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来书小说网 - 无弹窗广告的文学阅读网站

卷一 第一百四十四章 该生气的是我吧?

作品:过妻不候:傅少轻点撩  |  分类:都市小说  |  作者:饭饭

    【小说公众号开通拉,微信点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 bixiazhekou】

    一场沉默的拉锯战。3秒钟记住--笔下中文网单字母全拼(WWW.bxzww.com)

    正在慢慢的上演着,如死了一般的寂静沉默。

    这样的氛围,让顾汐有些不适,她沉不住气了,而且这里是洗手间,狭窄的环境,四周还偶尔传来马桶抽水的声音,真的让人很不容易静下心来。

    顾汐沉吟了会儿,叹口气,迎上傅柏琛深邃的视线,就说,“你拉我进来干什么?怎么不去找你的前女友?她不是你的女伴吗?”

    闻言,傅柏琛倒是罕见的没有生气,只是邪魅的唇边衍生出一丝淡薄的冷笑,单手撑在她脑侧,复杂的视线盯着她,“你在家等我着吧?”

    他还敢提!

    顾汐气的沉了口气,然后点头,“对,我是等你着,不是你说了晚上有个酒会,让我陪你吗?所以我就换了衣服,坐在家里等你,等来等去发现你……”

    她说不下去了,越说越感觉自己像个傻叉,傻傻的等着他,而人家早就已经携带前女友来了这边!

    傅柏琛笑了,淡然的笑意,和上扬的唇角,在俊脸上尤为的耐人寻味。

    “她临时有点事,让我陪她一下。”

    这样的解释,糊弄三岁小孩呢?

    但顾汐真的是不想和他对此过多的纠缠,就说,“嗯,我知道了!现在傅董可以让开了吗?我要出去。”

    “还在生气。”他淡淡的,像个资深的老者在看待年幼的孩童。

    这种口吻和脸色,都让顾汐感觉不爽。

    “我为什么要生气?我不过是照顾一下昏迷不醒的前男友,和他委托给我的公司,某人就很不满了,而您现在不过是和前女友走的很近,同时工作,合作,吃饭,参加宴会……我为什么要生气?”

    她故意用反问的语气,云淡风轻的模样,真的看不出丝毫的蕴怒,但话语里涵盖的这些,字字句句,又哪句不含怨怒?

    傅柏琛望着她,“如果你愿意,傅氏也可以和顾氏合作的。”

    此话一出,顾汐反倒是冷然讪笑了,“什么意思?我没有听错吧!”

    他说,“当然没有,傅氏可以和顾氏合作的。”

    “多谢您的好意,真的,多谢傅董您了,可是顾氏我自己会看着办的,不需要您的高抬贵手!”顾汐自嘲的冷笑着,她可能不太懂经商之道,但做人最起码的骨气还是要有的。

    十年来,傅氏从未和顾氏有过合作,因为什么,可想而知。

    傅柏琛一直怀疑是顾汐的父亲,害死了自己的父亲!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有着这种夙愿掺杂,他可能愿意真心待顾氏集团吗?

    顾汐又何苦因为夫妻关系,缠着他索要合作呢?

    “您还是把大把的时间和精力,都留给您的前女友吧!她应该会很开心才对。”

    言犹在耳,傅柏琛的脸色沉了下来,俊逸的轮廓瞬间变得阴冷,他快速伸手,一把捞起了顾汐,伴随着身体旋转,将她按坐在了马桶上。

    同时,他双手撑在顾汐身侧,伴随着高大的身形慢慢的俯下,缓缓的低头,直到两个人的距离,近的不能再近时,他才停了下来——

    男人冷峻的容颜,在她眼中放大并定格,漂亮的眉宇轮廓,都让她有些慌神。

    而他的呼吸,又炙热滚烫,就那样直接的喷薄在她的脸上。

    有的时候,傅柏琛也怀疑自己。

    他已经分不清到底想要的是什么了……

    是折磨她,还是宠爱她。

    每次像好好接受她爱的时候,又想到了恨。

    每次想要彻底放弃时,又记起了她全部的好。

    十年前父亲自杀当时,母亲和他急忙赶去现场,却在路上出了车祸。

    那天,及时赶来的她救了他。

    从此,两人的爱恨恩怨,就在这一天开始缔结。

    他感谢她,也爱她,但却无法忘记父母的惨死。

    当年的项目,傅氏,顾氏,还有另外一个集团,三家合力开发投资,但最后,顾氏和另外一个全身而退,偏偏傅氏出了问题。

    他的父亲不堪打击,坠楼身亡。

    母亲也在同一天离世。

    这样的打击,成了傅柏琛心底一直以来难以隐忍的剧痛,他也想过解脱,但没有真相,又怎么解脱?

    顾汐感觉到了他浑身上下的危险气息,她甚至想都没想就直接抬手,想要推开面前的男人,“傅柏琛,让开!”

    这样的力气,又能算得了什么?

    他仍旧静默的站在这里,纹丝不动。

    相反,望着近在咫尺的女人,他每每都能回忆起第一次见到她时的画面,心里难以遏制的感动和迫切的需求就会徒升,他不由自主的俯下身,距离她更近,故意在她耳边,呢喃的一字一顿,“让开?怎么个让开法?我可是你老公啊,而且顾汐,从始至终,都是你在招惹我,现在让我让开?”

    顾汐蹙眉,“我招惹你的?”

    如果她没记错,当初这场婚姻的初始,可是这个男人追她屁股后面不停提,她才不得已答应的吧!

    但小小的下巴却被男人慢慢抬起,对上她的美瞳,傅柏琛勾唇,“忘了吗?当年可是你主动救的我,又追的我……”

    顾汐愣住了!

    如果这么说的话,没错,两个人之间,从始至终,一切的一切,都是她先开始的。

    傅柏琛凝视着她,语气压低了些许,配合着沉甸甸的眼神,一字一句的全部砸在她的心上,让顾汐瞬间主动的位置颠换,她下意识的缩了缩,骄傲的仰着下巴,唇角微扬,还想要掩饰自己的错愕,但怎样武装,都不过是过多的敷衍。

    纤长的睫毛轻微的颤抖,就连出口的语气都有些不稳,“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傅柏琛,你别那么小心眼好不好?我当年追你,但让我丢脸的,不也是你吗?”

    “救命之恩,你不感激也就罢了,我喜欢你是我的事,追求你也是我自己的事,但你不接受就不接受,你让我颜面尽失,怎么说?”

    “现在结婚了,你一次又一次的和蒋冉勾三搭四的,包括今天晚上,我不过和彭总说了两句话,而你呢?和那个女人……”

    她有些说不下去了,感觉好生气。

    仔细想下来,她好像从未做过任何对不起傅柏琛的事,反倒是他,总是出尔反尔,表里不一!

    顾汐甚至都感觉,这个男人是不是精神有问题,需要哪天找个心理医生好好给他咨询下……

    顾汐深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的心境平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