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来书小说网 - 无弹窗广告的文学阅读网站

正文 后记(二)

作品:重生在神话世界  |  分类:重生小说  |  作者:纸生云烟

    【小说公众号开通拉,微信点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 bixiazhekou】    祁山。3秒钟记住--笔下中文网单字母全拼(www.BXZWW.COM

    林寒叶瘦,西风吹枝。

    粼粼霜雪满地,弥漫一白,冷意沾衣。

    时不时有猿啼之声自里面传出,凄厉非常,在林间回响。

    即使盛夏时节,整个山中都有一种阴冷,罕有人迹,因为据说此地通连幽冥,常年鬼哭不绝,中央黑云遮天蔽日,吞噬所有。

    久而久之,自成凶地,人们谈之变色,唯恐避之不及。

    这一日,只听悠长的鹤唳之声由远而近,铿锵若金石之音,驱散阴暗,须臾之后,祥云阵阵,瑞彩连连,共有七八只丹顶雪羽的仙鹤出现,目若电闪,铁爪森然,非常神骏。

    鹤背之上,是高冠古衣的玄门中人,腰悬法剑,顶门上莲花盛开,郁郁馥馥,仔细看去,法衣之上纹理呈现星斗天宫交错之相,璀璨光辉。

    要是明眼人在此,就可看出,来人不是普通角色,而是无极星宫真传弟子,还在天庭担任职务。

    为首的青年人蒋青长眉如剑,英姿勃发,他挽着道髻,法衣杏黄,眸子弥漫琉璃之色,光有七彩,看向山中,面上笑意缓缓敛去。

    蒋青身前的小师妹黛眉尖尖,鬓角插花,美眸中有狡黠灵动的光,她敏锐感应到自家师兄的不对劲,于是开口问道,“师兄,可有不妥?”

    蒋青点点头,他看向祁山深处,神情凝重,道,“原本我以为这里只是一个幽冥节点,可现在看来,非常不一般,别有乾坤。”

    听蒋青的话,鹤背上的人都紧张起来,他们深知自家这位师兄的厉害,能让他这么慎重,眼前的祁山不亚于龙潭虎穴啊。

    “去看一看。”

    蒋青沉吟少许,想到自己一行好不容易寻到的珍宝的消息,还是下了决定,进入山中。

    路上无话。

    只有石骨棱棱,木自其中出,藤萝垂挂,阴森吓人。

    乍一看,如狮虎一样,森森然欲噬人。

    走在里面,只觉得阴风阵阵,人在其中,毛骨悚然。

    不知不觉,众人来到一大湖前。

    只见湖色平展,何止万顷,倒映四下空谷入水,晶澈天光一点点敛于里面,所有光明束成一线,渐渐沉底,留下黑暗。

    空空荡荡,幽幽冥冥。

    周匝寂静无声,一片死寂。

    “是在湖中。”

    蒋青拢在袖中的手指抖动,毫光缠绕,隐成罗盘,指向远方,他静静看向那里,眉头皱起,身上法衣飒飒,风烟寥寥。

    “只是,”

    蒋青眉头皱成疙瘩,他隐隐感应到湖水之下,蕴含一种令人窒息的恐怖力量,让他知道,要是真飞遁而过,恐怕有大凶险。

    正在此时,只听一声水音,然后波纹一开,自湖中驶来一叶乌篷船,船到岸边,然后有声音响起,道,“诸位,可要过湖?”

    “嗯?”

    蒋青抬起头,就见乌篷船船头之上,俏生生立着一个少女,容颜纤美,红衣罩身,流霞系带,玉足如笋,像是翩然红云,自有神采,她提着宫灯,上缀莲花之相,细叮当有音。

    少女不止清丽脱俗,而且气质沉凝,很有玄门仙道的正宗气象。

    “过湖,”

    蒋青目光扫过湖面,隐隐有黑影浮现,细密交错,若人之头发,一闪而逝,心中的不舒服愈发严重,他想了想,和身前的同门们打了个招呼,然后答道,“那就有劳道友了。”

    不多时,人齐上船,只听一声拨水声,船离岸,向湖心而去。

    湖中寂静,不见鱼鸟。

    只有水草纵横,不时荡开圈晕,自内到外,泛起幽光。

    万万千千,恍若从地狱深处睁开的眼眸。

    大大恐怖,大凶险,大可怕。

    不过所有一切遇到乌篷船,都远远避开,发出哗啦呼啦的声音。

    蒋青定了定神,压下心中诸般念头,望向红裙少女,问道,“不知道友怎么称呼?”

    红裙少女乘着船,细眉一挑,有一种英姿飒爽,答道,“妾身聂小倩。”

    “聂小倩,”

    蒋青听到这个名字,仔细想了想,没有任何的印象,真是有点古怪,可待他再开口左敲右击的时候,红裙少女只是螓首低笑,并不言语。

    很快,船到湖中心。

    蓦然间,有一水中山挡路。

    只见山谷嶙峋,横斜有致,半截在水底,半截在水上。

    而露在上面的山体庞大无匹,俯视四方,隐隐有一种龙盘虎踞之感。

    只是接近,就觉得沉甸甸的。

    “这是什么山?”

    无极星宫的一位女仙不由得抱紧胳膊,不知为何,心中发毛,道,“总是觉得怪怪的。”

    聂小倩笑了笑,她可不会告诉对方,如果真的从上空来看,这浮在水面上的山体恍若龙首,须眼凛然,栩栩如生。

    “这是长恨山。”

    聂小倩抿了抿嘴,美眸中有异色,道,“据说别有玄妙,经常有怪异发生,我们绕过去。”

    “长恨山,”

    蒋青打量着出水山体,藏在袖中的宝符有晶莹之光激射出来,隐隐之间,虚空中有莫名吟唱,厚重肃容,他能发现,自己所要找的珍宝,就是山里。

    “聂道友,”

    蒋青用手指向怪山,声音不容置疑,道,“我们过去。”

    “过去?”

    聂小倩表面犹豫一下,心中却是在冷笑,这么多年来,她待在此地,这么多年来,见过了不少像蒋青这般人,他们自以为有奇遇,实则是为他人做嫁衣。

    “好。”

    聂小倩在蒋青连续要求之下,装作无可奈何,驾驭乌篷船,向怪山行去。

    等到山前,还没等蒋青等人有所动作,突然间,他袖中的宝符轰隆一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大,里面迸射出万千白光,如同奔烟一样,投向怪山。

    “是什么?”

    蒋青眉眼一跳,感应到一种大恐怖。

    轰隆隆,

    下一刻,整个怪山活了起来,爆发出难以言语的声响,在惊人的大吼声中,身子节节拔高,龙首蛇身,大到不可思议,随意一动,鸿蒙开辟。

    “这是什么?”

    无极星宫的人瞠目结舌,他们见到,在怪山活过来的刹那,他的周围,是小儿手臂粗细的灿白闪电,状若蛟龙之相,自上而下,蕴含太始卦象,来回盘旋。

    叮咚,叮咚,叮咚,

    在同时,蒋青还看到,在龙首之上,有洋洋洒洒的宝符,闪耀着光,而自己好不容易收集并花费许多功夫的一个,就在其中。

    “是封印的力量。”

    蒋青看得清楚,念头电转,有了初步判断,被困之人非常狡诈,居然故意散发出宝符,散于四方,然后通过拾取之人收集能量,然后进行收割,最后用来脱困。

    “好强大的气机。”

    蒋青低声让同门后退,他不知道被困于此的人是谁,可气机委实深不可测,太吓人了。

    轰隆隆,

    又一声炸响,虚空中的闪电消失不见,一尊龙首蛇身的庞然大物盘踞在半空中,浩瀚气机冲霄,翻天覆地,他的声音低沉,道,“整整三千年了。”

    “见过阎君。”

    聂小倩自乌篷船上起身,敛衽行礼。这三千年来,对方被困,自己却是得益甚多,修为突飞猛进。

    “嗯。”

    长恨阎君当年真身被镇压,三千年,现在重见天日,只觉得前所未有的舒爽,他看了一眼无极星宫众弟子一眼,目中毫无表情,道,“看在你们出力的份上,我就给你们留一个全尸。”

    话语落下,言出法随。

    以蒋青为首的无极星宫弟子们立刻感应到自己生机流逝,再过刹那,就会身死道消,正在此时,只听一声清亮的剑啸突兀响起,若云中之鹤,翩然而落,继而浩瀚光明铺天盖地,凌空下击。

    剑起风云落,音啸诛鬼神。

    只是一下,就挡住长恨阎君的杀招。

    “咦,”

    长恨阎君微微惊讶,即使是他被镇压之后,力量尚未恢复,再加上此不是幽冥,又有限制,可自己到底是冥府阎君的存在,能接下自己的力量,委实不简单。

    长恨阎君看去,就见飞烟奔霞,彩光绕空,鳞鳞剑气垂落,左右一开,自中间踏步而出一人,是中年相,头戴宝冠,身披仙衣,腰悬法剑,宽眉大眼,面孔硬朗,顶门上有一幅画卷展开,里面红尘万丈,光怪陆离。

    人与天,仙和凡,各种交织,尽在其中。

    中年人来到场中,稳稳当当将蒋青等人挡在身后,手按法剑,直视半空中龙首蛇身的存在,开口道,“长恨阎君重见天日,是大好事,还是不要见刀兵的好。”

    “口气不小。”

    长恨阎君眸子中的冷意深深的,要冻彻时空,道,“不过你可不够这个资格。”

    话语阴冷,自幽冥中来。

    隐隐之中,有鬼哭狼嚎之音,令人战栗。

    他能够看得出来的中年人不简单,身上有一种莫名之气,像是天地大运护佑,不过到了他这样的境界修为,也不怕什么气运了。

    付子庭皱了皱眉头,他见到同道不好不救,可要面对长恨阎君这般存在,可没有任何能够稳稳压住的自信。

    长恨阎君刚要再次出手,蓦地若有感应,抬头看向北方,目光一沉,然后招呼聂小倩一声,道,“我们走。”

    “这个,”

    蒋青等人看到这一幕,微微一怔,不太明白,倒是付子庭同样看了北方一眼,若有所思。

    在北方,垂光若门。

    霜白花纹,半开半掩。

    人在祥光中,隔绝时空因果,微不可查。

    阿秀手持宝卷,立在门户中,美眸看向外面,对于长恨阎君的离开,她没有意外,自己虽然修为不如对方,但有金仙之力护佑,她只是盯着付子庭打量了一会,嘟囔道,“真的会是后天道祖的竞争者?”

    阿秀看不清楚,宇宙演变,不只是金仙道祖看不清,有时候就是造化圣人也会遭遇不可预知之变,她想了想,屈手一点,手中宝卷飞起,向中年人落去。

    落一步棋子,结下善缘,静待以后的发展。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