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来书小说网 - 无弹窗广告的文学阅读网站

正文 番外16:浮云归(十六)

作品:权臣闲妻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凤轻

    【小说公众号开通拉,微信点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 bixiazhekou】    朱颜跟高裴谈了什么谢安澜并没有去打听,不过之后听人说高裴那天一脸郑重地离开了。3秒钟记住--笔下中文网单字母全拼(www.BXZWW.COM)朱颜也没有再对谢安澜提起这件事,虽然对婚事依然不算热衷,但是眉宇间倒是明显开朗了几分。

    谢安澜回到家中还很是有几分提心吊胆的等了两天,就怕哪天一早醒来就收到了说朱颜和高裴要取消婚礼的消息。不过好几天过去依然风平浪静,谢安澜这才松了口气,“看来是成了。”

    陆离道:“为夫说了,不会有问题的。夫人不信我。”说着,俊美的青年还不忘幽怨地望着妻子。谢安澜忍俊不禁,无语地道:“你这副样子若是被外面的人知道,睿王殿下,你的面子还要不要了?”

    “不要。夫人不相信我,我难过。”陆离道。

    “……”谢安澜给他激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抬手搓了搓手臂,谢安澜无奈地道:“那你想怎么样?”

    陆离瞟了她一眼,不说话。

    谢安澜微微挑眉,“不想理我?那我走了哟,带阿狸出门玩儿。”说着,当真站起身来往外面走去。才走了两步,就被人从身后一把搂住了。谢安澜并不觉得意外,却也没有回头,“夫人一定是不爱为夫了。”

    谢安澜无语,“四爷,你差不多了啊。”转身面对着他,“好,你说你想怎么样?”

    陆离眼睛一转,“都听我的?”

    谢安澜冷笑,“你想得美,说到底这次的事情还不都是你暗中搞出来的?”陆离叹气,“明明是柳浮云搞出来的,我最多只是顺水推舟了一把而已。”谢安澜点头道:“你最好小心一点,哪天被人打死了都不知道。”

    “夫人会保护我的。”陆离理所当然地道。

    “……”脸呢?

    “夫人又在操心别人的事么?与其操心那些琐事,不如关心一下正事。”陆离语气里带着淡淡地酸意。谢安澜道:“还有什么正事?我很忙的好?”陆离环着她腰上的手轻轻覆上了腹部,低声道:“阿狸已经快四岁了,应该给她添一个弟弟了。”

    谢安澜一怔,倒是认真的思考起来了。毕竟两个孩子年纪相差地太大也确实会少了很多乐趣。原本她其实倒是更喜欢先有一个哥哥再生一个妹妹的。但是既然把阿狸生成了姐姐,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不过……

    “你想要孩子了么?”这两年陆离始终没有提过再生个孩子的事情,谢安澜还以为他上一次生孩子的恐惧症还没好呢。其实谢安澜上次生阿狸比起绝大多数的女人生头一胎都要顺利很多了。陆离大概也没有受到什么惊吓,不过在阿狸刚出生那段时间,谢安澜还是能感觉到陆离的小心翼翼。

    陆离淡定地道:“阿狸该有个兄弟了。”

    “所以,你到底想不想要小宝宝?不然我问问阿狸再说?”谢安澜笑眯眯地看着他道。

    陆离连忙搂住她,“想。夫人,咱们再生一个宝宝。”

    陆离喜欢孩子,当然了这仅限于自己家里的孩子。或许是前世过的太过凄凉孤单了,陆离很喜欢一家人的感觉。一家人当然不会只有他们夫妻两个,还要儿女双全,热热闹闹的才好。不过陆离是个很理智的人,即便是喜欢孩子他也不会因为想要男孩或者别人说睿王府需要继承人等等理由去催着谢安澜生孩子。虽然大夫都说谢安澜的身体很好,但是陆离依然还是坚持过了两三年才想要生第二个孩子。不管第二个是男是女,都不要再生了。陆离心中暗暗想着。

    他一点儿也不觉得家里没有男孩有什么问题,睿王府又怎么样?他也不是舅舅的孩子,大不了将来再把王位传给舅舅的儿子,万一舅舅实在是太不争气了,给阿狸招个女婿回来也是可以的。只要他们活着一天,再厉害的未来女婿也翻不了天。

    不过,想起给阿狸招女婿这个事儿。睿王殿下心里有点不舒服。哪个混账东西敢觊觎他们家阿狸,他一定要修理的他爹娘都认不出来!

    谢安澜兴致勃勃地看着陆离的脸色一变再变,好好地说个生孩子的事儿怎么脸色也能变得这么难看?不想要干嘛还提出来?

    穆大公子最近很忧郁,穆大公子最近很烦躁。

    虽然说身边既没有妻妾,也没有红颜。但是男人若是知道自己某方面出了问题,还是不能忍的。更不用说,当遇到这个让他烦躁郁闷的罪魁祸首的时候,穆大公子直接原地爆炸了。

    “哟,这不是高将军和朱老板嘛。”穆翎皮笑肉不笑地看着走进自己店里的一对璧人。

    朱颜毫不示弱,一模一样的腔调道:“哟,这不是穆家大公子穆……嘛。”虽然中间有两个断音,但是和她面对面的穆翎还是清楚的看到了她的嘴型说的是什么。穆翎磨牙,然后冷笑,“以后好像该称呼一声高少夫人了,恭喜啊。”

    “多谢。”高裴沉稳地道,不过耳廓却有些发红,显然跟眼前这两位比谁脸皮厚,高裴是比不过的。

    朱颜上下打量了穆翎一眼,似笑非笑地道:“听说穆大公子也有了意中人了?要我说啊,穆大公子还是高抬贵手,毕竟…呵呵。”

    “朱颜!”穆翎咬牙。

    朱颜轻哼一声,毫不客气地与他互瞪。

    高裴左右为难,只得对穆翎客气地道:“穆公子,我们……”

    穆翎挥挥手中的折扇,道:“知道知道,高将军大婚的消息整个京城都知道了。两位是来选购大婚需要的东西?这倒是有些奇怪,不过没关系,两位想要什么尽管选。”

    “送给我们当礼物么?”朱颜笑问,

    穆翎冷笑一声,“掌柜,他俩选的东西,价格全部翻三倍!”

    “啊?”掌柜一脸为难地看着穆翎,“穆爷,这……”这可不是做生意的道理啊,和气生财,和气生财……

    朱颜大怒,“穆翎,你故意的!”

    穆翎轻哼,“本公子就是故意的,你奈我何?”

    “你当我一定要在你这里买么?”朱颜道。

    穆翎心情大好,“你当然可以不在我这里买,不过我保证,这些东西整个东陵只有我这才有货。有本事,你自己出海去买啊。”穆翎这间铺子卖的全部都是从外邦运回来的。这两年虽然也有人跟着穆翎的船队出海,但是最好的货源依然在穆大公子手中。穆家的财富也在飞快地增长中,即便是美人坊的收益不菲,朱颜也还是忍不住羡慕嫉妒。跟穆翎比起来,美人坊那点东西真的不算个事儿。

    眼看着两人就要打起来了,高裴连忙拉住朱颜,道:“颜颜,咱们……”

    穆翎被“颜颜”两个字雷的浑身一抖,朱颜也忍不住瞪了穆翎一眼,没好气地道:“别乱叫!之前的事儿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高裴无奈,歉意地朝穆翎点了下头,拉着朱颜就往外面走,“咱们先去别的地方逛逛。”

    穆翎幸灾乐祸地对着朱颜笑,有了夫家的人就是不一样了哈,你再跟我吵啊,跟我打啊。

    朱颜对他冷冷一笑,一偏头发间的一支发簪就朝着穆翎射了过去。穆翎连忙侧身让过,高裴已经拉着朱颜出门去了。

    掌柜很是头痛的看着自己主子,“穆爷,您就这样把人赶走,是不是…不太好啊。”高家大公子要娶媳妇儿,多大的一笔生意啊,就这么白白的赶走了。

    穆翎淡定地道:“没事儿,他们还会回来的。”

    “那…这个价格?”掌柜道。

    穆翎道:“按正常卖。”

    掌柜松了口气,他真怕穆大公子一张嘴“按十倍卖”。

    穆翎心中暗道:这种气人的把戏只能玩一次,要是再来一次说不定朱颜那女人就要去找无衣了。要是让她在无衣面前嚼舌根,他说不定还要白送。朱颜成婚,想让他送礼?送她相公一瓶药还差不多。

    咦?这好像是个不错的主意。回头去找柳浮云琢磨一下。

    浮云公子离开小店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漫步,心情郁闷也不想待在家里了。谁知道出来走走居然还遇到朱颜那倒霉催的女人,心情更不好了!

    “穆兄。”谢安澜地声音突然响起。

    穆翎一愣,回头四下张望才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走到了静水居。谢安澜正坐在静水居楼上的窗口对他招手。

    穆翎走上二楼,就看到谢安澜坐在大堂靠窗的位置,她对面还坐着一个女子。

    等到走近了,那女子回过头来穆翎却是一惊,不是骆念幽是谁?

    骆念幽大方地对他点了下头,“穆公子。”

    穆翎却难得有些手足无措,明知道只要不把脉骆念幽应该是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的,但是他就是紧张的仿佛自己已经被人看透了一般。百般的窘迫,千般的羞愧。于是在心中,又把朱颜拖出来鞭尸了一百回。

    谢安澜含笑道:“穆兄,真巧你一个人上街?”

    穆翎道:“你两位这是?”

    谢安澜道:“念幽刚回京城,也没有认识什么人,我正好也闲着,陪她逛逛街啊。”

    穆翎心中一阵感动,果然是好妹子。完全不知道谢安澜在心中谋算着要通过成为骆念幽的姐姐,从而成为穆翎的姐姐的小心机。

    “这个…我打扰两位了?”穆翎道。

    骆念幽道:“没有,穆公子请坐。”虽然才刚回来,东临先生却已经为她科普过京城的权贵们了。骆念幽自然知道穆翎是谢安澜的结义大哥。穆翎谢过,走到一边坐了下来打,道:“刚才我遇到朱颜和高裴了。”

    谢安澜在心中暗骂:穆翎这货果然跟陆离说得一样傻。在骆姑娘面前你说什么朱颜和高裴?嘴里却问着,“他俩一起?做什么?”

    穆翎轻哼一声,“好像是买东西。”

    骆念幽有些好奇地看了穆翎一眼,难道那位朱姑娘是穆大公子喜欢的人?所以才这么不高兴?

    谢安澜笑道:“朱颜倒是想得开。”朱颜不是什么磨蹭的人,既然认同了跟高裴的婚事也不会遮遮掩掩欲拒还迎。不过,该有的惩罚肯定不会少,祝高将军大婚快乐。

    “说起来,正好有件事想要请骆姑娘帮忙呢。”谢安澜将话题拉回骆念幽身上。

    骆念幽点头,“谢姐姐请说。”

    谢安澜指了指穆翎,“劳烦骆姑娘再给他看看,他最近身体有些不适。”

    不等骆念幽说话,穆翎已经大惊地从凳子上跳了起来,“不不不!我…我没病,我很好!”这种病怎么能给姑娘家看?更何况他这还不是病,而是被人下了药。林珏都说没办法,大概是真的没办法了。

    骆念幽不解地蹙眉,“穆公子,讳疾忌医不好。”

    穆翎道:“我真的没事,多谢姑娘关心。”穆翎虽然坐下来了,却努力的把身体往墙角缩,仿佛害怕骆念幽扑上来非要给他把脉一般。

    骆念幽也不是没见过讳疾忌医的人,但是反应像穆翎这么大的也不多见。侧首去看谢安澜,谢安澜无奈地叹了口气,耸耸肩不说话。

    骆念幽顿时了然,看来这位穆大公子身体确实有问题。但是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不肯去看大夫。

    “穆公子,虽然我医术浅薄,但是把个脉还是没问题的。或许,你确实没什么病呢?让王妃安心一下也是好的。”

    穆翎连连摇头,再也没有了跟佳人同桌饮茶的欢快,直接站起身来就要开溜,“那什么,我突然想起来还有点要事没有处理,就不打扰两位喝茶了。告辞!”

    “唉?!”不等谢安澜说什么,穆翎溜得比兔子还快,转眼间就不见了人影。

    谢安澜哭笑不得,“骆姑娘,不好意思,穆兄他不是对你的医术不放心……”

    骆念幽点头道:“谢姐姐不用担心,我明白的。”

    谢安澜叹了口气道:“回头我再跟他谈谈。”

    骆念幽点头道:“若是穆公子不习惯女大夫的话,我还认识几位德高望重的老大夫。以穆家的财力,想必也负担得起。”

    “多谢。”谢安澜感激地道。

    骆念幽笑道:“医者本分,倒是谢姐姐和穆大公子倒不像结义兄妹,像是亲姐弟。”

    “……”这是在暗示穆翎太傻,还是我老了?

    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