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来书小说网 - 无弹窗广告的文学阅读网站

卷一 第一百零八章 拿什么再爱你?

作品:过妻不候:傅少轻点撩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饭饭

    【小说公众号开通拉,微信点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 bixiazhekou】

    顾汐只觉得自己的大脑一阵轰鸣,她清楚的看到面前的男人,深邃的眸中透着复杂的深意,一时间只觉得胸口闷的厉害,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3秒钟记住--笔下中文网单字母全拼(WWW.bxzww.com)

    他抱着她,拥吻着,唇齿缠绵,霸道又肆虐,仿佛要将她嵌入自己的身体里一般。

    这般火热,这般难耐,这般的激动人心,却让顾汐有种漠然的寒凉在心底滋生。

    最终,她卯足气力推开了他,“够了!”

    傅柏琛本还想再上前的,但却注意到她脸上的泪珠,一刹那,她泪如雨下,着实让他惊的怔在了原地。

    顾汐很少哭,也几乎从不在人前落泪。

    她是个坚强的人,纵使天塌下来,都想要一个人撑着,不愿意开口求人的类型,纵使有的时候强势的让人心疼,但她也终究是个女人。

    湿润的眼眶,泪堤的崩塌,让她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了,任凭泪水肆虐,她哭得像个孩子。

    “别让我后悔,爱上你和嫁给你,可以吗?”

    她强忍着泪水,想转身离开,手臂又被傅柏琛抓住,他桎梏着不让她逃离,幽深的黑眸一瞬不瞬的看着她,“我只问你一句,你还爱我吗?”

    顾汐苍凉的哂笑出声,事到如今,还问这种问题,有意义吗?

    他们已经离婚了,已经没有关系了!

    爱与不爱,又还能怎样……

    得不到回答,就当是默认了。

    傅柏琛危险的眼眸再度眯起,“既然你爱我,为什么不相信我?”

    顾汐从他手中挣出,“你还让我怎么相信你?冥冥之中,你已经做了选择,你爱蒋冉,不管她做的对与错,你都爱她,这就够了,不是吗?”

    这一条理由,足以让顾汐全部的爱付之东流,她的一切都显得缥缈不堪,她,还有什么坚持下去的理由吗?

    傅柏琛放开了她,眸色变得有些清冷,“你就是这样想的?”

    “我怎么想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已经这么做了!”顾汐无力的闭上眼睛,抬手拢了下短发,同时也将眸中的所有水光尽数逼回,再度仰起头时,又回归之前果断冷静的顾汐。

    她说,“如果说,当初结婚的目的,就是想要折磨我话,那么,恭喜你,已经达到了!”

    数月以来,顾汐真的是饱受各种折磨。

    从新婚燕尔的甜蜜,到独自支撑企业,被人戏弄破产的悲剧,再到蒋冉的所作所为,乃至近期所发生的一切。

    感情的背叛,任何人都无法接受。

    尤其是面对最爱的人。

    顾汐说,“我真的很不愿意承认,但傅柏琛,我真的爱你,很爱很爱……”

    “从十年前就喜欢你了,这些年,你的名字,你的影子,都一直在我心上徘徊,不管我和任何人交往恋爱,但脑海里总是浮现出你的影子……”

    所以,那次‘车祸’他疯狂的强要了她,顾汐并不后悔。

    能把最宝贵的东西,给最爱的男人,几乎是每个女人心甘情愿的,顾汐也不例外。

    “但我虽然爱你,你又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呢?”顾汐哭了,泪水悄无声息的在眼眶里徘徊,终究没忍住流淌而出。

    她擦了擦,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感,最后说一句,“好了,现在这一切都结束了,傅柏琛,我有多恨现在这一切,就有多后悔爱上你!”

    顾汐望着面色沉冷的傅柏琛,勾起一个凉薄的冷笑,“最后,我祝你和蒋冉白头到老!”

    她转身往外走,没有丝毫的逗留,也不想要停留。

    傅柏琛皱了下眉,沉下口气,大步走过去拦在了门口,单手撑着门框,不让她出去。

    “刚刚的协议已经撕了,离婚不作数,顾汐,我们还是夫妻!”

    “出尔反尔,可不像傅董的风格!”顾汐说着,脚步没停,甚至走到近处时,直接一个弯身,从他手臂下面钻了过去,推门走出办公室。

    傅柏琛被她这样的行为气的咬牙,闭着眼睛再度深吸口气,然后转身,大步流星的追了出去。

    一双大长腿,步伐极快。

    顾汐根本逃不掉,三两步,便拦住了她,并在很多人诧然的视线中,将人打横抱回了办公室。

    傅柏琛很强势,有着超强的掌控欲,他直接抱着顾汐回了办公室,进了里侧的休息室,奈何她挣扎的过于厉害,这才放了手。

    顾汐又想离开,刚走没几步,就被傅柏琛赫然伸出手,一把拉住了手臂,将她硬生生的往后拉了些,她疼的一皱眉,还准备挣脱时,自己的身体就被满身戾气的傅柏琛一把推到了墙壁上。

    她还没来得及反应,推开他束缚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他的身体就压覆了过来。

    带着满身的暴躁和烦闷,傅柏琛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明明都已经想好了,放开她,专情对蒋冉一个人就好了,为什么,为什么在触及到顾汐的瞬间,心里还是如此的不舍?

    偏要这样矛盾下去吗?

    每次,每一次想要好好爱她,好好在一起时,当年父亲坠楼自杀,母亲车祸的画面,就在脑海浮现。

    像一个恐怖的烙印,又像一道魔咒。

    在他心底扎了根,想忘,又忘不掉。

    而导致这一切悲剧的关键人物,就是面前这个女人的父亲!

    彻骨的仇恨,让他怎么可能放下?

    但不放下,又如何面对眼前的顾汐?

    他很矛盾!

    所以每次对她的折磨,也等于对自己的折磨。

    痛的是她,但疼的却是他。

    傅柏琛俊脸布满阴霾,冰冷的视线恶狠狠的盯着她,加大了压在她身上的气力,只凭着这种举动,宣泄着心中的矛盾和冲动。

    顾汐被他弄得根本喘不上气,仿佛胸膛里残余的空气也要被他挤压而出,脸颊憋得通红。

    窒息的感觉,越来越难受。

    她开始挣扎,胡乱的推拒着,抵抗着,不知道触碰到了他什么地方,傅柏琛疼的皱了下眉,然后快速捉住了她的手,猛地离开了她的身体。

    他抓着她的手,放在自己心口上,冷冽的目光不含任何情愫,“顾汐,我最后问你一次,这个婚,你真的要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