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来书小说网 - 无弹窗广告的文学阅读网站

第134章 盖棺定论?

作品:盛唐江山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天涯海跃

    如果王鉷不愿意拉李林甫下水的话,剩下的杨国忠也不需要他招不招了。【小说公众号开通拉,微信点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 bixiazhekou】

    审问对于杨国忠来说,只是一个形势,他要拉一些人下水,早已经想好了办法。

    审问要进行三日,第一日杨国忠便入宫向唐玄宗汇报了几个平时跟王鉷走得很近,平时又经常跟他做对的官员,对唐玄宗说他们跟王鉷吭声一气,不可能不知道王鉷有谋反之心。

    唐玄宗二话不说,便下旨查办了那几名官员。

    长安陈内人心惶惶,许多人都担心下一个被咬的是自己,特别是那些平常得罪过杨国忠的人,更加惶恐。

    王鉷倒了,李林甫暂时护不住他们,所以只能去恳求杨国忠,向杨国忠表忠心,让杨国忠不要随意拉自己下水。杨国忠因此收获了不少官员的追随,势力大涨。

    事情还没有完,杨国忠最终的目的是宰相李林甫,开始把一些追随李林甫的官员拉下水。

    “杨国忠,竖子小人尔,以为本相看不出你的野心!”李林甫愤怒得一脸铁青,哪里还不知道杨国忠野心膨胀,想把他也扳倒,好把宰相之位也腾出来。

    这样的野心简直无法容忍。

    李林甫能当十几年宰相,怎么会简单,自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杨国忠一步一步利用王鉷壮大自己的势力,又把他拉下水。

    虽然他自信王鉷不会胡乱咬他,但不得不防。

    “王鉷,要怪只能怪你没有管教好你弟弟王焊,被杨国忠抓住了机会,如今陛下已经亲口定下你的罪名,造反之罪,本相也救不了你的性命!”李林甫老眼锐利,有寒冷的煞气。

    李林甫的能量着实不小,他一行动了起来,仅仅一夜便立竿见影。

    第二天,当李飞再来到刑部的时候就听到王鉷昨夜畏罪自尽于牢里的消息,总之王鉷昨夜死了!

    这怎么可能,太蹊跷了吧。

    李飞第一个念头就是不信,不说王鉷有没有自杀的勇气,就牢里什么利器都没有,连上吊的绳子都没有,而且还有狱卒不时巡视,哪有那么容易让王鉷自杀啊。

    杨国忠更加不信,他可是特意吩咐狱卒看好王鉷的,就算王鉷想自杀也会有狱卒阻止。

    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人出手了。

    而谁有这么大的能量,那只能是宰相李林甫了。

    杨国忠咬着牙一脸阴沉,看来李林甫一定是知道了他想通过王鉷,把他扳倒的事情,所以出手了。

    没有王鉷的亲口指正,是不可能直接把堂堂宰相的李林甫牵扯进造反之中去的。

    事情到此,好似就该盖棺定论了。

    然而,杨国忠也不是吃素的,他一心想扳倒李林甫,本来也没有把所有希望全部放在王鉷身上。

    李林甫为什么能当这么多年宰相而不倒,不是他李林甫多么能干,而是唐玄宗对他的信任,若唐玄宗对李林甫的信任不在了,那么李林甫难道还能在宰相的位置上继续待下去吗?

    “李林甫,你以为王鉷死了就行了吗,你太小看我了!”杨国忠冷笑。

    原先追随王鉷的人,现在要么转投了杨国忠,要么被杨国忠弄倒,加上此刻王鉷已死,此次造反事件弄到这里已经该盖棺定论了。

    事实上,唐玄宗得到王鉷畏罪自尽的消息后,也不打算再继续追查下去了。

    其实,一直到现在,唐玄宗都还是不怎么相信这场所谓的造反的,因为实在太简单,太荒谬了一些,真正的造反可没有这么简单,不仅王鉷倒了,还牵扯进去不少朝中文武官员,事情到这里就可以了。

    唐玄宗都不想追查了,王鉷也都死了,杨国忠便识趣的没有继续追查下去,只入宫向唐玄宗总结案情,尽早结案了事。

    结案的事情太简单了,杨国忠一番汇报,唐玄宗时不时确认一下,表示自己知道了,这案子就这样结了。

    当所有的事情都汇报完毕之后,杨国忠又露出一番欲言又止的表情。

    “陛下,臣还有一个疑问不知道当说不当说。”杨国忠卖了个关子道。

    一般这么问,稍微有一丝丝好奇心的,都会让杨国忠说下去。

    “那就说吧。”唐玄宗想都没想,就点了点头,示意杨国忠说出来。

    “陛下,在臣审问王鉷的过程中,王鉷曾‘多次’要求见宰相大人,而那天在朝堂上王鉷被押下去的时候曾大声呼喊让宰相大人救他。王鉷和宰相大人私交好是人所共知的事情,王鉷当初升任户部尚书还是宰相大人推荐了他。王鉷虽然当上了户部尚书,但权利毕竟也有限,照理说王鉷不应该有能力谋划造反这样的事情才对,除非他的背后有一个权利更大的人。”杨国忠很小心的说道。

    唐玄宗当即眉头紧紧皱着,比王鉷权利更大的人?除了李林甫还有谁比王鉷权利更大,难道是李林甫想造反?想到这么可能,唐玄宗心里大震。

    “正如王鉷那天狡辩的,他的弟弟王焊脑子不正常,智力不太如正常人,这样的人应该不知道造反为何物才对的。可是王焊却确实和刑縡等人商量造反多日,还过家家似的实施了起来,除非他在王家的时候听到有人说过造反的事情,想来便是从王鉷嘴中听到的。”

    “时至今日,李林甫大人已经当了近二十年宰相了,大唐立国至今,就属李林甫大人担任宰相最久,难道李林甫大人已经不满足了?”杨国忠语气充满了疑惑。

    说到这里,杨国忠就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了,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他认为真正想造反的人是宰相李林甫。

    御书房在这一刻寂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够听得见。

    唐玄宗脸色阴鸷,不断变换,沉默了许久。

    他心里越想越觉得杨国忠的设想可能性越大,李林甫依靠他的信任当了这么多年宰相,掌握了这么多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利,可能他真的已经不太满足了呢?

    任何一个皇帝都不可能容忍有人造反,哪怕是有造反的可能也不行,特别是唐玄宗这样一直自喻自己是一代圣君的皇帝,疑心病是很重的,杨国忠只埋下了一颗种子,连酝酿都不用,直接就在唐玄宗心里生根发芽了。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