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来书小说网 - 无弹窗广告的文学阅读网站

第181章 李白的失望

作品:盛唐江山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天涯海跃

    等了两个多月,渤海国的使节又来了,这一次带来的不是战书而是渤海国君臣服大唐恳请大唐原谅的国书。【小说公众号开通拉,微信点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 bixiazhekou】

    渤海国君是冲动过,想要起兵抢夺辽东高句丽故地,但被李白那封回书一吓,加上那名渤海国使者一番劝说,不得不惶恐的打消念头。

    “是啊,大唐泱泱大国也,兵百倍千倍于我渤海,昔年高句丽盛时,兵士三十万,我渤海国都不得不臣服于其淫威之下,高句丽敢对抗大唐,可谓雄强,然唐兵一到,依然灭国灭族,我渤海国兵士连当年高句丽三分之一都不到,如何能敌大唐!”这是渤海国君的原话。

    虽然心里很不爽,很不甘心,但有也只能妥协向大唐臣服。

    这渤海国臣服的使者一来,李白的功劳就算彻底落实了,唐玄宗高兴之下,便决定对李白进行封赏,以表彰李白的功劳。

    唐玄宗询问杨国忠,问给什么官职给李白好。

    杨国忠跟唐玄宗说了一句决定了李白今后命运的话:“陛下,李白才华或许无双,但李白嗜酒,几乎日日醉酒,这样的人是没有什么治国理政能力的,倒不如给他些闲职以及丰厚的赏赐,让他继续逍遥安乐就好。”

    唐玄宗想了想,他每一次看见李白几乎都是醉醺醺的模样,确实不是能够治国理政的人才。是以,唐玄宗只给了李白一个正五品的虚职,以及总价值大约三万贯的厚赐。

    李白难得主动没有喝酒的在家等候,但在接到唐玄宗这样封赏的时候,整个人都懵了。区区五品的虚职加一堆钱财?这就是他李白的价值?

    “哈哈哈哈——-”李白惨笑了一声,显然受到的打击不小。

    “拿酒来!”李白大喊一声,收留在家里的一个女婢立刻把酒拿了一坛出来,李白抓过来扯开封口仰头便灌,很悲凉的一幕。

    ——————————

    长安城,朱雀街。

    正议大夫的公子与手下奴仆正在殴打一名普通百姓,期间还砸坏周围不少商贩的摊子,很快这名普通百姓就被打得吐血,倒地不动。

    “公子,他,他死了!”奴仆试了试鼻息发现人已经死了,慌慌张张的说道

    “死了?”正议大夫的公子瞪大了双目,也显得有些慌张,他只想将人教训一顿,没想把人打死啊。

    “京兆衙门办案,闲杂人等速速让路。”展有为带着一大队衙役走了过来。

    “打人致死,还砸坏了这么多东西,重罪啊!”展有为亲自去试了试被打死的普通百姓的鼻息,随即转头对着正议大夫的公子冷笑道。

    “不,不关我的事啊。”正议大夫的公子这个时候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张狂,满面都是慌张。若是李飞之前的京兆尹,他保证自己屁事都没有,可是李飞根本不讲情面,这一年多来,多少人栽在了李飞手上。

    “带走!”展有为可不管人是什么身份,犯了事他便要带回京兆衙门。

    自从李飞做了京兆尹,做为李飞手下的捕头,展有为腰杆也一下子硬了,现在的他连宰相杨国忠的公子敢当街犯事他也都敢抓,而不再像以前一样畏首畏尾,连个六七品官的公子犯事都不敢抓。

    展有为一直都是一个心有正义感的人,很希望为百姓做点什么。以前因为明哲保身,无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敢瞎管,现在有不畏权贵的李飞撑腰,他也豁出去了。

    一年多的时间,接受百姓的赞扬,成为长安城最有名的名捕,这是他以前从来不敢想的荣誉。

    正议大夫的公子和那名被殴打之死的百姓的尸体一起被带回了京兆衙门,没什么好说的,杀人重罪,不可能轻判。

    “有德啊,这正议大夫的公子遵照国法,如何判决?”李飞笑着看向自己的师爷毛有德,每一次判决他都笑着询问毛有德一次国法。

    “回大人,杀人重罪,哪怕有原因也得判十年以上,甚至流放岭南。”毛有德很淡定的回答道。

    “十年?流放?”正议大夫的公子双目一瞪,死死的盯着毛有德,好似把罪责赌怪在毛有德身上,是毛有德判决的他一般。没办法,李飞后台太硬,他得罪不起,毛有德只是一个普通的师爷。

    毛有德眼皮都不抬一下,这一年多时间下来,他也都麻木了,反正有李飞在上面顶着,这辈子他算是被李飞坑惨了,他早想清楚了,以后李飞就算不做京兆尹了,为了自己的小命,他也得巴着李飞不放。

    既然豁出去了,他也不怕得罪人,国法是怎么样的就怎么说。

    “如此,那就流放岭南吧。”李飞连襄武郡王的次子和杨国忠的儿子都判过,区区一个正议大夫的公子更加不可能影响他的决定,当即笑着做出了判决。

    “流放岭南?”正议大夫的公子吓得昏了过去。

    ————————

    正议大夫刘文府,得知儿子当街将人打死被京兆衙门的人抓走,刘文嚯的一下站了起来。

    当得知儿子被重判流放岭南,刘文也差点没有晕倒。

    “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怎么能看着他被流放,去找宰相大人,一定要他帮助我。”刘文咬了咬牙,慌慌张张的出门,直奔杨国忠的宰相府。

    刘文说出了来意,杨国忠皱起了眉头,显得很为难。

    抡起来,刘文从他还是户部侍郎的时候便跟随了他,算得上是他的心腹。刘文子嗣不多,只有一个儿子两个女儿,这儿子一旦被流放岭南,是死是活太难说了,岭南艰苦,不死也得遭一份大罪。刘文为了唯一的儿子求到他这里,理论上来说,他必须帮这个忙,否则追随他的人会寒心的。

    杨国忠很为难,要是别的事情,他也就一句话便可解决,可是从李飞手上要人,太不容易了。

    因为李飞根本不把他这个宰相放在眼里!

    自从他当上宰相,便一直都是说一不二,满朝文武无人敢反对他,只有李飞屡次伤他脸面,上一次李飞连他儿子杨暄都敢抓敢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