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来书小说网 - 无弹窗广告的文学阅读网站

第86章 上门送钱的?

作品:盛唐江山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天涯海跃

    水泥的事了,而赵家窑的陶瓷事物有赵家父子自己处理便可,用不着曹小钟父子,李飞便带着曹小钟父子回了长安城内的郡公府,他已经想好了接下来的计划,有的是事情给曹小钟父子做。【小说公众号开通拉,微信点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 bixiazhekou】

    算上分成给曹小钟的,李飞又从赵家窑拉回来了三十万贯钱财,足足好几车。

    “郡公,有几人找你,已经等了不短的时间,夫人正在接待。”李飞刚进门,一名护院便挡在他面前向他禀报。

    李飞纳闷,在没见到人之前,他搞不懂会是什么人专门来找他。

    李飞让曹小钟父子带人先把银钱拉去库房放好,他自己则前往客厅。

    走进客厅,只见客厅里面有七个人,三个中年男子,四个老者,从他们的穿着上看,并非什么达官贵人,而应该是商人一类的,李飞一瞬间有些了然。

    “娘子!”李飞冲着林诗悦喊了一声,并朝林诗悦走了过去。

    “夫君回来了。”林诗悦原本正坐着,见李飞回来,便想起身迎接。

    “娘子,小心身体,这里有我。”李飞快步走了上去,没让林诗悦起身。

    “谢谢夫君。”林诗悦心里一暖,甜甜一笑。

    那七人见李飞回来,纷纷精神一震,站了起来,想李飞拱手拜见。

    “我等拜见余杭郡公!”

    “大家不必多礼。”李飞罢了罢手,让这些人不必多礼。

    “谢郡公!”

    “找本郡公都有什么事情,说吧。”

    待这些人起身,经过一番了解,李飞才知道这些人的来意。无非就是来给他送钱,求他庇护的。这种事情,李飞却不觉得有多么意外,这算是他升官加爵后带来的额外好处吧。

    华夏古代,包括大唐都是最讲究强者为尊的地方,地位便是实力!拥有地位便是强者!

    士农工商,勋贵官员等士族凌驾第一等,他们最有地位,掌握最多实力,他们能随意宰割地位比他们低得多却手握大量资产的商人。

    勋贵官员们想要荣华富贵,以为靠着朝廷每年的俸禄就能过上?别逗了!要知道,一名县令一年的俸禄也就一百多两,凭什么敢荣华富贵?便是靠着对掌握比他们更多钱财的商人们的剥削与勒索。

    商人地位最低不是说着玩的,他们越是有钱,便越是一块肥肉。如果没有庇护,是守不住那万贯家财的,任何一个品小官都能整得他们欲仙欲死,让他们家破人亡,所以拿出每年所赚的一部分钱,寻找能够庇护他们的人便是必须的事情,赚得越多,付出越多,能找到的庇护者地位也就越高。

    李飞以前还在旬阳县林家的时候便知道这档子事,林思明不也是靠着庇护一些旬阳县的商家,每年多了几千两的额外收入吗。

    旬阳县令张涪成为什么总想打压林思明和曹冲,最主要的就是那里面的利益。县尉曹冲倒了,以前被曹冲庇护的商家,大部分投去了有杨国忠做靠山的张涪成那里,小部分则投去了林思明那里。

    李飞当初还是泾阳侯爷的时候,因为他初初崛起,名声还不显,性情也还没有被人了解,加上表面上年纪太小,才没什么人敢轻举妄动,都在观望。所以只有一个赵家窑在李飞还是侯爷的时候被他庇护了,还是他亲自找上门去的,并且赵家窑属于产出的匠家,不似低买转卖的真正商人。

    官员勋贵庇护商人或者如赵家窑这样产出的匠家,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商人和匠家寻求庇护也是要看人来的,不是什么人都能让他们找上门去的。

    因为所谓的庇护,更多只是口头上的承诺,既不挂名,也极少出面,真正出了事情,帮不帮忙全看庇主的心情,像李飞那样亲自找到赵家窑,拿下赵家窑六成份额,直接把他的名字跟赵家窑挂钩牵连在一起,明打明的庇护,在别人眼里根本就是傻!

    赵家窑因为李飞的庇护,从被逼到绝路,到如今名享长安城,已经传开了。加上李飞现在又成了郡公,刑部员外郎,身份地位又上升了一筹。

    不满十七岁便有如此地位,背后有杨贵妃撑腰,他们看到了李飞的无限潜力,自然就开始有人忍不住找上门来了,希望得到李飞的庇护。

    白送的钱,李飞会因为怕别人说他自甘堕落就拒之门外吗?

    李飞又不傻!这本来就是勋贵士族之间的潜规则,又不是他一个人在做,人家相信他的实力地位,愿意送钱求他庇护,而他前期付出的仅仅只是口头上的承诺,他为什么不要。

    两家米铺,一家布庄,一家酿酒的,一间酒楼连着客栈,一家药店,还有一家也是跟赵家窑一样的产瓷大窑,叫张家窑。

    都是在长安城排得上号的商户,李飞如今的地位,一些小商贩之类的是不敢来的。

    除了张家窑情况特殊,李飞暂时没有理会。其他六家,每家两成红利,李飞答应给予他们庇护,但也仅限于庇护他们不被其他勋贵官员压榨,以及其他同行用背后的势力强行打压,正常的商业竞争他是不管的,并且商人如果自己违法被抓,他也是不管的。

    李飞所谓的答应庇护,仅仅只是口头上的,不立下任何凭证,不受任何牵连。

    李飞没有如赵家窑那样直接挂名和他们牵连,让六名商家比较失望,好在李飞只要他们每年两成的红利,已经算很好说话了,是完全能够接受的。商家不管投靠谁,寻求谁的庇护都是在冒险,有些勋贵官员只拿钱,出了事情他们却任由商家自生自灭,根本不管。

    六名商家只能祈祷李飞是一个信守承诺,真正能给予他们庇护的人。

    “郡公大人,我们张家窑愿意拿出六千贯钱,以及每年五成的红利,只求郡公能够答应庇护”那六名商家走了,在场的只剩下张家窑了。张家窑的掌窑也是张家的家主,跟赵家窑的赵蒙差不多年纪,看上去他很急切。

    送走的六名商家总共每年给李飞带来几千两的额外收入,而张家窑是和赵家窑差不多的大窑,如果答应庇护张家窑,李飞不仅马上能得六千贯钱,还有每年五成的红利,比刚才那六家加在一起的利益都不差多少。

    不过,李飞却犹豫了,没有直接答应张家窑。

    那是因为张家窑不仅是和当初赵家窑差不多的大窑,情况也差不多,都是被有王鉷做靠山的周家窑逼迫,已经穷途末路。

    赵家窑的事情他已经得罪了王鉷一次,如果张家窑他再插一杠,便要得罪王鉷第二次,这是他犹豫的主要原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