕胎的。”

    顾汐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毕竟戒药和整天的折磨,消耗了她太多的精力。

    她无力的蹙了蹙,自然的小手抚着自己高挺的小腹,“嗯,等孩子长大以后,我会把这句话告诉他的。”

    “你觉得你还有可能看着孩子长大了吗?”他冷眸凝聚,居高临下的盯着她苍白的容颜。

    脸色糟糕的让他心蓦地一沉,眼瞳不自然的紧缩。

    顾汐却没有什么情绪波动,只说,“为了孩子,一切皆有可能。”

    他注视着她,凉薄的手指撩过她额前的碎发,压迫感极强,“你为什么就从来不肯听话呢?”

    她的心脏紧缩,手指不自觉的蜷起。

    注视着男人如履薄冰的眼瞳,她不禁扯唇笑了,“我应该听什么话?是听话打胎?还是听话放弃顾氏,亦或者,是听话老老实实的留在你身边,做个贤妻良母?”

    “不好吗?”

    他自然的反问,眼底光束愈加隐晦不明。

    她摇摇头,靠在身后的座椅,仰头叹了口气,“其实说到底,你真正介怀的,还是因为我父亲,不是吗?”

    傅柏琛的脸色瞬时阴了下来。

    顾汐看着他,脸色有着前所未有的平静,古井无波,“让我最后问你一遍,傅柏琛,就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份上,你老实回答我,我爸爸的死,和你有关系吗?”

    傅柏琛的表情没有太大的波动,深沉如无尽黑洞的眸子不带丝毫情感,“为什么这么问?”

    顾汐从徐国凯女儿手里拿到的遗物中,有一颗属于傅柏琛的钻石袖扣。

    傅顾两家,自从十年前的合作过后,就多年不走动,那枚袖扣,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出现在徐国凯这里。

    唯一的可能就是——

    顾汐父亲去世时,傅柏琛也在场!

    但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又促使明明身体境况已有好转的父亲,突然发病过世。

    顾汐需要将这件事搞清楚。

    她的神情越发冷淡,“这段时间,我好好把你和我之间的关系重新整理了一遍,你一直认为是我父亲,害死了你父母,耿耿于怀,难以忘记……”

    所以才走到这一步,也发生了这一切。

    “但现在我有足够的证据,可以证明我父亲的死,还有徐叔叔的死,都和你有关,傅柏琛,你想玩复仇的把戏是吧?好!我成全你!”

    顾汐慢慢的站起身,庭审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她冷冽的目光在他俊脸上凝滞,“不管我是否坐牢,这一切都是刚刚开始!也是你逼我这么做的!”

    他要为自己父母报仇。

    她也要为自己父亲报仇。

    彼此都找到了仇恨远点,那就开战吧,顾汐早就已经一无所有了,还会再畏惧他吗?

    不是说有一种感情,就叫相爱相杀吗?那就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