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来书小说网 - 无弹窗广告的文学阅读网站

卷一 第九十三章 只记得一个他(月票加更)

作品:过妻不候:傅少轻点撩  |  分类:都市小说  |  作者:饭饭

    【小说公众号开通拉,微信点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 bixiazhekou】

    傅柏琛赶到医院时,顾汐已经醒了。3秒钟记住--笔下中文网单字母全拼(WWW.bxzww.com)

    医生也为她做完了检查,看到他过来,主治医生脸色凝重的上前说,“傅董,等下麻烦您来我办公室一趟。”

    说完,和其他医生护士就离开了。

    傅柏琛眸光紧缩,似也预感到了什么,走进病房,看到已经醒来的顾汐,她安静的躺在那里,身上还插着很多管子,但氧气面罩已经撤去了,病床略微倾斜,让她姿势舒服点。

    她的目光有些凝滞,还有点涣散,走近处时,发现又十分空洞,还掺杂着太多的陌生和恐惧。

    “汐汐,你醒了!”他的嗓音低哑,淡淡的开口。

    顾汐隔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的转过头,迷茫的视线和他相撞。

    她迟疑了很久都没有开口,僵硬的表情,和微微蹙起的眉心,都表明了分外陌生之感。

    傅柏琛迈步上前,俯身握着她的手,诧异的望着她,“顾汐,你怎么了?”

    顾汐迟疑了很久,终究,唇边蔓延起了灿烂的笑容,莞尔嫣然,尤为动人。

    却语出惊人,着实震惊了傅柏琛。

    “爸!我就知道你会来看我的!”

    他当时都懵了,自己的老婆管他叫爸?

    顾汐却浑然没感觉别扭,还是说,“爸,你出差回来了?有给我带礼物吗?”

    傅柏琛抬手摸了摸她额头,试了试体温,确定没有发烧后,更加疑惑,“顾汐,你管我叫什么?”

    “爸呀!不然叫什么?”顾汐反问,眼神真挚诚恳,丝毫感觉不出有什么别扭可言。

    他无措的愣了愣,此时何舟也推开了病房门,示意让傅柏琛出来下。

    他怀着满腹的疑惑,一腔的诧然,简单安抚了下顾汐,大步凛然的走了出去。

    “傅董,您还是去医生办公室问一下吧!少夫人从醒来以后,就很不对劲,之前还管我叫什么徐叔叔呢!”何舟也被吓住了,整个人感觉都很异常。

    傅柏琛没吭声,却直接上楼进了医生办公室。

    不等他询问,高主任直接就说,“术后谵妄症。”

    他猛地愣住,“什么意思?”

    “因为傅太太经历的这场绑架,身体承受了太多的麻醉药物,加上数个小时的抢救和手术,导致身体无法正常吸收麻醉药剂,造成术后谵妄症,这是很多大手术患者都会经历和发生的。”

    傅柏琛坐下后眉骨紧缩,“但是她现在连我都认不出来了!”

    “这是很正常的,记忆混淆,但过后几天内,这种症状会慢慢自行消除的。”高主任解释说。

    傅柏琛眸光阴鸷,俊脸幽沉,“你确定几天后这就会好转?”

    “差不多,但也有很多患者维持时间较长一些,都是和个人体质有关的,但这种术后谵妄症,绝对不会维持时间过长,最多几个月,也就慢慢好转了。”

    原来是这样。

    难怪她会认错了人。

    临走之前,主任还提醒了一句,“这种术后谵妄症,她的记忆混淆的同时,是会刻意去记住某个时间点的记忆,别和患者吵架,顺着她的意思来,好转会快一些。”

    傅柏琛低了低头,她都已经这样了,他怎么可能还和她吵架呢?

    等他下楼再回病房时,肖潇已经来了。

    这次好了,顾汐非但没有认出肖潇,还将她误以为是自己的母亲!

    一口一个妈妈的叫着,都给肖潇叫的一脸恐慌,恶寒之感油然升起。

    她不得不跑过去抓着傅柏琛的手臂,“喂,你老婆怎么回事?”

    他浅然一笑,走过去时,顾汐还喊着他爸爸。

    肖潇更懵了!

    “我的天啊!不就是一场绑架吗?姐们儿,你至于吗?老公变成了爸爸?”肖潇有种想要疯的赶脚。

    傅柏琛和肖潇简单解释了术后谵妄症,就是将医生的原话,重新重复了一遍。

    肖潇这次恍然,难怪自己一进门,顾汐就一句‘妈妈’等着她。

    这丫头是记忆混淆,还原了内心深处最原始的记忆,也就是她最不想忘记的,最为铭记的。

    所以此时的顾汐,思维记忆位置在十几岁的样子,那时候,她有父也有母,其乐融融,非常快乐。

    肖潇突然有些很心疼,上前抚着她的脸,“汐汐,我的宝贝女儿,看你瘦的,等会儿妈妈给你买些好吃的,好不好?”

    顾汐乖巧的点头,“好!不过妈,把我书包拿来了吧,我还要看书呢!不然就要期末考试了……”

    书包?

    肖潇一怔,她光顾着‘占便宜’逗笑取乐了,突然让她上哪儿弄书包去?

    “不用看书了,你看都伤成什么样子了?还看什么书?妈妈多心疼!”肖潇继续占便宜。

    傅柏琛目光深许的看着她,深深的睇了一眼后,转身走了出去。

    吩咐何舟派人看守好病房,保证顾汐安全的同时,再让家里的管家多做些好吃的,滋补身体的。

    何舟一一记下,傅柏琛似又想到了什么,“对了,她刚流产,身体虚弱,让管家在饭菜里多放那些红糖,大枣,再做点猪血糕之类的。”

    “好的!”傅柏琛想了下,又拿手机搜索了下,补充说,“记得再让管家多做点鸡汤,再去家政公司招几个保姆,好好照顾好少夫人。”

    何舟点头,谨记下。

    看着傅柏琛大步离去的背影,何舟这个作为跟在老板身边多年的助理,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老板如此关心一个女人。

    前提时除蒋冉以外。

    但是,蒋冉也没有怀孕流产过,也没有受过伤,只是抑郁症,外加哮喘病比较让人头疼。

    肖潇继续利用顾汐谵妄症的缘故,不停的让她叫自己‘妈妈’甚至还拿着手机录像,等以后顾汐清醒后,拿着调侃。

    就在肖潇美滋滋的玩闹时,唐延其来了。

    他在医院也安插了很多人看护顾汐,听闻她醒了,几乎第一时间就开车赶了过来。

    一进门,本怀着激动万千的心情,刚要喊顾汐的名字,奈何她已经认出了他,只不过,依旧口出惊人——

    “柏琛?你怎么来了?身体好些了吗?”

    唐延其一怔,回头看看,傅柏琛也没在这里。

    就在他皱眉时,顾汐又说,“之前送你的围巾喜欢吗?那是我第一次织,所以……可能有的地方不是很好,抱歉啊!”

    唐延其惊诧,“你送了傅柏琛围巾?顾汐,你……还有,我可是唐延其啊,你在说什么呢?”

    肖潇无措的抬手扶着额头,不禁唉声叹息。

    他快步上前,似想到了什么,又看着顾汐说,“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