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来书小说网 - 无弹窗广告的文学阅读网站

卷一 第四十二章 因为你不是顾汐!

作品:过妻不候:傅少轻点撩  |  分类:都市小说  |  作者:饭饭

    【小说公众号开通拉,微信点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 bixiazhekou】

    偌大的别墅里,满是孩子剧烈的啼哭声。【小说公众号开通拉,微信点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 bixiazhekou】

    那哭声不算大,但有着极强的穿透力,分外揪心,顾汐抱着孩子,想要尽快离开再哄好他。

    奈何此时的傅柏琛,却拦住了她的去路。

    见状的江林绾,却兴高采烈的走了过来,媚眼一挑,冷道,“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弄了这么满地的碎玻璃,明显就是要杀了我儿子啊!看柏琛来了,就想跑?”

    说着,她又凑到傅柏琛身前,挽着他的长臂,“柏琛,你可要为我们母子做主啊,有顾汐这个坏女人在,儿子在这里我怎么可能放心?”

    恶毒的坏女人。

    突然被人强加的称呼,倒让顾汐徒增了些许的怨怒,但碍于怀里哭着的孩子,她无心和江林绾争执。

    顾汐只是低头扫了眼握住自己手臂的手,骨节分明指节有力,她深吸口气,抬眸和傅柏琛对视,“让开!”

    傅柏琛皱了下眉,没去理她,深邃的视线却扫向了江林绾,“你不是已经搬走了?怎么回来了?”

    突然问及此事,江林绾显然一怔,接着讪笑的回道,“我当然是回来看儿子的了!过去的几年里,麦克天天和我在一起,突然分开,我怎么能受得了?”

    “哦?”傅柏琛不知为何薄唇掀起一抹浅然的弯度,似笑非笑的样子,如古井深潭,让人不可触摸。

    此时,年迈的管家似也在睡梦中被惊醒,慌忙的跑上楼,“傅先生,太太,抱歉了,我刚服药睡下了,起来晚了……”

    管家年迈,有服用安眠药入睡的习惯,自然不能怪他。

    傅柏琛没说话,却直接从顾汐怀里将麦克抱过来交给了管家,“哄好小少爷。”

    “好!”管家抱着麦克,一边哄着一边下楼离开了。

    然后,傅柏琛不动声色的拨开了江林绾手,侧过身,一把将顾汐拦腰横抱而起,直接回了卧房。

    将她轻轻的放在躺椅上,叮嘱了句,“等我下。”

    再出来时,清冷的俊脸上,满含戾气,像被激怒的猛兽,眸中怒火中烧。

    他看着江林绾,吓的对方倒吸口冷气,本能的脚步往后退去。

    江林绾退到了墙角,无路可退时被傅柏琛高大的身影堵截,冰冷的嗓音犹如刺骨的冷风,震人耳膜。

    “故布疑阵,贼喊捉贼,江林绾,你很厉害啊!这几年从哪儿学来的演技?”

    傅柏琛身体前倾,单手撑在她的脑侧,低下头,明明是旖旎的气息萦绕在耳畔,却带着森然的寒意。

    江林绾吓得身体一阵颤栗,呼吸也跟着凝滞起来。

    单手捏着她的下巴,力道大的足以将骨头捏碎,“你他妈以为我是眼瞎,还是弱智?顾汐刚下班回来,怎么可能有闲工夫弄那些碎玻璃!”

    而且制造碎玻璃,肯定会弄出不小的动静。

    顾汐无论从动机,还是时间上,都不可能是凶手。

    唯一的可能就只有江林绾。

    白天时支走管家,自己在家布置,想要利用伤害孩子,制造一出苦情大戏,利用傅柏琛对孩子的父爱,和顾汐反目成仇。

    猛然的收力,江林绾被他狠甩向了一边,“演戏演过了的女人,不会得到同情,只会招人厌!”

    江林绾满眼惊愕的看着他,花容有些狼狈,“我……我只是不甘心,我们孩子都有了,你凭什么就不能娶我啊?”

    言犹在耳,傅柏琛睨着她的眸子阴冷,微微的俯下身,气场更加骇人,“想知道你为什么做不了傅太太?”

    江林绾仰着头,娇柔的模样惹人垂怜。

    却只得到傅柏琛冷冷的一句,“因为你不是顾汐!”

    她无措的怔住,这算什么答案?

    江林绾还是不甘,转过头一双大眼睛里满含泪珠,无辜的小手抚着他的臂膀,“琛,我认识你的时间就比她早,当初你也是爱我的啊!现在就算是为了儿子,我们……”

    “不可以!”

    清冷的几个字,傅柏琛冷若冰霜的眼眸不屑的扫了她一眼,抬手拨开了她的胳膊,“全国连锁化妆品公司,十三家大中型购物超市,和两条商业界,以及遍布全国的豪宅别墅……难道这些都不够满足你的胃口了?”

    江林绾垂下了眸子,没错,能得到这些,足够人几辈子都享用不完的荣华富贵,她就应该满足了的。

    但是……

    她咬了咬唇,眼泪坠落,“可是,柏琛,我爱你啊!”

    一个‘爱’字,让傅柏琛离去的脚步明显滞了下,高大的身影有了一丝轻颤的痕迹,却在转瞬,伴随着他唇畔的一抹轻蔑,而消散无踪。

    “那就别爱了!”

    说完,便冷然的大步离开了房间。

    再回到主卧时,空大的房间里,却找不到顾汐的影子了。

    傅柏琛怔了下,正要出去寻找时,就听到浴室里传来细微的声音,迈步过去,推开门,就看到顾汐坐在小椅子上,用医药箱简单的包扎伤口。

    在她粗糙的动作下,伤口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

    傅柏琛走进来,看着她的举动,诧然的眸色加深,“不是让你老实在外面等我吗?”

    她却说,“伤口在流血,会弄脏沙发的!”

    骤然,傅柏琛脸色沉了下去。

    顾汐却没注意那些,只是低头自顾自的处理着腿上的细小伤口,拿着创可贴随意的一贴了事。

    在她身旁静默了片刻,他还是没忍住,俯下身,先不顾她的反对,直接抱她出了浴室。

    再次放在躺椅上,并叮嘱,“别怪我没警告你,再敢乱动,你就试试!”

    说完,自己才转身去了拿回了医药箱。

    这次顾汐倒是很听话,没有乱动,只是眨巴着清澈的大眼睛望着他。

    傅柏琛在她身边坐下,抓过她纤细的长腿,看着上面斑驳的刮痕,眉心再次蹙了起来。

    而脚底上的包扎的纱布,也松垮垮的,随时都会掉下的感觉。

    他轻轻解开,拿着棉签开始消毒,又拿出镊子,处理伤口时,说了句,“我看看伤口里有没有玻璃碎片,可能很疼,你忍着点!”

    “好。”

    顾汐回答的倒是很干脆。

    但接下来,却让傅柏琛震惊。

    这个女人仿佛没有痛感般,任凭他镊子在伤口里随意挑拨,自己第一次给人包扎伤口,动手又没轻没重的,她竟然就坐在那里,浑然不知般,就连眉头都没蹙一下。

    傅柏琛惊奇的看了她一眼,消毒过后,开始正式包扎,“不疼吗?”

    “还好了!”

    顾汐看着他清隽修长的手指,在自己小脚上来回缠绕纱布,动作干练娴熟。

    成熟的男人,一举一动间,都透着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