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来书小说网 - 无弹窗广告的文学阅读网站

第45章 拒绝

作品:盛唐江山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天涯海跃

    能从药方内几看出一些东西,长孙兰馨已经是非常有天赋的了。【小说公众号开通拉,微信点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 bixiazhekou】

    当然,郑院判更厉害,毕竟是当前太医院医术最高超的人。

    “能开出这样的药方,必然要对每一种药的药性了解到极致,一种又一种药加以中和调节,方能完美的将药效发挥到极致,并且最大限度的不伤害到身体,就连老夫都不能完全看得懂全部的药方,但只看到一部分,已经足以证明这张药房的厉害,非华佗张仲景在世无法!”郑院判震惊道。

    李飞笑了笑,这药方是治疗女子体寒宫寒兼调理身体最好的药方,出自明朝药王李时珍,又经过后世科学改良,当然厉害。前世在医院里,他用得最多的药方之一就是这个。

    “药方是好,但老夫还并不能完全看懂,李公子能肯定这样的药方一定不会伤害到贵妃娘娘的身体吗?”郑院判还有疑虑,做为太医院判,他有义务判断一张药方到底要不要用,贵妃和皇帝的身体最直接的负责人就是他。

    “具体汤药的药性,待煎出一副出来,院判大人先试一下不久了解了,届时应该能判断会否伤到身体。”李飞自信的笑道。

    顶尖太医都有一个技能,那就是亲自闻一闻汤药,或者尝一口,就可判定药性。

    上古神农虽然是天才,但也是普通人,能尝出百草的药性。经过系统学习实践,技术高超的顶尖太医当然也尝得出来。

    “然也!”郑院判点了点头,吩咐下面的人立刻照药方抓一副药,并且立刻煎出药汤。

    大约一个时辰后,药汤就煎了出来。

    郑院判用勺子尝了一小口,只含于口中,并没有咽下去,片刻他便吐了出来。

    “不错,药性完美,并不会伤及身体,照这样的药性,贵妃娘娘的体寒确实有可能完全治愈。”尝过之后,郑院判点了点头,非常满意。

    长孙兰馨也尝了一口含于嘴中,能成为太医院内极其稀少的女医,又能成为郑院判的弟子,长孙兰馨的天赋自然是没得说的,基本的药性她也尝得出来。

    “药性确实很好!”长孙兰馨咬了咬唇,虽然不得不承认药方的药效却是顶尖,但因为对李飞很有意见,所以她根本不相信李飞自己能够开出这样的药方。

    “药性虽然好,但我也绝不相信凭你有这样的能力开出这样的药方,一定是从哪里偷来的,混进皇宫欺骗贵妃娘娘和陛下也不知道有什么目的。”长孙兰馨瞪着李飞。

    “师傅,你不知道,他连把脉都不会,医术怎么可能有多高,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反正我是绝对不会相信他的。”她下意识的就觉得李飞品性很差,十几岁的小毛孩,前不久还出言调戏她,把她的说了出来。

    “小妞儿,别在那乱自作多情,谁要你相信啊?只要郑院判相信,贵妃娘娘和陛下相信便可,关你什么事?”李飞翻了翻白眼,气死人不偿命。

    原先虽然觉得长孙兰馨生气的时候大眼睛睁得大大的样子别有一番风情,但他也不会主动气人家。不过人家既然先跟他过不去,那么就怪不得他了。

    果然,长孙兰馨不善于争辩,一瞬间又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大眼睛睁得大大的,还咬着唇。

    “哦?李公子竟然不会把脉?”郑院判非常吃惊,要知道,把脉可是一名大夫最基本的,如果连把脉都不会,根本无法想像如何行医。

    “不错,我确实不会把脉,而且我只对妇女之病有些见解,其正常的小病我还倒不怎么会治。”李飞点了点头,大方承认,没有半点隐瞒的打算。

    “比如——兰馨姑娘的——”李飞不怀好意的看向长孙兰馨。

    长孙兰馨一瞬间睁大了那双大眼睛,头皮有些发麻。

    “呃,痛经!要让我治的话,我也是能治好的。”李飞终于在长孙兰馨羞恼无比的目光下说了出来,毫无疑问,李飞就是故意的,气死这小妞,看她总想跟自己做对。

    “你胡说些什么,色胚,流氓,无耻!”长孙兰馨的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羞愤欲绝的对李飞破口大骂,对李飞的印象更差了。

    “…”郑院判有些摸不着头脑,在没有李飞解释的情况下,郑院判是无法理解‘痛经’究竟是什么的。

    “兰馨,李公子说的那个病究竟是什么,你何时得了病?”郑院判还一本正经的问了出来。

    长孙兰馨自然无法回答,脸红得都快滴出血来了,最后只能咬着牙死死的瞪着李飞。

    “院判大人还是不要问了,妇女之症是我的强项,但却是兰馨姑娘的,她实在是不好回答的。”李飞大方的帮长孙兰馨‘解围’,但这样的一句话却让长孙兰馨更加羞愤得恨不得找一个洞钻进去,盯着李飞的目光更加恼火了,就差没扑上来撕烂李飞的嘴。

    郑院判楞了一下,想是想到了什么,果然没有继续问下去。

    转而问起李飞给杨贵妃看病的经过。

    得知李飞给杨贵妃看病的经过,全程靠问,而且后面还准确的确定的病状,郑院判只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李公子当真是一个奇人,不用把脉竟然也能看病,无论如何,李公子定是极有天赋的,假以时日,未必不能成为一代名医。”

    郑院判很有诚意的继续道:“诊脉之法还是很有用处的,万般病症都可通过诊脉诊断而出,不知道李公子可否有意愿学习一番诊脉,连同其他药理知识等等,老夫愿意倾囊相授教给李公子。”

    郑院判还是很看重李飞的,觉得李飞很有天赋,只要李飞愿意,他甚至可以收李飞做为弟子。

    李飞摇了摇头,他当然知道在没有任何现代仪器的情况下,诊脉很有用处,是确定病因诊断病症最好的方法。然而,他并不想花时间来学习,或者说这辈子根本就不打算继续当一个给人看病的大夫。

    抬头看着天空,李飞目光充满忧虑,他只想怎么渡过眼前这一关,然后能脱离出去,继续他自由自在的在这大唐好好享受生活。

    虽然李飞没有说出拒绝的原因,但郑院判也不是一个强求的人,只说了一声可惜。

    倒是长孙兰馨松了一口气,她可不想跟李飞这样的无耻之徒成为同门师姐弟。

    ---------

    (本章完)