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来书小说网 - 无弹窗广告的文学阅读网站

第139章 整顿治安(二)

作品:盛唐江山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天涯海跃

    “你们干什么,本侯爷是皇亲,哎哟!别打——本侯爷是堂堂襄武郡王的儿子,你们是哪个衙门的,你们敢动我就是造反,哎哟——-”

    造反?曾阿牛和张说可不管这些,他们也是堂堂贵妃义子的吴国公的跟班和护卫,你说是造反就是造反啊,他们国公爷还说你们败坏皇族的脸面呢。【小说公众号开通拉,微信点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 bixiazhekou】

    身为皇族,当街强抢民女,也好意思?

    阿牛一脚便将襄武郡王的次子踹翻在地,然后扑上去一顿猛揍。

    不一会,襄武郡王的次子已经被揍得鼻青脸肿,被衙役押往京兆衙门审问。

    襄武郡王的次子被抓了,孙老汉与自己的女儿抱头痛哭。

    “女儿,爹这就带你离开长安城,再也不回来了。”虽然襄武郡王次子已经被李飞抓了,但对方毕竟是皇族,孙老汉不认为对方能被关多久,一旦对方出来再来找他和女儿的麻烦,他们小小老板姓,无论如何都是斗不过的,最好的办法就是离开长安城。

    李飞不知道该说什么,向他们父女承诺今后绝对没有人再找他们的麻烦吗?他不觉得自己有能力做这样的承诺,既然孙老汉想带女儿离开长安城,那他何必阻拦。

    “老汉,你和你女儿若想寻一处安宁的地方,便去江南吧。”李飞只随口提了一句,至于孙老汉听没听进去,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除了这个襄武郡王的次子,还有其他更多的纨绔子弟,后台大到是国公或者当朝一品大臣之子,小到六七品官的儿子,反正只要敢乱了治安的人,李飞都敢抓。

    李飞一场整顿治安的风暴,足足抓了几十名纨绔子弟,从当街打人,调戏良家妇女,到光天化日强抢民女,罪名有大有小,只要犯了法律扰乱治安的不管是什么人李飞都抓,连同他们的跟班等,京兆衙门的大牢一下子人满为患。

    一下子抓了这么多纨绔子弟,毫无疑问引发了长安城的震动,谁也没有料到李飞去京兆衙门上任第一天就搞了这么大一个动作。

    家里没有纨绔子弟被抓的,只当看戏,并警告自家的后辈随后一段时间老实点,他们在关注事情的后续发酵。而家里有纨绔子弟被抓的,则觉得丢脸之极,特别是身为皇亲的襄武郡王,一张老脸都快黑了。

    若只是一个普通的京兆尹可能应付不了,但李飞不仅有国公爵位在身,还有杨贵妃做靠山,并且可以写奏折直接交给唐玄宗,只要占着理字谁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在那群官员和襄武郡王上门问罪之前,李飞首先呈了一份奏折上去给唐玄宗,列举了所抓获的纨绔子弟们的所作所为。

    唐玄宗直接吓了一大跳,没想到竟然这么多纨绔子弟犯了事,长安城的治安难道这么差劲?

    “抓得好!”唐玄宗很愤怒的说道。

    “做为朝廷官员,勋贵皇亲,竟然纵容子弟这般胡作非为。”唐玄宗很愤怒,他竟然不知道长安城,他的眼皮底子下,治安竟然乱到了这种程度,以前的京兆尹都该死。

    “李飞,你做得很好,放心大胆的去做,一定要把长安城的治安管理好。”

    “臣万死不辞。”有了唐玄宗的话,李飞底气充足。

    回到京兆衙门,李飞对抓来的纨绔子弟一一审问和判决。

    “毛师爷,这个当街殴打百姓的,按照大唐律法该怎么判啊?”李飞审问一个纨绔子弟就问毛有德按照大唐律法该怎么判。

    “入狱一个月,赔偿被打者损失。”毛有德当然只能律法怎么样就怎么样。

    “哦,那就判其入狱一个月,并赔偿被打者损失。”李飞点了点头,根本不考虑纨绔子弟的背景,该怎么判就怎么判。

    “这个当街调戏良家妇女的按照律法怎么判?”随后李飞继续问道,几乎是毛有德一说出口,李飞紧跟着就判决,然后下令将宣判后的纨绔子弟押回大牢。

    这个现象就像是毛有德判的一般,反正纨绔子弟们知道李飞的身份后,没几个敢直接向李飞叫嚣的,但都恶狠狠的瞪向毛有德,瞪得毛有德心里直发毛。毛有德很想哭,很想告诉这些纨绔子弟,他只是一个师爷,真的不关他的事,要恨应该恨李飞这个宣判的正主才对。

    接下来,襄武郡王的次子被押了上来,这家伙鼻青脸肿,被打得特别凄惨。

    襄武郡王次子觉得浑身都疼,眼睛都肿得看不清楚了,他是堂堂皇亲,郡王之子,大唐李氏子弟,还从来没有这么凄惨过。竟然有人敢把他抓进大牢还打了他。

    “我父王是襄武郡王,是高宗之后,我乃皇亲,堂堂侯爷,你们京兆衙门反了天了,敢抓我,还打了我,我父王不会放过你们的。”襄武郡王的次子愤怒的叫嚣。

    “襄武郡王次子,当街强抢民女,打伤了人,还拒捕,乃重罪!毛师爷,按照大唐律法,这样的罪该怎么判?”李飞理都没理襄武郡王次子的叫嚣,直接看向毛有德问道。

    “回大人,按照大唐律法,强抢民女至少要坐一年以上牢。”毛有德回答道。其实这是因为对方还没有抢成,若是抢成了,就是至少五年。

    “那强抢民女,还打伤了人家的爹,还拒捕,数罪叠加,罪加两等,应该判几年啊?”李飞继续问道。拒捕是李飞自己加上去的,事实上也确实算是拒捕了,毕竟襄武郡王的十几个跟班当时可是仗着皇亲武力抗拒的。

    “至少三,三年。”毛有德擦了擦头上的汗回答道。

    “哦,那就判三年。”李飞笑着宣判道。

    “我去,你们敢判我三年?我是皇亲,我爹是襄武郡王,你们最好立刻把我放出去,敢关我,我父王不会放过你们的————”襄武郡王的次子瞪着眼睛破口大骂。

    “带下去。”李飞挥了挥手。

    两名衙役架着襄武郡王的次子便要拖下去。

    “李飞,你以为你是谁啊,当了京兆尹就敢把我怎么样,我是皇亲,就算有罪也归宗人府管,你凭什么敢关我!”襄武郡王的次子慌了,其实被抓进京兆衙门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李飞的身份,虽然对李飞这个贵妃义子很忌惮,但李飞竟然敢判他,也让他很愤怒,更怕真被李飞关进大牢里。

    李飞摆了摆手,示意将人带下去,的确,皇亲有罪也该宗人府来管,但京兆尹同样有缉拿的权利,反正先关着,杀一杀他的猖狂劲,等宗人府上门来要人的时候再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