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来书小说网 - 无弹窗广告的文学阅读网站

卷一 第四十一章 恶毒的女人

作品:过妻不候:傅少轻点撩  |  分类:都市小说  |  作者:饭饭

    【小说公众号开通拉,微信点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 bixiazhekou】

    夜沉如海,月色弥漫。3秒钟记住--笔下中文网单字母全拼(WWW.bxzww.com)

    顾汐回家的时候,早就过了晚餐的时间,她拖着疲惫的身体上楼,管家询问要不要吃点东西时,她也只是无力的摇了摇头。

    正要回卧房,却似是想到了什么,顾汐问了句,“麦克睡了吗?”

    管家笑了笑,“玩了一整天,已经睡了!”

    顾汐低了低头,又说,“麦克这个年纪,是不是应该上个幼儿园,或者请个家教之类的?”

    “差不多,太太有这方面想法?”管家问。

    她点点头,“毕竟我自己没有孩子,这方面也不太了解,回头再和柏琛仔细商量一下吧!”

    “好!”

    进了房间,顾汐直接泡了个热水澡,洗去一身的疲惫,裹着浴巾出来时,经过梳妆台前,看着之前摘下来的项链,手指抚着蓝宝石,落寞的叹了口气。

    名义上她和傅柏琛的婚姻,属于门当户对。

    但事实上,是她高攀了。

    毕竟,顾氏早已今非昔比,依傅柏琛的条件,娶任何人都不成问题,何苦非要是她呢?

    也正因如此,顾汐才宁肯自己绞尽脑汁苦苦支撑顾氏的烂摊子,也不愿意他出面帮忙。

    她可以为了爱一个人倾尽所有,但不能丢了脸面。

    这是原则。

    永远都不可更改的底线。

    将项链收进了首饰盒,放进保险箱,顾汐吹干了头发,就上床睡了。

    却在半梦半醒间,听到了孩子的哭声。

    声音不算大,但却足以将她从梦中惊醒,并再无睡意。

    顾汐随意的披了件睡袍,就出了卧房,来到麦克的房间,推门有些费劲,像被什么东西堵上了似的,她费了很大的气力才推开。

    麦克确实在哭,像是受了什么惊吓般。

    “麦克?怎么哭了?”她柔声问着,伸手在墙上寻找着灯光开关,反复触碰了几次,竟然打不开?

    难道是灯坏了?

    顾不上那些,顾汐迈步进去,不知碰到了什么,只觉得地板上有什么似的……

    接着微弱的小夜灯,依稀看着地板,顾汐不禁怔住了!

    竟然全都是破碎的玻璃碎片!

    这些东西,都是从哪儿来的?

    她第一个想法,千万别伤到孩子!

    顾汐以最快的速度朝着孩子扑去,本能的摸索着去床上,但是她住进这个宅子的时间也不算长,儿童房又是新安置的,一切都不熟悉,原本不远的距离,却因为视线不明,磕碰到了桌角,腹部一痛,身体本能的摔倒了地上。

    满地的碎玻璃,顾汐只觉得腿上一疼,双手撑着地面,又被玻璃割伤。

    “麦克!”

    她顾不上这些,快速挣扎起来,摸索着三两步去找孩子,最终,在床上看到了还在哭着的小麦克。

    顾汐抱着孩子,亲了亲他的小脸,“怎么哭了?是伤到哪儿了吗?快给我看看……”

    不知道为什么,麦克被她抱在怀里,竟然还不哭了。

    孩子不哭了,顾汐一颗紊乱的心也放了下来。

    但她自己却因刚刚的摔倒,身上多处被玻璃割伤,快速起来时,一只拖鞋还没有穿,此刻的脚底也沾了不少玻璃碎渣。

    来不及她多作反应,房间的灯突然亮了!

    豁地,江林绾也冲到了儿童房门口,看着房间一地的碎玻璃和血印子,失声尖叫,“啊!我的儿子啊!”

    她以最快的速度跑进来,从顾汐的怀里抢走了麦克,“麦克,快给妈妈看看,哪里受伤了?”

    仔细检查一番,发现麦克竟然毫发无损,江林绾眸色怔了下,下一秒,不知触碰到了孩子哪里,麦克突然又大哭了起来。

    “哎呀,是不是伤到了哪里?”江林绾佯装心疼孩子,但歹毒的目光却看向了顾汐,“这满地的碎玻璃是怎么回事?你弄的吧?”

    顾汐怔了怔,“你说什么?”

    “看来后妈果然就是不行,这么快,就像谋害我儿子了?”江林绾劈头盖脸的,将全部错误都扔到了顾汐身上。

    这种突袭的一盆脏水,顾汐怎么可能背锅?

    “江林绾,你胡说什么呢?”

    “我胡说?这栋宅子里,除了你能害我儿子,还有谁?”江林绾指责着,怀里的孩子还哭个没完没了。

    她抱着麦克,用手指着顾汐,“看吧,我儿子都哭成什么样了?你这个狠心的女人,也太过分了!竟然用这种招数对待一个三岁的孩子……”

    顾汐真的不想搭理她,但看着麦克哭得太厉害了,也有些心疼,就说,“孩子还在哭,先把麦克哄好了,可以吗?”

    “呵,做贼心虚了吧?”江林绾冷笑着,一副得意的姿态。

    顾汐真的不想再和她废话,顾不上脚上的伤情,迈步上前,就要从江林绾怀里抱过麦克。

    熟料,江林绾便趁机狠推了她一把,顾汐没站稳,身体向后倒去,若是摔倒了,肯定又逃不过满地的玻璃碎片。

    但在此时,江林绾像良心发现了般,竟然伸出手,拉住了顾汐,在稳住她身体后,江林绾余光扫着门口走来的高大身影,自己身体一软,顺势倒了下去。

    “哎呀!”

    伴随着她娇柔的嗓音过后,江林绾以一个非常优美的姿势,摔倒了地上。

    顾汐不管她怎样,眼疾手快的从她怀里抱起了麦克,以至于没让孩子有什么闪失。

    与此同时,顾汐也看到了门口走来的傅柏琛。

    他深眸扫了眼满地的狼藉和依稀的鲜血,敏锐的视线紧锁着顾汐割伤的小腿,和一只光着的脚,下面印着的殷红清楚可见。

    但她却像丝毫感觉不到疼痛般,仍旧关注着怀里的麦克,轻声哄着,尽量让孩子别哭了。

    而江林绾却倒在地上姿态娇柔的看着傅柏琛,委屈的吸着鼻子,凄楚的柔声哭诉,“柏琛,你快来看看啊,这个女人,怎么这么狠心啊!我刚一会儿不在,她就这么对待我们的儿子……”

    不去理会江林绾的恶人先告状,顾汐只是本能的关注孩子,这才发觉,刚刚麦克会哭,也是因为有点咳嗽的缘故。

    “孩子有点发热和咳嗽,我带他下去吃点药!”顾汐说着,抱着孩子径直绕过江林绾,准备下楼。

    却在经过傅柏琛身边时,被他大手一把拉住手臂,拦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