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来书小说网 - 无弹窗广告的文学阅读网站

第278章 相州之战

作品:盛唐江山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天涯海跃

    封常清当日便启程前往东都洛阳,主持招募士兵。【小说公众号开通拉,微信点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 bixiazhekou】

    而朝廷方面,当然也不止是派封常清一人去东都一条应敌之策,也有多方面的部署。

    比如,唐玄宗下令关中,河南以及其他地方也大量招募士兵。同时,任命张介然为河南道节度使,统领陈留等十三个州。另外,设立朔方节度使,任命九原太守郭子仪为朔方节度使,在朔方主持招募士兵,伺机从朔方东出,攻打安禄山老巢之一的河东道。

    唐玄宗还下旨把河西节度使高仙芝也召来长安城待命。

    一番安排之后,唐玄宗又将怒火发泄在了身在长安城的安禄山的长子,安庆宗身上。

    安禄山反了,做为反贼之子,自然要将其诛连。

    早在安禄山造反的消息传来的那一天,安庆宗便被软禁了起来。

    当士兵拿着唐玄宗的圣旨冲进来的那一刻,安庆宗闭上了眼睛,他知道自己完了。

    果然,唐玄宗下旨将安庆宗斩首,还赐刚与安庆宗成亲没多久的荣义郡主自尽。

    被押到法场,安庆宗悲呼父亲安禄山为何不顾他的生死,连通知他一声都没有就放弃了他,而举旗造反。

    安庆宗的悲呼改变不了他是安禄山长子的身份,更加改变不了他被斩首的命运。

    要说最无辜的还是荣义郡主。

    做为皇族宗室女,也是李家的一员,嫁给安庆宗不是她能够选择的,可是安禄山造反,唐玄宗诛连安庆宗,却把她也一起诛连了,赐她自尽,她何错!

    皇命不可抗,最终,荣义郡主流着泪上吊自缢。

    安庆宗和荣义郡主死的时候,封常清日赶夜赶之下,也到达东都洛阳。

    这个时候,安禄山各路大军也已经横扫了黄河以北,重新集兵于相州城下。

    相州是黄河以北的重镇之一,只要安禄山再攻破相州,那么整个黄河以北便都成为了安禄山的地盘。届时,安禄山将毫无后顾之忧的率军渡过黄河,进攻东都洛阳,以及剑指长安城。

    手上无兵,对于相州之战,封常清无能为力,只能在东都洛阳加紧招募兵将。

    要说大唐盛世虽说已经虚有其表,但烂船还有三斤钉呢,完全打开府库的情况下,至少兵器铠甲是完全足够的,而且第一波招募,也能发出足够的军饷,招募的速度很快。

    “杀啊!”相州城下,安禄山大军猛攻相州。

    “轰!轰!”能够投掷数百斤重的投石车不断朝着相州城投去巨石。

    巨石砸在城墙上,不断将砖石砸裂,大量碎砖石从城头坠落。

    一枚数百斤重的巨石砸中城楼的楼阁,轰的一声,整个楼阁都塌了。

    这样大威力的投石车,也不知道安禄山耗费了多少资源,而且用的是大唐最先进投石车的图纸制造的。毕竟曾经是唐玄宗最宠爱的义子和将领,这么多年下来,能拿到太多先进的技术了,大威力投石车只是其中一样。

    如果不是投石车的准头太差,只靠运气,上百枚数百斤巨石不断砸下,不用半天就能生生把一段城墙砸塌。

    当然,准头差,只要能拿来足够多的石料,多花几天时间,一样能砸塌一段城墙。

    不过,安禄山并不打算花几天时间才攻下相州城,再则投石车大部分都是木制结构,投掷数百斤巨石是有使用寿命的,每一下投掷都会磨损,一定程度之后,投石车也坏了。安禄山还要留着这些投石车来进攻洛阳和长安城呢。

    安禄山麾下的士兵,不愧是身经百战的精锐,果然凶悍,又有几人成功攀登上城墙。

    “噗!噗!”攀登上城墙的几名反军士兵不断挥刀劈砍周围的守军士兵,占据城头的一小段范围,让后面的人能够源源不断的攀登上来,最后成规模的进攻,占领更多城墙。

    随着越来越多反军士兵攀登上城墙,守军士兵压力大增,竟然被打得节节败退。

    毕竟,一群身经百战的士兵,和一群第一次经历战争的士兵,就如同狼的羊的区别,只要攀登上来的反军士兵的数量达到城墙上守军士兵十分之二的数量,城墙被占领的势头就很难逆转了。

    “哈哈哈哈,相州城此刻已破!”只看城墙上的态势,安禄山就断定相州守军不可能再把他麾下的士兵赶下城墙了,相州城等于是破了。

    果然,安禄山的话落下不久,城头便几乎已经完全被攀登上去的反军士兵攻占。反军士兵开始从城头往城下杀去。

    大约一刻钟之后,相州城门被从内打开,大量反军士兵冲进相州城内。

    “撤!”相州太守带着剩余的相州守军败退出相州。

    “杀——”大批反军士兵追杀败退出城的相州太守和残余守军。

    相州城距离黄河很近,相州城后便有一座横跨黄河的河阳桥。这里既是黄河最重要的一个渡口,也建有唯一的一座跨河铁索桥。

    相州太守带着士兵或从渡口登船,或从河阳桥快速过河。

    “相州之战还是败了,准备斩断铁索!”封常清早就预料到相州必然挡不住安禄山的反军,他一直注意相州的消息,听闻相州城破,他便立即带着刚刚招募到的士兵等候在河阳桥头。

    待相州溃兵基本上过桥之后,封常清便下令斩断河阳桥。

    几条重要的铁索被大斧相继斩断,这条当初非常艰难才修建的唯一一座垮黄河桥梁被斩断,断桥砸在黄河水面,溅起大量水花。

    封常清为了暂时阻止安禄山过河,在相州溃兵逃过来之后,不仅斩断了河阳桥,还把黄河对岸的所有船只全部收缴。

    反军士兵追到黄河边缘,奈何桥即被斩断,船只也没有,只能望河止步。

    史思明是最先追到黄河边的反军大将,骑在战马上,他能够看到黄河对面的封常清。史思明用手中的刀指向封常清,向封常清传递信息,他不着急,黄河还阻挡不了他们,很快他们就能渡过黄河,攻打东都洛阳,到时候会再见到封常清的。

    封常清面无表情,也懒得回应史思明。

    黄河只是暂时阻挡了安禄山,他得抓紧时间招募兵将,否则恐难守住洛阳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