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来书小说网 - 无弹窗广告的文学阅读网站

第186章 太子李亨的劫难(二)

作品:盛唐江山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天涯海跃

    “砰!”

    杜有邻被抓的消息传到李亨那里的时候,李亨正在东宫吃饭,惊得失手将手中的饭碗摔在地上。【小说公众号开通拉,微信点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 bixiazhekou】

    “怎么可能,杜有邻是本太子的岳父,手上也没多少权柄,他如何密谋造反。难道,是冲着本太子来的?最终想要陷害的是本太子!”李亨瞪大了双目,两手都在发颤。

    这一幕,李亨太熟悉了,跟当年李林甫通过韦坚,皇甫惟明来陷害他何其相似。

    “杨国忠!”李亨是咬着牙喊出的杨国忠的名字,语气中充满了怨恨。

    李飞得知消息的时候也很惊讶,但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他早就料到杨国忠当上宰相之后,有一天会延续李林甫一直以来的做法而去陷害太子,想扳倒太子,另辅储君。

    毕竟当年李林甫陷害太子的时候,杨国忠做为‘头号冲锋大将’,早就把太子得罪透了,杨国忠不可能不担心太子将来继位会是他的灭顶之灾。

    杨国忠陷害太子的阴谋虽然来得艰险,但手法也是很粗糙的,李飞可是很清楚的,太子并不会因此倒下。

    安史之乱爆发,太子便会继位成为皇帝。

    李飞一直以来的愿望就是积累一些家产,待天下大乱之后,寻一个不被战乱波及的地方安家,顺利的在大唐享受余生。

    将来是唐肃宗李亨的天下,要想不被李亨清算,势必要对李亨有一定的恩情,至少让李亨知道,他不是敌人。

    “机会来了!”李飞目中精光闪过,这两年,他一直等待着向太子释放恩情的机会,现在终于来了。

    次日,柳勣当朝指证太子与杜有邻谋反。

    “父皇,儿臣绝不敢谋反啊!”李亨脸色苍白的拜倒在地。

    “太子,杜有邻已经被抓,谋反之事已败露,您当然不可能承认了。”柳勣大义凛然的讽刺道。

    李亨气得苍白的脸色转为铁青,但他只能低着头,不断喊冤。这种情况下,他除了喊冤,尽可能的撇清关系,说什么都没用。李亨恨啊,柳勣陷害他,父皇冷漠观看,如当年被李林甫陷害一般,他的命运再一次被置于随时颠覆的危险当中。

    李亨期待能有大臣出来帮他说情,不过他失望了,帮他说情的只有几个五品小官,反倒是一些大臣在杨国忠的示意之下出来质问他。

    此时此刻,李亨心里是愤恨的,他堂堂太子,在不威胁皇位的情况下,本应有自己的一些班底,可是父皇猜忌他,任由他这些年不断被李林甫,杨国忠等人诬陷打击,致使他沦落到今日的地步,除了太子的名分,除了一点点未当太子之前积累的贤名,他竟只是一个光杆,被人诬告也没有一个有份量的人出来维护他,可悲,可悲啊!

    就在李亨绝望的时候,李飞揪准时机,站了出来。

    “陛下,臣不信太子殿下会与杜有邻密谋造反一事,也不相信杜有邻有和太子谋反之心,臣更愿意相信造反之论只是柳勣的片面之词。”李飞义正言辞的维护太子李亨道。

    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在这李亨最愤怒,最惶恐,最绝望的时候,李飞是唯一的一个在朝中有分量,愿意站出来维护他的人。

    这一刻,李亨的心里是无比感动的。

    李飞突然站出来帮太子说话,让杨国忠脸色微微一变,不过杨国忠掩饰得很好,没有人看到他的情绪变化。

    不用杨国忠眼色示意,在李飞质疑的声音出来,柳勣就站不住了。

    柳勣告发杜有邻,当朝出来指证太子,跟太子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如果不能扳倒太子,死的就会是他柳勣。

    “吴国公大人何出此言,难道我柳勣是在诬告自己的岳父,诬告太子殿下?”柳勣瞪大了双眼,音量不小,实则他心里很紧张。

    柳勣心术不正,是一个绝对自私自利的小人,他还当真是诬告的杜有邻和太子,就为了杨国忠对他的许诺。

    李飞很有自信的笑道:“是不是诬告我不清楚,但所有事情都要讲究证据,特别是指责当朝太子谋反这样的事情。敢问你说杜有邻和太子密谋造反,那你可有太子或者杜有邻的书信?又或者另有什么人证?更甚至人赃并获?总不能单凭你片面之词,就说人造反吧?”

    “我妻是杜有邻之女,太子妃的同胞姐姐,若没有那样的事情,我为何出来指证?陛下,臣忠于陛下,是为了陛下的安危,决不允许任何大逆不道之事发生,这才出来指证!”柳勣说到后面,向唐玄宗拜倒了下去。

    唐玄宗也不知道是什么想法,见李飞出来帮太子李亨说话,深深的凝视了李飞一眼。柳勣向他拜倒,他也并没有立刻表态。

    李飞不管在场的人什么想法,此刻他都要表明自己的立场,维护太子到底,这是最能够让太子记住他恩情的时刻。

    李飞冷笑道:“柳勣,杜有邻长女是你妻子不假,可我怎么听说你跟你妻子杜氏关系并不和睦,你不止一次扬言要休弃杜氏,也害得杜氏几次回娘家向杜有邻诉苦,甚至向她的同胞妹妹当今太子妃诉苦,也因此你与杜有邻以及太子妃的的关系并不好,阴谋造反这种事情若真有,杜有邻和太子殿下会傻得告诉你?再则,太子殿下并无任何兵权,东宫甚至都没有几个侍卫,杜有邻一介文官,他们如何造反?几番下来,所以我才说你柳勣所指证只是片面之词。”

    “柳勣,你与杜氏不和可有此事?”唐玄宗皱着眉头盯向柳勣问道。

    “这,这——-”柳勣显得有些慌张,刚想矢口否认,李飞又先他之前开口了。

    “柳勣,你可想清楚了再开口,这种事说谎是没有用的,只要传杜氏,杜有邻,太子妃,以及你府上的奴婢仆人,杜家的奴婢仆人对峙审问,就能清楚有没有那样的事情。”李飞嘲讽的看了柳勣一眼。

    被李飞话语这样一逼迫,柳勣头上的冷汗都出来了。

    一句谎言便是一个漏洞,正如李飞所说的,他与杜氏不和的事情毕竟是真的,真要查的话,太容易查到了。到时候他就是欺君之罪。

    “陛,陛下,臣与妻子杜氏却有争吵,但只是家事,毕竟仍是杜有邻的女婿,太子的连襟,与杜有邻以及太子殿下关系亲密,恰巧臣手中也有一些兵权,杜有邻和太子殿下密谋造反想拉上臣也是正常之举,臣并无诬告杜有邻和太子殿下,陛下明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