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来书小说网 - 无弹窗广告的文学阅读网站

正文 第四十四章 本课主题:全是你的错!(第二、第三更)

作品:我真的不想穿越  |  分类:二次元小说  |  作者:王筱蛟

    【小说公众号开通拉,微信点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 bixiazhekou】    肺部呛入了许多浓郁的血腥味道,让身体出现了一种无比恶心的感觉。3秒钟记住--笔下中文网单字母全拼(WWW.bxzww.com)

    可眼前的情景却让菜月昴顾不上身体上的难受,一具具破烂不堪的尸体被随意的丢在大坑底部,那一张张昨天夜里还在嬉笑打骂的面孔,今天却已经充满了绝望与恐惧,被人随意的埋藏在了这里。

    挖掘开来的新鲜土壤气息与血腥味混合在一起,让菜月昴一屁股坐了下去。

    这是一个大坑……严格说起来是一个巨大的乱葬坟墓,里面所埋的正是密德罗家族几乎全体的成员。

    大少爷维尔桑、二少爷贝尔纳、三少爷帕特……三个昨夜还在为家主争夺的人,已经尽皆变成了尸体;而另一些尸体则是和菜月昴同龄的少年,虽然没有打过交道,但菜月昴也能认得出来……

    这些少年少女,都是密罗德家族的少爷、小姐。

    “——!”

    伍德抬起双手,对着自己扇了扇,嗅着这浓郁的血腥味,砸了砸嘴:“真是浪费啊。”

    “怎么回事!!”

    仿佛是因为伍德的声音回过了神,菜月昴双眼通红的转过身,一把拽住了伍德的脖领:“这些……都是你杀的?”

    “哼……你就这么不想承认嘛?”

    伍德冷笑一声,也没见他有什么动作,就见拽住他衣领的菜月昴仿佛触电了一般,接连向后倒退了几步。

    不急不缓的整理了一下衣领,伍德看着菜月昴一歪头:“这些……明明都是你的错啊。”

    “你…在说什么莫名其妙的话……”

    菜月昴脸色变得苍白起来,他并不是不明白伍德话中的含义,只是他不想去承认……

    “这就是你那个决定所需要付出的代价之一。”

    伍德嘴角一勾:“如果换了四兄弟中任何一人成为家主,身为长辈的他们都不会对于小辈动手,就算是动手也会留下自己的血脉,而不是现在这样完全断绝。”

    “所以说……他们之所以会死完全是因为你一个人!”

    伍德一脸戏虐的看着大坑中那些尸体:“还真是可怜啊,这些人可能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毕竟他们都是无辜的,可是却因为某人幼稚的决定招来了死亡。”

    “不…我……”

    菜月昴想要去反驳,可是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反驳伍德的话。

    “你是不是想说这不怨你,你事先根本没想过会有这种后果,还有这些人是罪有应得的,他们的父辈造的孽由他们来偿还是很正常的,这根本不怨我。”

    菜月昴愣愣的看着伍德,脚步一步步向着身后退去。

    处于震惊中的他却是忘了……自己身后究竟是什么样的地方。

    脚下一划,菜月昴身体不受控制的向着那尸体堆跌落了下去,因为有尸体垫背的关系,他并没有感觉到痛……可是那种浓烈的血腥味与身下那令人汗毛耸立的冰凉触感却让他整个人呆立在了原地。

    粘稠……

    菜月昴将颤抖的双手放在眼前,映入眼帘的是那已经凝固脓状血液。

    “啊啊啊啊啊~~~”

    下一秒,惨叫声便从尸体坑中传了出来。

    伍德饶有兴趣的看着连滚带爬跑出来,跪在地上不停喘着粗气的菜月昴:

    “现实不是游戏。”

    “在现实中你继续抱着那种天真幼稚的自大思想,继续不经大脑便凭借一时喜好做出决定,最终结果……往往能让你感觉到生不如死,哪怕你拥有死亡重置……也不要把这残酷的现实当成一场游戏。”

    “不…我……我做的没错。”

    菜月昴从地上站了起来,红着一双眼睛,脸上强扯起了一抹笑容:“裴丽莎成为家主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其他人根本不适合成为家主,最终的结果只会是让密罗德家败落……没错,就是这样,这一定也是罗兹瓦尔想要的结果,我相信裴丽莎能够让密罗德家族变得更加强大。”

    “嘛,会不会繁荣我不知道,但有点我还是知道的……”伍德顿了一下,直视着菜月昴道:“就算密罗德家变得在强大,罗兹瓦尔也不会因此而感觉到高兴。”

    “因为……密罗德家从贝尔纳被‘铁之牙’抛弃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归属于合辛商会了。”

    “什么?”

    “裴丽莎虽然有点小聪明,可是在大局上的发展她却远远不如贝尔纳,所以如果合辛商会想要在合作伙伴的话只会选择贝尔纳而不会选择裴丽莎。这点她也明白,所以想要拉拢合辛商会为靠山保护自己不被罗兹瓦尔抹杀,她所做出的选择就是将整个密罗德家族都融入到合辛商会当中。”

    “嘛,关于这个……我承认自己的确是给予了裴丽莎一定的诱导,不过做出决定的是她而不是我。”

    伍德撇了撇嘴:“这大概也是她最想要的结果,哪怕整个密罗德家融入合辛商会,但她依然是密罗德家的家主,只不过主家从梅扎思家改为了合辛商会。”

    “怎…怎么可能?”

    菜月昴看着伍德,整个人傻傻的站在原地,实在是伍德这番话对于他的刺激实在是太过于巨大。

    如果这样的话……

    他的一个决定,不仅害的密罗德家族血脉几乎断绝,还将密罗德家推向了爱蜜莉雅的敌对阵营……

    自己,

    究竟做了什么?

    “不可能,裴丽莎不可能这样……”菜月昴怒吼一声:“她根本不在乎什么密罗德家族,她只是想要毁灭掉密罗德家,想要为自己被几位伯伯害死的父母报仇,她根本不可能会这么做。”

    “没错,她最初想毁灭家族这点我不否认,但那只是对成为家主一点希望没有的情况下所做出的选择而已。”

    伍德冷笑一声:“我说过……亲情是义务,但是会输给时间,无论当初对于自己父母的死亡多么悲伤,但一个12岁的小丫头经过一两年就会遗忘掉那一切,如果有人跟她说把你的父母挖出来挫骨扬灰就让你成为密罗德的家主,裴丽莎一定会抱着歉意与悲伤一边自己的父母说‘我不想的,但只有这样我才能活下去’一边将自己父母挫骨扬灰。”

    “永远不要把女人当成弱势群体来看待,她们狠毒起来……往往要比男人来的可怕。”

    伍德看着一脸苍白的菜月昴:“而你就是那个跟她说‘只要挖出你父母挫骨扬灰,就让你成为家主’的人,是你让已经对家主之位绝望的她,再次燃起了希望。”

    “不…不对…如果不是我的话,她当时就已经被几位伯伯杀……”

    “那个真的是她几位伯伯派来的嘛?”

    “什么?”

    “不觉得太巧了嘛?刚刚消失在你视线中,就遭受到了人刺杀……而且一个那么强的杀手,居然只是伤到了一个普通弱女子的胳膊,并且让她悠然的跑了上百米来到你的身边。”

    伍德嘿嘿一笑:“然后又巧之又巧的在她来到你身边时,杀手凭空出现,你这家伙还真不是一般的天真啊。”

    “……”

    菜月昴只感觉身体一阵发寒,下意思想要去否认,可是仔细想想当时的情形……他却无法说出反驳的话。

    过了半响,菜月昴语气有些嘶哑的道:“她……这么做又有什么目地……”

    “当然是为了杀你了。”

    伍德一指那尸体堆:“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的话,你现在也是那尸体堆的一员了,当然拥有死亡重置的你是不会躺在这里的。”

    “杀我?”

    “我刚说了,在你没给她希望之前,裴丽莎想要的只是毁灭,所以第一次你和老家主才会被她一起毒死。”

    说到这里,伍德脸带讥嘲的一笑:“我们知道自己在罗兹瓦尔眼里不算什么,可她却不知道,所以自以为是的认为杀掉罗兹瓦尔的使者会让罗兹瓦尔迁怒密罗德家。当然为了让密罗德家死的更彻底,她也毒死了老家主,为的就是挑起几位伯伯的战争。”

    “所以当时那个杀手……其实真正的目标是你,她自伤一条胳膊,只是为了洗清自己的嫌疑。”

    菜月昴一怔:“你早就知道了?”

    “那种拙劣的演技也只能忽悠傻子了。”说罢,伍德看了一眼菜月昴:“所以……你现在是准备把过错都赖到我头上嘛?因为我没有提醒你才造成这一切?”

    菜月昴闻言没有说话,可是那脸上的神色却已经表达了他的想法。

    “别天真了。”

    伍德冷笑一声:“我一不是你的朋友,二不是你的家人,凭什么要提醒连这种低劣陷阱都看不出来的你?别忘了……我答应的只是保护你的安全,并且在力所能及的范畴内帮助你。”

    “我保护了你的安全,也听从了你的决定,这也要赖到我的头上嘛?”

    伍德直视菜月昴的眼睛,菜月昴在与伍德对视的瞬间便扭过了头。

    “哼,更何况……我还不止一次的提醒过你。”伍德冷哼一声:“结果是你天真的认为自己的决定没有半点错误。”

    “提醒我?”

    “不然你以为我当时为什么要去跟那些佣人闲谈?当时他们明明已经说了,死掉的是某位小姐的管家,结果你居然一点也没怀疑。”伍德看着菜月昴那放大的瞳孔,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甚。

    “嘛,言归正传,接下来的发展就应对了我另一句提醒了。”

    “友情是利用,会输给金钱!”

    伍德打了个响指:“因为看到了我的强大,所以裴丽莎就改变了一开始的计划,转而想要利用你来让我帮她达成目地,所以她利用自己的父母勾起了你的怜悯,然后你脑袋一热,就由下半身做下了这个没脑子的决定。”

    “从始至终,这一切都是你自己的错!”

    伍德冷笑一声:“所以我为了配合你的没脑子决定,也选择了最没脑子的做法,完全不顾后果的将裴丽莎推上家主之位,反正密罗德家以后也不在是梅扎思的分家了。”

    菜月昴面如死灰的瘫坐了下去,整个人如同死了一般。

    “现在绝望不觉得太早了嘛?”

    伍德嘿然一笑,将菜月昴从地上提起,两个人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菜月昴只感觉一阵失重感传来,当他再一次睁开眼镜时已经到了一个庭院的围墙之上,赫然正是密罗德的府邸。

    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

    “莎莎,这次我的配合很不错。”

    一个得意洋洋的声音传来,菜月昴抬头看去,只见庭院内部一男一女正站在那里,男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而女人则是裴丽莎!

    而那个男人的身份则是裴丽莎唯一的合作伙伴,艾德安家的大少爷萨安。

    萨安搂过裴丽莎,眼带痴迷的抚摸着怀中那足以当她女儿的少女。

    “第三个提醒,爱情是发泄的必要手段!”

    伍德嘴角一勾,指着下面萨安道:“他就是为了发泄而被裴丽莎所勾引,女人的身体就是一个很不错的筹码;但,我也说过,爱情……最终会输给家境!”

    “呃……”

    几乎在伍德话语声落下瞬间,那搂着裴丽莎的男子眼睛突然一瞪,七窍同时向外流出了漆黑的血液,手中酒杯滑落而下,伴随着一声脆响摔的粉碎。

    裴丽莎缓缓站起身,看也不堪地上的渐渐失去生机的萨安,整理了一下缭乱的衣着。

    “如果裴丽莎没有成为家主,嫁给一个贵族未来的家主无疑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可现在她成为了背后有合辛商会为靠山的密罗德家族,那个可笑的男人已经配不上她了,如果那个男人有更好的家境不止能抱得美人归,还能一举成为两个贵族家的掌管者。”

    “……”

    菜月昴看着身边伍德,心中升出一种难以言表的挫败感,短短几次的接触伍德就已经看透了一切,可自己却还被傻傻的蒙在鼓里。

    就在这时,菜月昴突然发现自己身边的伍德从围墙上跳了下去,径直向着庭院当中的裴丽莎走去。

    “嗯?”

    听到脚步声的裴丽莎转过身,当看到伍德时脸色忍不住一变,不过随即便将耳边的发丝潦倒了脑后,露出了白皙精致的锁骨,脸上绽放出无比美丽的笑容:“没想到居然还能够有幸见到菜月昴先生您……嗯?”

    裴丽莎的话语声掐然而止,因为眼前一花间,那个向她走来的神秘小鬼突然凭空消失。

    还不待她有所反应,就感觉颈间一动,随即眼前的视野渐渐开始变换,最后映入那双美丽大眼睛中的是……那张冷漠到了极点的稚嫩面孔。

    “你做什么!!”

    菜月昴看着被伍德提在手中的头颅与那依然挺立在原地的无头娇躯,神色间充满了震惊与惊恐。

    “嘛,别误会。”

    伍德晃了晃手中头颅,其身后那失去了头颅的曼妙娇躯在原地晃了两下,血液猛的从那两侧完美锁骨之间迸射而起,在伍德身后构成了一副血腥与美丽交杂的背景图。

    “归属转让契约早在昨天夜里就送到了合辛商会会长手里,就算我杀掉裴丽莎也无法改变这一切,我杀她……只是为了避免以后哪怕只有万分之一可能会发生的麻烦,毕竟我貌似干掉了从父母死后,就一直照顾她的老管家。”

    伍德随手将头颅丢到那尸体之上,将那依然站立在原地的尸体砸倒在地。

    “当然,她的死这个也不怨我!”

    伍德嘴角一勾:“毕竟我这人比较怕死,所以不会留下一丁点后患,归根结底来说……也是为了救你,才会让我成为她的仇人!”

    “所以,这也是你的错。”

    “你……”

    菜月昴咬牙切齿的看着伍德。

    伍德却是毫不在意的一笑,随即突然一拍手掌:“啊,对了,因为你的错让裴丽莎死了,那些居民的损失就没人会给赔偿了,合辛商会虽然拥有密罗德家的所有产权,但商人可不会那么滥发好心将自己的钱往外送。”

    伍德摸了摸下巴:“哎呀,努力了大半辈子才积攒下来的财产就这么没了,那些居民一定会悲痛欲绝,个别过激之人会因此而自杀也不是不可能;诶呀呀,这也是你的错啊。”

    “这就是你不经大脑,完全随性子,冲动做下决定所带来的后果。”伍德顿了一下:“仔细想想密罗德家族还真是惨啊,这下除了没参与进来的五小姐,血脉完全断绝了诶!!”

    “你的一个随意的决定灭了一个大贵族世家,这种感觉是不是特别棒?”

    “……”

    菜月昴没有说话,或者说……他已经完全没有办法去反驳伍德所说的一切。

    这些……

    都是自己的错。

    这不是游戏,自己也不是游戏中的主人公。

    自大嘛?

    菜月昴踉跄了一下,摇晃着走到庭院中两具尸体前,颤抖的手去捡地上那包含毒酒的酒杯碎片。

    “你确定吗?”

    菜月昴的手一顿。

    “你真的了解自己的能力嘛?”

    伍德嘴角一勾:“你确定要把自己的性命赌在这种跟你没什么关系的小事上嘛?如果没办法触发死亡重置……”

    “你,就真的死了。”

    菜月昴闻言眼中闪过一抹悲伤,自己就连唯一拥有的能力……都不能随意使用嘛?

    寂静持续了良久,最终菜月昴还是一脸苦涩的直起了身。

    “看来这一堂课可以宣布下课了啊。”

    伍德微微一笑,将双手枕在脑后,径直的向着外面走去:“走,龙车可还在城外等着我们呢。”

    菜月昴犹豫了一下,默默跟在了伍德身后。

    两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了庭院当中,远远传来一阵对话声。

    “有没有人说过……你是个人渣?”

    “混蛋、变态、疯子、恶魔……等乱七八糟的称呼倒是常有人说,不过人渣好像还真没有过。”

    “你个人渣!!”

    “承蒙夸奖。”

    ……

    -------

    五千二百字大章。

    天才本站地址:.。m.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